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秦腔,可郑重不可轻慢,可远观不可亵玩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7-08-16 22:35:10
标签: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秦腔,可郑重不可轻慢,可远观不可亵玩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闰六月廿一日辛未

          耶稣2017年8月12日

 

  

 

一早看任哲中先生的《周仁回府·悔路》一折。

 

曾经发誓要学会这一折,已经委托齐爱云介绍一个秦腔老师教我。不过至今未学,仅仅是反复听。愚见:如果把秦腔的剧目删得剩下最后一出,我愿意选择《周仁回府》。

 

因后来玩儿了京剧,就不敢再学秦腔。否则,简直有自取其辱的感觉。朋友小聚,饭桌上,兴致所致,可以唱几句惊悉,却万万不可唱秦腔,不仅不够尽情尽兴,反而使人与戏都憋屈。

 

秦腔,可郑重不可轻慢,可远观不可亵玩。

 

我们西北人发音位置深,靠后,所以其声非洪大饱满不足以尽其情,是故听上去像吼。其实,戏都是唱。

 

听任哲中的唱,想起了京剧。

 

区区京戏,什么男怕《夜奔》,女怕《思凡》。而秦腔中多是这类“独角戏”,秦腔演员,即便是新人也不惧怕。

 

像《下河东》、《大报仇》、《金沙滩》,一段唱几十上百句,不这样唱,演员观众都不过瘾解馋。

 

即便是《花厅相会》一折,小生花旦从头唱到尾。前日李小锋来深圳演出这一折,我问旁边的朋友,换成京剧能行吗?他说:演员受不了,观众也受不了。

 

京剧里什么著名的“洪(洋洞)三段”,有两段仅四句,后一段【快三眼】也几分钟,加起来不够一段秦腔《祭灵》的。

 

像《周仁回府》(原名《忠义侠》),改成京剧《周仁献嫂》,简直不能看,想象让京剧小生唱这一折独角戏《悔路》,鸡嘹鸡嘹半小时,观众非疯了不可。

 

愚见:秦腔的声韵延长,从字音上就杜绝了京戏易犯的雕琢穿凿即所谓“文胜质则史”;而秦腔的声腔不能在附会拖延中刻意表现韵味,只在字的基本音调中自然充沛其滋味。因为没有了可以延伸的空间尺寸,秦腔如果唱不好,则必“质胜文则野”。史犹可品咂其味,野则粗鄙不可忍。故秦腔尤难,比如秦腔的快板如果唱不好,就跟狗咬仗一样。

 

【链接——

 

上一段文字发于微博,//@深圳县令:评论到:喜欢秦腔,记得看完张艺谋电影《长城》,我只记住了贯穿全片的秦腔。

 

复//@深圳县令:如今,秦腔、碗碗腔、老腔等等像流浪的傻女,任何光棍流氓都去诱骗奸污她。这傻女居然给当今许多流氓加持了。

 

2017年8月12日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