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辉】论淮阴侯韩信

栏目:儒史钩沉
发布时间:2017-05-02 12:38:32
标签:
罗辉

作者简介:罗辉,男,西历一九六八年生,江西吉安人,现供职于吉安县博物馆,副研究馆员。

 

论淮阴侯韩信

作者:罗辉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四月初六日戊子

           耶稣2017年5月1日


 

司马迁在《史记·淮阴侯列传》这样评论韩信:“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已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叛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说假如韩信能够克己谦让,不夸耀自己的功劳,不自恃自己的才能,而他贡献给汉朝的功勋则可以和周朝的周公、召公、太公这些人相媲美,那么他的后世子孙就可以享祭不绝。可以韩信却不务力于此,在天下已定的形势下还要来谋反叛逆,结果招致身死族灭的下场,这不是很应该的吗!

 

其实不然。韩信的身亡族灭早在其灭齐和害死郦食其的时候就已经造成。

 

汉四年,韩信被拜为相国,受汉王之命率兵击齐,然就在韩信攻打齐国的当儿,刘邦谋士中有个自称“狂生”的儒生郦食其出谋,说自己愿出使齐,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降齐王。刘邦接受了郦生的建议,立马派郦出使齐。郦食其果然不负所望,鼓动唇舌向齐王田广陈以大义及利害,说得广王心悦臣服,结果兵不血刃,齐七十二城归顺汉王。

 

齐国归顺的消息传到韩信的营中,按说韩信这攻齐国的仗就无须再打了。可是,韩信经不起范阳辩士蒯通挑唆:“将军受诏击齐,而汉独发间使下齐,宁有诏止将军乎?何以得毋行也!且郦生一士,伏轼掉三寸之舌,下齐七十余城,将军将数万众,岁余乃下赵五十余城,为将数岁,反不如一竖儒之功乎?”(《史记·淮阴侯列传》)将军您是奉诏攻打齐国的,而郦生只不过不过是个读书人,他坐着车子,鼓动三寸之舌,就收服齐国七十多座城邑。将军您率领好几万大军,一年多的时间才攻克赵国五十多座城邑。您为将多年,难道还反不如一个读书小子的功劳吗?

 

儒生郦食其不战而屈人之兵,下齐七十余城,一下子把韩信的功劳比下去了。韩信是刘邦登台封拜的大将军,被萧何称为国士无双,与刘邦分兵独挡一面,有专阃之权。可是听了蒯通这一番挑唆,大概是嫉妒之心生起,立即就挂不住了,竟听从蒯通的建议,恶向胆边生,不顾同僚的安危,不顾齐国已经归顺的事实,突然袭击齐国驻在历下已经对韩信解除防范的军队,一直打到齐的都城临菑。结果是齐王田广认为以郦食其出卖了自己,于是把郦生投入油锅烹之,向高密逃窜,并派使者向项羽求救。项羽派龙且率领兵马,号称二十万,前来救援齐国。后来韩信打败杀死龙且,齐国被韩信占领。

 

灭齐之战之前韩信是刘邦集团中最为待见的将军,其战略眼光、战争指挥艺术让同僚大为倾慕。但这次灭齐之战进行得如此无理无义,致使同僚郦食其和齐国无数将士无故在这场战争中枉死,韩信身上背负这么多的怨魂,意谓着韩信的人生已经步入恶道了。还有,就生者来讲,暂不说齐国有多少人要以韩信为仇,就是郦食其也是有亲人也还在的,与韩信还是同朝,郦食其的儿子郦疥也是在军中为将,弟弟郦商带领好几千的部队追随刘邦,也是汉朝重要的开国功臣。所谓“父之雠,弗与共戴天;兄弟之雠,不反兵。”(《礼记·曲礼》)郦疥和郦商他们如果有机会难道不会报仇?想来韩信对这一点不会不清楚。就是后来成了汉高祖的刘邦,也是记念郦食其的功勋,因而封郦疥为高粱侯。“高祖举功臣后,思食其。食其子疥数将兵,上以其父故,大寿疥为高粱侯。”(《汉书·郦陆朱刘叔孙传第十三》)然而,刘邦这样做,事实也是不能告慰死者、安抚生者。“凡和难、父之仇辟诸海外,兄弟之仇辟诸千里之外。”(《周礼·地官司徒第二》)按照这一原则,韩信是要被流放出去,又哪里能够被封王封侯呢。

 

同时我们也看到,韩信经过此次罪恶之战,对汉王刘邦——自己的君王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开始不把刘邦放在眼里了。我们来看史事记载:

 

汉四年,遂皆降平齐。使人言汉王曰:“齐伪诈多变,反覆之国也。南边楚,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愿为假王便。”当是时,楚方急围汉王于荥阳,韩信使者至,发书,汉王大怒,骂曰:“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张良、陈平蹑汉王足,因附耳语曰:“汉方不利,宁等禁信之王乎?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为守;不然,变生。”汉王亦悟,因复骂曰:“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乃遣张良往立信为齐王,征其兵击楚。(《史记·淮阴侯列传》)

 

韩信据有齐之后,不臣之心就显露出来了,竟然公开提出要求要刘邦封他为齐地的“假王”,刘邦此时正被项羽围困在荥阳,就盼望着韩率军救援,故而不得不干脆立韩信为齐王。韩信此等要君行为不要说让刘邦不爽,就是天下归往的王者,也是不能容许的。《尚书·洪范》说:“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孝经·五刑章第十一》也说:“要君者无上,非圣人者无法,非孝者无亲。此大乱之道也。”可以说,之后的韩信,已经和刘邦及自己的同僚隐然形成对立。

 

之后汉高祖刘邦对韩信防范紧密,项羽被打败后,用突然袭击的办法夺取了齐王的军权。汉五年正月,改封齐王韩信为楚王,建都下邳。汉六年,有人上书告发韩信谋反。刘邦采纳陈平的计谋,假托天子外出巡视会见诸侯,擒住韩信带入洛阳。但高祖刘邦并没有杀他,而是剥夺了他全部的军事力量,使得他没有造反的能力,并改封为淮阴侯。可是尽管就是这样,韩信也是不肯消停,不但不反思自己,反而更觉得不平衡,以致于到后来,不但策动钜鹿郡守陈豨的造反,甚至自己在洛阳谋划袭击吕后和太子。怎奈天不遂愿,密谋洩露,致使身死族灭。

 

周公、召公、太公是贤圣之人,他们不但具有高尚的德行、卓越的武功,而对他们中华文明的缔造都有不同的功勋。而韩信最多也就是一非常有本领、有才华的大将军,但其所作所为表现出来的人格与小人没有什么两样,其对汉朝建立的功劳也只是体现在战功上。即使在刘邦打败项羽之后,韩信能够象司马迁所说克己谦让,不夸耀自己的功劳,不自恃自己的才能,谨守臣节。可是韩信灭绝已经降服的齐国、杀害自己的同僚郦生的行为,其功劳再怎么大,但其罪行早已上通于天,惭悔都来不及,又怎么能说其功勋能够与周朝的周公、召公、太公相比呢?!

 

罗辉

 

时间:丁酉年四月初六日

 

西历2017年5月1日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