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俊俊】漕溪堂文稿——丁酉荷月小集

栏目:诗文游艺
发布时间:2017-07-01 11:41:33
标签:
胡俊俊

作者简介:胡俊俊,字非才,号漕溪堂主,四川崇州人。汉族。硕士。讲师。共和国三十六年乙丑季秋生。甲申仲夏以前,在崇州读书。而后负笈绵阳七载,问学汉语。辛卯仲夏,到四川幼专工作。主持主研课题七项。发表学术论文二十一篇。主要兴趣:蒙学(语文教育、小学教育、学前教育、经典诵读、礼乐传统)、古汉语(训诂学、汉语史、汉字文化、辞书编纂)、古籍整理(校勘学、古典文学)、儒学(中国学术史、经典教育、传统女教)。

漕溪堂文稿——丁酉荷月小集

作者:胡俊俊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六月初六日丁亥

           耶稣2017年6月29日

 

往津琥师家提前祝生日,谈二时许,赠礼(钢笔)笺

 

津琥吾师垂鉴:俊谨以此陋笔祝师生日佳辰,愿师再成力作,嘉惠学林。伏祈哂纳,虔请诲安。学生胡俊敬上。

 

共和国六十二年辛卯六月乙未十三日己巳

 

辛卯一月十二日,谨贴有余力斋

 

家难突降,酸苦与共。

亲若不存,子亦当亡。

誓在辛卯,正月之中。

子俊亲书,谨贴陋房。

 

共和国六十二年辛卯一月辛丑十二日甲午

 

感芙翁语,得一联

 

日月昊天子贡闲暇美言

切磋琢磨圣人瑚琏善喻

 

共和国六十三年壬辰十二月癸丑十三日庚寅

 

癸巳崇州春祭孔子文

 

维共和国六十四年癸巳春二月二十日,崇州儒者、同道允集于文庙大成殿,谨备嘉蔬美果,祭告于至圣先师夫子前曰:

 

文化特区,衍圣归祭。经典诵读,西蜀先跻。基金弘道,论语回翼。书院研修,私塾联谊。反对平坟,计生谏替。圣庙维权,乡党自乂。儒耶对话,原道诚意。儒生文丛,会讲经籍。儒社释奠,经学复启。儒士乡射,学者跪仪。儒门大事,贤达掌记。儒教宪政,中华统一。大哉夫子,师表万纪。文武未坠,能近取譬。尊贤容众,率先孝悌。好古敏求,折中六艺。博学多闻,修己弘毅。不厌不倦,乐道好礼。有教无类,周而不比。生死富贵,不忧不悸。和而不同,能达能立。敏事慎言,济众求己。志道依仁,德配天地。伏惟尚飨!崇州胡某顿首拜撰于有余力斋

 

赠邛崃谢生《朱熹读书法注译》记(此书为袁师津琥先生编撰。)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邛崃谢生有是哉!生恬静少言,不善表现。余授课期年,未尝经意。若非网上交流,或致毕业而不知。生有志于学,切问近思,勤勉砺能,五百人中,恐无其匹。余竭疏浅,于生愤悱之时,偶有启发。生曾留言:“我非师最得意者,而师乃我最尊敬者。”余回覆曰:“不敢当!然则此届诸生之最得意者,非汝而谁?”壬辰季夏,生专程至崇州文庙,瞻仰圣贤,浸润斯文。余甚感动,以为登堂,遂命有余力时抄写《论语》。此乃读书一法,先贤苏子瞻、张天如等尤为推扬。生谨遵命,践行不怠。余乐生之可教,今借良日以朱子读书法相劝,非前赠之桃报,而用心则同也。生其舍诸?孔孟董朱,以孝悌为人之本,儒者宗之。感念父母生鞠之恩,正在此时,共勉共勉!共和国六十四年癸巳季春谢生生日,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赠叙永李承唐《说文解字注》记

 

子曰:“不学《诗》,无以言。”时推节移,而今可谓:“不学《论语》,无以言。”《论语》者,群经之元首也。许叔重经艺无双,说解文字,晓达神恉。段若膺心印许君,精察密剖,会通经义。二贤大作乃明经之津筏,且证之以《论语》。闲余观读,或稍增益。承唐以为然否?共和国六十四年癸巳六月己未二十日甲午,崇州胡某撰于有余力斋。

 

赠叙永李承唐中堂联

 

孝悌忠信,爱众亲仁,万世服膺儒教;切磋琢磨,乐道好礼,终生勿忘诗书。癸巳七月二十七日

 

癸巳崇州秋祭孔子文

 

维共和国六十四年癸巳秋八月二十四日,崇州儒者同道、七十四代孙孔凡兵携孔圣后裔允集于文庙大成殿,谨备嘉蔬美果,祭告于至圣先师夫子前曰:

 

八方同道,结营修身。正心诚意,参拜至尊。儒教复兴,高诵典坆。裨益政事,兼济斯文。平估传统,良知未泯。乡村改造,诗教归真。大小豫序,笄冠成人。国学研习,上下相因。三代理想,中原具论。严惩贪腐,重建人伦。专制亡国,民主失根。王道政治,时贤扬芬。研讨宪政,实践立本。师节改期,天下亲仁。其维哲人,虽萎而亘。好学近思,礼乐化民。寡尤寡悔,温故知新。无谄无骄,敬事君神。为政以德,百姓附亲。举直错枉,膏泽无痕。损益古礼,磨而不磷。翕如绎如,文质彬彬。先难后获,博约恭慎。乐山乐水,多见多闻。后生小子,服膺圣门。动容正颜,谨祝贞辰。伏惟尚飨!崇州胡某顿首拜撰于漕溪堂

 

《圣言隅举》后记

 

共和国六十二年辛卯孟秋,余幸得川幼赐席,任教基础部。传习有日,而知一优良校风:班学习委员负责日书名人名言于黑板。初,余不厝心,任其自然。后觉颇流于形式,乏善可陈。更有什者,非名人而书之,非名言而书之,一周而不更新,一月而不更新。深以为病,因思革正。然尘务纷扰,不遑寝席,蹉跎两载,竟未克成。今秋,新生方来,金风送爽,余亦心神清和,于是欣欣然而成此编。虽不免漏万之讥,于诸生启发一二当或有在!共和国六十四年癸巳九月壬戌十七日庚申,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叙永李承唐新居将成,征名于我,应以「礼进」,并赠楹联

 

及登君子门庭,不由捷径;研习中华传统,全在斯文。癸巳十一月二十七日

 

和鸣居迎甲午新春联

 

夫唯福寿康宁,茶中会也;至若荣华富贵,马上得之。按:一、陋居新开茶楼;二、「马上得之」用典。

 

赠达川张生《朱熹读书法注译》扉页题箴

 

幼学琼林已入,川流不息永铭。共和国六十五年甲午二月丙寅一日辛未,题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纳溪吴霞字序

 

纳溪吴霞以汉学为问甚勤,余不能有以告也。然言之有月,知其心不违。一日,生请字之。余曰:“行笄礼,方可字”。生即听命如亲,从事于斯,而今礼事既备,令人感佩。余叹其志高力久,诚有恒者。寻思宿诺,不顾謭陋,敬字“君蔚”,生且屈受。昔顾长康有美会稽之言:“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言文行远,佳话永传。《易·革》:“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生其勉之。共和国六十五年甲午上巳前二日,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罗江姚淑桓字辞

 

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君仪甫。咨尔君仪: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甲午上巳前一日

 

广汉刘娟字辞

 

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君婵甫。咨尔君婵:西方有木,名曰射干。居高临渊,加增婵娟。甲午上巳前一日

 

泸县曾静字序

 

泸县曾静好画,常舍昼夜,庶几非画不视,非画不听,非画不言,非画不动。仲春之月,生襄助《传统婚礼指要》讲座,倾力宣传展板。所画婚礼冠服,栩然如生。路人往往驻足,赞语不绝。余每凝思,深感生之实诚。生今请字,余尤乐为。勉曰“君儃”,以明庄生所谓真画者也!共和国六十五年甲午三月戊辰二十四日甲子,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祖父八十冥寿祭文

 

维共和国六十五年岁次甲午七月十三日,孙俊以家馔酒果之奠,致祭于先祖父之灵:

 

思厥祖父,眼枯心伤。身体康健,俶尔丧亡。昔我年少,未能挽章。今适祗辰,具述中肠。世居漕溪,耕读守常。浸润诗书,庋置青箱。尽心田亩,勤闻一方。芋头萝卜,村中称强。欲得好价,远赴城场。我常跟随,尤识毅刚。义理沟洫,驰誉邦乡。开辟荒地,后嗣沾光。夙兴昧旦,协助家坊。晒货收货,未怨其忙。装之扛之,未嫌其脏。忆我儿时,吐哺饴浆。营制玩具,喜予果糖。岁移气改,嘱换衣裳。同榻数年,深感慈祥。美行令音,孙誓光扬。呜呼!尚飨。

 

川幼艺术中心挂大幅标语“优良传统,一以贯之,艰苦奋斗;放眼明天,两代师表,立德育人”以迎新。日经其侧,每碍余视。因随点易,奉粲知者

 

两代师表,立德育人,继承优良传统;万里鹏程,艰苦奋斗,朝向美好明天。按:川幼之学校精神:“艰苦奋斗、立德育人”,特色校园文化:“两代师表'师魂'校园文化”。甲午八月二日

 

崇州文庙祭孔子文

 

维年月日,崇州儒者、同道、孔圣后裔允集于文庙大成殿,谨备清酒嘉蔬,祭告于至圣先师夫子前曰:

 

西蜀子弟,以时舍奠。盥荐敦谨,稽颡有年。切问近思,肃正衣冠。慎言敏行,同袍岩瞻。大祭大宾,如承如见。先行后从,居之无倦。切切偲偲,不倚不偏。劝进礼乐,仰钻鸿篇。文哉至圣,铎音齐天。归厚民德,尽美尽善。宣扬孝悌,温良恭俭。忠信智勇,不愠不患。从政尽力,守道一贯。贵和务本,爱众赒寒。矜而不争,中庸行简。克己正身,既泰且宽。传习诗书,征言文献。博施与义,不罔不陷。处约处乐,疏食瓢箪。涅而不缁,颠沛弗畔。便便恂恂,忘忧无怨。郁郁巍巍,尊胜南面。小康大同,唯能唯贤。生民亲仁,万邦和安。伏惟尚飨!共和国六十五年甲午季秋,崇州胡某顿首拜撰于漕溪堂。

 

带班寝室名说

 

负笈涪城之时,余初识校园文化。听津琥师美赞武汉大学老斋舍之命名,心尤神往,以其按《千字文》之“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名舍。相较吾舍之“1、2、3、4……A、B、C、D……”,犹如海天。而后从芙翁游,先生亦常谈“问学路”“此湖”等校园文化掌故,更增余思。硕士毕业前,余曾奔丽江某校教习有月。其教学楼四幢,名曰:文英楼、文华楼、文荟楼、文萃楼。每称颂于同事,以为美谈。琚卿近毕业,未得天时,而教习广元某校。余随左右,因得观校园文化之典范,从心叹服。兹不赘言,表举如次,识者察之:日新楼、日知楼、文心楼、天工楼、开明楼、知辛楼、明德广场、报晖广场、怡苑、静苑、君子台、问渠廊、天光云影亭、曲江桥、章夷渠、半亩塘。余承乏任教川幼以来,未尝粗心于此,带班寝室,皆有名焉。犹记所带第一届学生寝室有五,名曰:友孔室、友孟室、友荀室、友董室、友墨室。期诸生以先圣先贤为友,日进其德。今秋,系主任以一三级四班相嘱,余无辞理,且执其事。中道相逢,轩轾时有,然尚无乖戾,庶几协和。前有《勉诸生》诗以规训,再得寝室命名以儆戒,曰:益言室、益事室、益文室、益友室。四益之箴,发轫于绵竹张德远,阐扬于鄞县王伯厚,曰​​:“无益之言勿听,无益之事勿为,无益之文勿观,无益之友勿亲。”古往今来,童幼白叟,咸服此训,诸生其思勉哉?共和国六十五年甲午闰九月乙亥十七日甲申,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带班教室名说

 

《带班寝室名说》草成,四益之意涵或彰,然尚觉有未尽处。寝室既有定,教室亦当安。前以名分,后因益会。四益交会于教室,班之凝聚可得矣!因名曰:会益堂。诸生勉之。共和国六十五年甲午闰九月乙亥十八日乙酉,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寒假劝告会益堂诸生

 

寒假可乐,常存忧患;幼师考证,皆知其难。张弛适度,喜过新年!到家之后,回报平安。甲午十一月二十六日

 

和鸣居迎乙未新春联

 

凭几学书,卿且问人问马;正襟温故,我亦爱礼爱羊。按:今陋居已属羊马镇,而昔之安阜乡常怀不忘。

 

肖羊颂

 

陋俗魅肖,徒增我恙。敢作妄诡?愿述其详。外美内譱,天降福祥;诗云无邪,羔裘羔羊。炎黄吾祖,成以姬姜;清气和日,咨询羲皇。文王拘羑,养老官庠;君子威义,道行羯羌。男当羒羖,且敦且牂;女宜瘦羸,尤盼尤眻。不鸣不号,形貌徜徉;跪乳合群,河广江羕。共和国六十六年乙未一月戊寅九日甲戌,崇州胡某(肖牛)撰于有余力斋。

 

有余力斋楹联

 

学易不占,元亨利贞,通也和也正也;言诗无邪,切磋琢磨,倩兮盼兮绚兮。乙未一月十日

 

漕溪堂自撰联(初,益友叙永李承唐筹备吾婚,情同兄弟,经营堂匾,撰赠堂联,曰:“礼乐明德,复君子六艺;春秋匪懈,兴家国四维。”至功难赞,长存感佩!)

 

弦歌学道,君子先传后倦,过犹不及;可者与之,小儒欲速见利,异乎所闻。乙未一月十日

 

带班箴

 

带班六要,三位三道。三位者何?曰师长友。师位首先,再长而友。师位主严,固执责善。长位主慈,顺服在兹。友位主信,色正人任。三道者何?曰仁直中。仁道为本,直以折中。仁道厚生,礼乐以成。直道正生,文质以成。中道和生,尊容以成。位道既根,益会堂门。时诵规箴,止善葆真。共和国六十六年乙未二月己卯四日戊戌,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南部何攀字序

 

昔曹子建状京城之妖女少年,宝剑华服云云,言辞警策。尤以“白日西南驰,光景不可攀”刺沉游乐而忘忧心,深哉切矣!华服运动已逾十载,成绩固然巨大,而隐忧岂能不怀?今不少沐冠捉衿而伤风害雅者,以其有空外饰而无时内修也。衿雅社三载经营,俨然已成川幼继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重要阵地。其内修之笃实、外饰之齐整,堪为校园社团模范。何生进校不久而欣然入社,实诸生之先觉先行者。余每心赞之,以其寡言而未尝有问。经年,因系上工作调整而不再教授生班,然生并不因此疏远,时有问答。生今请字,余以“君惜”相勉。庶几弘夫子川上之曰,扬庄生不可之叹!共和国六十六年乙未二月己卯十五日己酉,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忆牧堂名说


甲午岁末,例过李承唐礼进居(贤居在崇州济协),漫谈年来琐事,而不离宗族重建与传统复兴。承唐言叙永陇西堂族学重建初见成效,首批子弟已受规训,欣然有得。须知此乃文革惨祸后族学之复兴,足自振奋,犹可纪念。文艺之修在崇州,武艺之练在叙永。然修文之居有名而练武之堂尚无,因请名之。余即刻思及名将武安君李牧,而承唐亦言渊源有自,族谱有征。当时,尚未以心思之名告承唐,唯云:“思得便告。”因李氏名将之多也!而后,余闲余时参考文献故事与李氏有关者,以为武功之著者,莫出牧右。姑孰周氏思纂以牧公为用军之最精者,勉励初学,洵光耀李氏且鼓舞天下。渤海高氏达夫感征伐之事,犹忆牧公,至今唏嘘国人,不亦壮哉!敢以“忆牧”名堂,承唐酌之。今距请名已有月矣!愿不责其钝。共和国六十六年乙未二月庚辰二十三日丁巳,崇州胡某撰于漕溪堂。

 

读书法铭

 

读书有法,学而时习。说乎乐乎,有朋远自。勿忘勿助,日知月识。不舍不厌,十年心一。乙未三月九日

 

步韵津琥师《假日口号》

 

此假无根聊小闲,影从阎闾尽盘旋。远游每赞少知说,安卧清思拟半仙。乙未三月十五日

 

奉三余翁命,试为李太白撰一联

 

思经纶匡山吐气济沧海涪水挂帆按:上联化自太白《梁甫吟》,下则《行路难》。匡山,太白读书处,在今江油青莲。涪水,流经江油、绵阳等地。

 

性习述

 

或问:“人之性,善乎?恶乎?”对曰:“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人之性相近而无善恶,习相远而有苍黄。性者,天生之知,非人可求。知之上、次、下,各得其然,不可齐也。此'相近'之谓也。性不可齐,而习可导。导之以何而成善?曰:孝仁礼政。孝者,教也,老少相承之善。仁者,人也,人人相立之善。礼者,醴也,人社相交之善。政者,正也,人文相化之善。导之,为人也;学之,为己也。学之,则君子;不学,则小人。此'相远'之谓也。”共和国六十六年乙未三月庚辰十七日辛巳,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会益堂诸生座右铭

 

会担当益成长。乙未四月十五日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刘清平应向孔孟圣贤、孔孟后人及天下儒者公开道歉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刘清平辱骂孔孟圣贤事件引起广泛关注,复旦学生首倡驱逐(6月5日),而后公开谴责、抗议、声讨之文不绝,尤以中国儒教网《关于抗议复旦大学教授刘清平侮辱圣贤的声明》(6月7日)、世界孔子后裔联谊总会《就刘清平辱骂孔子致复旦大学的公开信》(6月9日)、复旦大学七位毕业博士《敦请复旦大学严肃处理刘清平教授辱骂事件的公开信》(6月11日)为代表,皆已发出孔孟后人及天下儒者之强烈呼吁。当下,刘清平已将当日微博之失德秽语删除。据澎湃新闻(6月8日),刘氏已对此次事件作了回应与道歉。然而,其“回应”与“道歉”,既含糊其词,又缺乏诚意,更没有向孔孟圣贤及其后人道歉之只言片语。如此失德,怎堪为师?在此,我们郑重敦促刘清平公开道歉!四川孔子后裔联谊会、崇州儒士及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者共和国六十六年乙未五月壬午二日甲子

 

妻病稍好,以朴辞祝尽快康复

 

妻病卧床,伤痛周余。过因大意,苦害羸躯。烦忧家人,亲友亦虑。今稍好转,暂舒我惧。念念红袖,夙夜劳劬。默默黛笔,曾几撷取?法定之假,何其须臾!辞微心切,贞祝痊愈。共和国六十六年五月三日丑时,心撰于衔泥室。

 

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即公大兄无奕女,左将军王凝之妻也。”)。乙未夏

 

川幼诸广场私名说

 

川幼诸广场,乃师生活动之要地。有名者,惟图书馆旁之“书缘广场”及艺术中心旁之“音乐广场”。其余较小而多用者有三处:艺术中心前广场、老艺术楼前广场、新艺术楼前广场。诸生常言此三处广场不便称呼,颇费口舌,以致时有错乱,徒增劳步。余居行川幼有年,深知其弊,因思名之,方便区分。若名以“艺术一广场”“艺术二广场”“艺术三广场”,难免简单之讥。孔子曰:“言之无文,行而不远。”试以文名如次:艺术中心前广场,名曰“游艺广场”。游艺者,悠游艺术之善,诚可嘉也!孔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游艺”亦与“友谊”“有益”“优异”等谐音,并增佳妙。诸生能不听劝乎?老艺术楼前广场,名曰:“博艺广场”。博艺者,博通艺能之美,诚可赞也!孔子曰:“好学博艺,省物而勤也,是冉求之行也。”子路问成人。孔子曰:“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冉求为孔门弟子中最多艺能者,于政事尤为翘楚。诸生能不思齐乎?新艺术楼前广场,名曰:“讲艺广场”。讲艺者,讲艺论道之乐,诚可期也!颜延之《皇太子释奠会作》:“国尚师位,家崇儒门,禀道毓德,讲艺立言。”川幼特色校园文化“两代师表”之传承,诸生能不知勉乎?文题之“私”字,以此文乃余之臆说。若以诸生为念,则可谓“公”也。共和国六十六年乙未六月癸未十日壬寅子时,崇州胡某撰于川幼校舍之和鸣居。

 

川幼新老艺术楼私名说

 

《川幼诸广场私名说》草成公示,同事刘刚老师以为新老艺术楼亦可私名之。初,余未达美意,以为新、老艺术楼称呼及区分困难未显,因以“不必”应之。而后雅意再致曰:“何不私名曰'博艺楼''讲艺楼',与广场名相逑?窃以为善。”余方觉悟。雅意难负,志以鸣谢!共和国六十六年乙未六月癸未十一日癸卯申时,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办公楼之心远隅。

 

《书和鸣集后》跋

 

主忠辅仁,圣人所重;守先待后,大儒无疑。漕溪野人,敢承贤德之名?陇西君子,克复明堂之光!修谱课童,族学勃然兴矣;焦舌煮字,艺场甫尔成焉。冠鸡佩豚,孔门深戒;满身罗绮,诸阮少怜。扶救孤贫,新设同馆;传习道业,矢志川南。贤弟力行可畏,声闻坎上;愚兄影从未能,吟卧龙桥。长叹文庙会讲,须臾两载;可喜鸿书往复,断无千山。成礼吾堂,九思瑶报;大乐君院,敬候德音。共和国六十六年乙未七月甲申十四日乙亥,崇州胡某撰于漕溪堂。

 

《步初集》序

 

《格致》编辑部来电嘱请卷首文字,无由推却,赪颜忝受。因检近年诗稿,欲有得以奉哂。俯仰再四,窃以为师生唱和类较宜。一则符合学生刊物宗旨,二则默存抛砖引玉良箴。遂稍拣择,缀成小集。名曰“步初”,其义有三:属打油之流,若幼童步初,一也;皆步韵唱和,犹效颦学舌,二也;虽曰步,实则瞠乎后矣,无论趋驰奔逸,三也。共和国六十六年乙未冬,崇州胡某谨序于川幼和鸣居。

 

和鸣居迎丙申新春联

 

麟游达观得丙丙 燕居纵言自申申

 

拟四川幼师高专幼教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名序

 

欣闻学校成立幼教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欲集思征名于广大教职员工,期得美名。既奉奖励,更顺人心。讯息嘉猷,校群沸动,胜议迭出,琬琰琳琅。言者抒心,论者点赞。孟子所谓“众乐乐”,正自如此。仆于乐观之时,亦有戚戚焉。因思“名见经传”之训。经传者,经典也。经典者,为生民立命、开万世太平之谓也。然能真正藏诸名山之籍,如凤毛麟角!以幼学经典为例,能堪此重者十,曰:《千字文》《蒙求》《百家姓》《三字经》《千家诗》《女儿经》《幼学琼林》《治家格言》《声律启蒙》《弟子规》。此幼学十书,如启明长庚,各擅胜场。而仆尤服膺《千字文》及其作者周思纂兴嗣,诚堪万古仰止。我校以幼学领衔川内,放眼全国。故旗下幼教公司宜名见经传,敢以《千字文》“守真志满,逐物意移”句为典,拟名曰:四川幼师高专守真幼教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川幼守真幼教公司)。“守真”之意义有三:一守人性之真,二守师范之真,三守幼童之真。若能恒守三真,我校之强大可一望而知矣!共和国六十七年丙申二月辛卯二十六日乙卯,初等教育系胡某顿首谨序。

 

雨城钟婷字序

 

乙未秋,余由学前教育三系转移初等教育系,教授一年级初等教育专业及数学教育专业《大学语文》课、三年级语文教育专业及初等教育专业(中文)《古汉语》课。后因张静老师请事假,增二年级语文教育专业《小学语文教学法》课,减数学教育专业《大学语文》课。《古汉语》课也合而再分,其中波折,兹不赘言。虽然,上《古汉语》课最得其适。一则本硕专业主要倾向古汉语,一则所选科代表亦得心得力。语文教育专业、初等教育专业(中文)两个班各有两个科代表,共四人。雨城钟生最为颖出。生以名太简单,重名特多,请字于余。余即欣然允诺。因思清人喜仿先秦两汉名字多通假,谨字曰:“君闻”。伯鱼过庭三闻之意存焉。生其勉之。共和国六十七年丙申立夏,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和鸣居之有余力斋。

 

通江余媛改字序

 

通江余生于癸巳秋入学川幼,就读基础部(后改名“学前教育三系”)学前教育专业一三级五班。余时教授班级为十、十一、十二、十三班,尚不识生。后知余生初进校,即加入衿雅汉文化社(时名“衿雅汉服社”)。转瞬一载,因学生工作及教学课时调整,余担任四班班主任(后名曰“会益堂”)并教授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班。初,仍不识生,但觉其上课较认真。后因生多问询传统文化,方知其为同袍。生笃学无倦,余尤内悦于心。今生毕业离校,知其自字曰“无双”,无以为赠别,因改其字曰“君淑”,或可存谦顺之意焉。共和国六十七年丙申六月甲午二日戊子,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和鸣居之有余力斋。

 

自贡廖靖字序

 

甲午季春,余偶识大安古生退真于川幼衿雅汉文化社首次笄礼,时稍有蹙,至今记忆犹新。条件简陋,而礼颇成功,纳溪吴生君蔚、泸县曾生君儃尤为尽心,古生当亦竭力。此皆余所后知。受礼者三,古生而外,尚有罗江姚生君仪、广汉刘生君婵,皆爱好传统文化者。礼成后,余字姚刘二生,而古生已得其长辈赐,心微有憾。今古生代廖君请字于余,断无推却之理。因以“君直”补前憾,且明亲贤善友之义。共和国六十七年丙申七月三日,崇州胡某撰于慕诗楼。

 

通川高铭璟字序

 

通川高生铭璟笃好传统文化,问字于余,稍知其诚,因以“君韫”赠焉。丙申十月四日

 

峨眉李铮华字序

 

乙未孟冬,同事张老师因事告假,系上遂调整课程教授,命余接语文教育一、二班之《小学语文教学法》。其时不长,未识李生。丙申仲夏,期末技能考核,分任语教一班之讲儿童故事。生表现上佳,因得人与名相逑。仲秋以来,伴随《古汉语》课程,信感生之切问近思。教学相长,于生最能体验。学贵有恒,勉字“君振”。一则嗣其祖父命名坚贞刚强、爱国兴家之期,二则益以孟子始终条理之训。共和国六十七年丙申十二月辛丑十一日乙未,崇州胡某撰于川幼寓舍。

 

富顺张群、仪陇谢丽、渠县唐春寒字序

 

张、谢、唐三生虽不同班(分别为中文二班、语教二班、语教一班)而志趣相投,活跃于衿雅汉文化社。初,余惟图识而不知其同系同级。乙未春,三生皆随从衿雅社襄助关爱留守儿童公益活动,并宣扬传统文化,影响甚大。秋,因学校发展,初等教育系被转移到西山校区。社内活动、交流与发展颇受阻碍。系主任委嘱余组织社内同学合作传统文化类节目以迎新生。欣然应允,视为助益衿雅社发展之良机。时任社西区负责人张生黾勉其事,谢生、唐生等亦竭力辅弼。几经策划排练,节目《华夏衣冠》在迎新晚会上大放光彩,圆满成功。冬,余中途接任语教一、二班课,得面授谢、唐二生。其时不长,而知二生皆力求上进之类。丙申夏,学校举办成语大赛,系主任再嘱余组织系上赛选事务。经几番筛选,得优异者四人。因代表系上参加校级比赛,又与传统文化相关,余以为四人着汉服,可得诸多益处。请张、谢二生商量借用社员汉服。二生毫无难色,迅速组得并指导礼仪。四人终获佳绩,不负盛意。而宣传汉服之功,岂可量哉!秋冬新学期,谢、唐二生而外,新得面授张生。三生已入在校最后一学期,上课颇认真,而课余亦持续宣扬传统文化。三生之家乡富顺、仪陇、渠县皆有文庙,雅好传统,自有源也。因字群曰君矜,丽曰君顺,春寒曰君雩,共勉以圣者意境。昔作字序文,皆单独而未有合者。今以合序,谨志三生于社中所立友谊而期恒远也。共和国六十七年丙申十二月辛丑二十日甲辰,崇州胡某撰于漕溪堂。

 

和鸣居迎丁酉新春联

 

喜国子民奔康阜

凭君传语报平安

 

说明:一、上下联尾字“安阜”为老家所在地。二、下联借用名诗,此处之“君”指鸡。三、上联幸得退翁审定,“子”为名作动。

 

 

盐源张国英字序

 

转到初等教育系课诸生《古汉语》以来,每届首次课皆考查古文写作。一则明其基础,二则备选课代表之参考。盐源张生为当届课代表之一,而笃实为五人擘冠。问答不多,而听讲始终认真。先前,生咨询毕业论题,余以《试论古典诗词与小学语文教师核心素养》供其参考,并嘱好好对待。前日,余为诸生开展《传统服饰与礼仪(一)》讲座,生远道而来。作为校外实习生,本已事繁务杂,可见内心之向。其观后感,亦颇有识,余甚称之。生今请字,尤感其诚。因字“君实”,谨表其德,且彰司马公共勉。

 

共和国六十八年丁酉二月癸卯廿一日甲辰,漕溪堂主谨序于川幼龙桥校区教师宿舍。

 

释瑞字序

 

释瑞,乃同事姜库兄之雅号。初,余偶见兄于校群,而未知其专业。虽有校园偶遇,仅寒暄而已,未能深交。上学期,拙荆回老家休假哺乳,余一人在校教习,故常寄食面馆。某日,余正啖面,兄不期而至。因邀同桌。余请问其专业主修,兄谦谦而应。方知兄主修国画,兼习书法、篆刻。三者本不可分,校中同事如太蛰居主、诺水逸民等皆然。当谈及篆书,兄言许叔重《说文解字》为书法专业必深修之册。此乃余所未尝闻也。故深受启示。与兄之交,自此始。本学期,余筹备“第一届漕溪堂识字大会”。其中,监制预设五位。因不宜直标姓名,便一一询问诸位雅号。知晓兄之雅号后,即问其表字。兄答曰无,并“请赐”。余建议请于令师。后兄再“请”。余再拒则无礼。同辈取字,古也常有。如:苏子瞻为文同取字与可,为江存之取字子静。方敢承乏强为,愿不有狂者之嫌。库之意,深哉!吾国典藏,于清代有“四库”之壮举。震撼海内外,至今未能有抗衡者。先贤牛公博通经籍,时称“五经库”。初唐四大家褚公淹识群书,时称“九经库”。此类不胜枚举。因请字“典卿”,与尊名、雅号皆能互发,兄以为然否?共和国六十八年丁酉三月甲辰廿八日辛巳,漕溪堂主谨序于四川幼专老校区教工宿舍。

 

江油李文君字辞

 

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

髦彦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君载母。

君载君载,咨尔君载:

周子称道,载之以文。虚车不可,饰诚远行。

 

丁酉年丙午月壬申日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