【许石林】面对“辱母杀人案”,为何高学历的人容易冷血却自命理性?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7-03-29 23:45:52
标签: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面对“辱母杀人案”,为何高学历的人容易冷血却自命理性?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二月三十日癸丑

           耶稣2017年3月27日


 

 

 

我以为自己不会再为山东“辱母杀人案”写什么文字了,可是,根本停不下来——

 

昨天,在香港做投资的朋友小殷,激愤地与我微信语音,讲了半个多小时,她说:她的一个北大师兄,也从事投资业,平时还弄个心灵讲堂什么的,无不冠以“北大”的浇头,总之“北大”两个字是贴在脑门上都舍不得洗脸的,言谈举止,无时无刻不表现出精英中的精英德性。

 

根据描述,我勾勒出这种货色的形象、神气,大约是自我感觉极好,连做梦都表演自己的优秀和不凡,总之自以为是“十亩地里一苗谷”、“满树的枣儿就红了它一个”、“雀儿拉鸡屎——稀罕物儿(简称:稀屎)”……

 

小殷说这位“稀屎”师兄,还不是一个人,这种“稀屎”为数不少,大都是高学历出身的高知、高职位、高收入,总之在这个病态的时代,算是成功者一类“高人”。对山东“辱母杀人案”,他们都非常冷静——冷静好啊!谁也没不冷静。但这种“稀屎”们的冷静跟正常人的冷静不一样,规律是:正常人往东,他们一定要往西,非此不能显示他的“高”,他的“稀屎”。

 

小殷跟我通完语音,还写了一段文字,真是个让人赞美的女子啊——

 

朋友圈看了一圈那些相对高知的人都貌似“冷静”,对此案例要么找法律逻辑要么谈灰色地带,觉得民众暴怒刷频太冲动天真。

 

这让我想到一个我们行业自嘲的一个词儿“certified dinasour"(考了一大堆从业资格认证的恐龙”),金融行业准入难要靠CFA,要靠CPA,要名校MBA,博士也一抓一大堆,但要出成绩也跟随大数定律2/8,那些证最终可能最终不是让你白练成精,而是直接就恐龙了。

 

我看今天于欢案子哪些唱高调以为自己明察秋毫的知识分子一堆分析只想问一句:“如果你自己母亲遭此下作非人侮辱,你是否也只会像唐僧一样镇定地念经?”

 

人文法理道德都是人类文明灯塔,旨在除恶扶正赋予人性美好,据此我们的繁衍才会意义!满腹经纶拿法律逻辑的灰色地带说事,以为自己懂法的人是忘记了法律存在的基本意义。用生殖器侮辱妇女那个男人早就颠覆了法度伦理,这是大罪!反人类反文明罪!

 

人类与星球上所有生物共存,和其他生物一样难逃生老病死,但人类是唯一会建树法理道德的一种生命体,别忘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传承美好建树文明让人类的繁衍有意义。那些拿着法理说事觉得自己冷静告知别人冲动无知的人,不是恐龙就是其心可诛的自带投机分子基因的腹黑者!

 

我对小殷的回复——

 

有些恐龙,其资质原本就是下愚坯子,本不用读书,干些苦巴力巴的活儿是他们最好的人生。可带病的现代化却让他们受了带病的教育,考了名气不错的大学,得了不低的学位,又做了不错的工作。如此,这些非分的下愚,就像茅坑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还骄吝自负,凡事都要发言,还自命辩证、自诩理性。其实无不是冷血和鄙吝。这些傻逼都该被杀了才是。

 

我说杀了“这些傻逼”,是真的主张杀了它们,不是比喻、映射、指代什么的。就是主张杀了它们。

 

只是,可惜现代人不懂它们为什么该杀。别说浅躁愚蠢的现代人不明白,古代也少有人懂得这种“稀屎”为什么应该被杀。

 

古人说:“壬人佥士,凡明主能诛之;闻人高士,非大圣人不知其当诛也。”意思是:像盗窃强奸贪污腐败这样的罪犯,稍微正常的社会都能判决他们刑罚;而像“稀屎”这种貌似高明,又自命理性、辩证、兼听、周全的货色,只有圣明如孔子那样的人,才懂得他们对社会的危害极大,应该不用审问就斩杀。

 

孔子历数这种“稀屎”们的恶:“一曰心逆而险,二曰行僻而坚,三曰言伪而辩,四曰记丑而博,五曰顺非而泽。此五者,有一于此,则不免于君子之诛,……此小人之桀雄也,不可以不诛也。”——温馨提示:对这段话不明白的,找你度娘去。

 

“稀屎”们的祖先一定是生殖器联了网的,它们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有共同的祖宗;少正卯。

 

昨天,我也见到许多活得各方面不如“稀屎”,但却拼命学“稀屎”范儿的山寨“稀屎”,简称:“山寨屎”。

 

“山寨屎”们也在拼命抖机灵,也都是在为示辱方寻找开拓的理由,站在天理人伦的对面,用地质铁锤敲打挖凿、用手术刀放大镜去找缝隙,得出作恶合理的空间即所谓灰色地带,这些冷血的辩证格式化脑袋,都自命理性。

 

我这些“山寨屎”做了如下非常文雅的回复——

 

“看到微博和朋友圈中许多人,一定要等生殖器蹭到他们的妈脸上才可能明白一些道理。有的愚顽,甚至即使生殖器蹭了他们妈的脸,他们还说那不是强奸。他们在等生殖器与他们妈的生殖器亲密接触吗?”

 

被我这么回复的,都是言语貌似兼听、周全,又自命理性、辩证的“山寨屎”。

 

至于那种桌子地下放风筝,出手不高的“屎”,我看它们八辈子也不会有出席,我就不回复了。

 

本来生性爱玩儿的我,很想羞辱它们一下,但又想到屎不畏羞,奈何以辱惧之?就算了。

 

2017年3月27日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