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海文】庚寅年暑期云浮会议诗十首

栏目:诗文游艺
发布时间:2010-08-28 08:00:00
标签:
杨海文

杨海文,男,1968年生,湖南长沙人,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哲学系,硕士、博士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曾供职于中山大学中国古文献研究所,现为中山大学学报编辑部编审、中国孟子研究院尼山学者特聘专家(山东省儒学研究高端人才)、中山大学中国哲学专业研究生导师、《现代哲学》中国哲学学科编辑,兼任中国孟子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孟子学会理事、中华孔子学会理事。主要从事孟子思想、孟学史及中国哲学史研究。著有《心灵之邀——中国古典哲学漫笔》(安徽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浩然正气——孟子》(江西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化蛹成蝶——中国哲学史方法论断想》(齐鲁书社2014年版)、《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孟子的世界》(齐鲁书社2017年版),发表学术论文多篇。

 
 
    庚寅年8月7日至8日,业师李宗桂教授主持之中山大学文化研究所、杨祖汉教授主持之中央大学儒学研究中心等团体,于广东省云浮市迎宾馆,联袂主办“岭南文化、传统儒学与社会发展”学术研讨会。其后,两岸学者又有新兴、江门之旅,复有中山大学康乐园之行。之三者,均云浮会议之内涵也。期间,吾与惠吉兴、平飞诸君,浴孔孟思绪,沐六祖禅风,多有诗词往来,不计工拙,仅以纪事、抒怀而已;又敝帚自珍,且录以备忘也,计10首。又,平飞兄14日电子邮件《诗情伴禅心——感悟“岭南文化、传统儒学与社会发展”学术研讨会》一文,录其诗19首,述云浮诗事尤详,洋洋洒洒,蔚为大观。惠吉兴亦有博文《云浮唱和录》,存诗5首;18日晚又传来诗2首,邮件有云:“同学师友,切磋学术,唱和诗赋,雅兴倍增,收获良多,亦给枯燥的学术添几许绿色。”三人总计成诗36首,可谓六六顺乎?!2010年8月13日上午记于广州中山大学康乐园,8月16日上午补记,8月18日下午又补,8月19日上午再补。
 
其一  和平飞兄《学术主题》诗
 
    7日上午,受李锦全先生委托,于第一组讨论会上,代其宣读与会论文《传统儒学对公平正义价值理念的双重效应》。又,平飞传诗作若干,其中有《学术主题》:“岭南文化岭南风,传统儒学细润中。社会图谋新发展,根连两岸道心同。”手机即席作《和平飞兄〈学术主题〉诗》:
 
六祖故里云浮风,孔孟精神商量中。
我代先生读正义,南江碧水净大同。
 
    同日下午,惠吉兴作《步海文原韵咏云浮研讨会》:“喜见云浮天外风,旧学新唱红尘中。人人争说第一义,佛祖獦獠岂无同。”又,唐眉江作《再和海文兄和平飞兄诗》:“孔孟古今岂相同,师爷杨兄皆正宗。与时俱进真公羊,时有新论方英雄。”均附存也。
 
其二  和老惠《夜宿云浮迎宾馆》
 
    8日上午,惠吉兴传《夜宿云浮迎宾馆》:“袅袅云浮夜,幽幽万籁禅。摇摇竹影梦,叶叶翠南山。”会上作《和老惠〈夜宿云浮迎宾馆〉》:
 
重重天理夜,叠叠人欲禅。
卿卿庄生梦,曼曼云浮山。
 
    又,平飞12日归赣旅次有诗《和吉兴兄〈夜宿云浮〉》:“淡淡云浮夜,朦朦雾隐禅。亭亭荷掩梦,渺渺影游山。”
 
其三  和老惠《夜游云浮南山公园》
 
    9日上午,由云浮赴新兴旅次,惠吉兴传《夜游云浮南山公园》:“苍翠南山媲上苑,顽石万道入云端。机心岂能接般若,亭名六祖亦枉然。”车上作《和老惠〈夜游云浮南山公园〉》:
 
一脉南山入画苑,半窗公案付笔端。
机心岂解禅师语,无人无我任天然。
 
    又,平飞是日有《和惠兄〈夜游南山公园〉》:“随缘信步向山行,偶见新生六祖亭。曲曲弯弯成佛路,机心看破即禅心。”
 
    又,据惠吉兴博文《云浮唱和录》,《夜游云浮南山公园》易题为《游南山公园》,其诗亦由“苍翠南山媲上苑,顽石万道入云端。机心岂能接般若,亭名六祖亦枉然”修改为“南山苍翠媲上苑,万道顽石入云端。机事难铺般若路,亭名六祖亦枉然”。
 
其四  游新兴国恩寺
 
    国恩寺位于新兴县龙山温泉旅游度假区,乃六祖惠能圆寂之所,原称报恩寺,因寺后山峰蜿蜒,状若游龙,又称龙山寺。9日上午,两岸学者参观国恩寺,作《游新兴国恩寺》:
 
九死一生烦恼事,八万四千菩提身。
两岸同谒龙山寺,三才共哺法宝经。
 
其五  游新兴六祖故居
 
    六祖镇夏庐村,俗称下卢村,唐贞观十二年(638)二月初八,惠能大师降生于此。9日上午,又参观六祖故居,作《游新兴六祖故居》:
 
二月初八下卢村,应无所住生其心。
砍柴童子曾记否,佛性不分南北人。
 
    惠吉兴有诗《访六祖出生地》:“夏庐农院看寻常,莫辨遗踪六祖乡。胜迹宜朝空处看,敬心托寄数支香。”境界高远,备存也。
 
其六  游新兴藏佛坑
 
    六祖镇寺田村东侧有藏佛坑景区,景区内有化身潭,潭内有一岩洞,相传为六祖圆寂后,其弟子收藏大师真身之所。9日上午,参观藏佛坑,作《游新兴藏佛坑》:
 
一部坛经花万朵,半坑传说景千重。
平生最饮洙泗水,今日犹闻棒喝声。
 
    是日下午,惠吉兴作《和海文〈游藏佛坑〉诗》:“圣身化处有谁知,犹见佛坑头陀石。梵曲山溪唱千载,吾侪游来一路诗。”又,平飞有诗《游藏佛坑》:“佛坑景万千,禅影漫无边。溪细流梵语,苔粗印法言。潭清泉透冽,树密气生甜。迹隐游人去,性灵方寸间。”
 
其七  游江门白沙祠
 
    9日下午,两岸学者同游江门陈白沙纪念馆。白沙先生昔年自创茅屋笔,今中央大学杨自平女士挥毫“仁心”,南昌航空大学平飞君泼墨“静中养端倪”,又赋诗《白沙纪念馆即兴书法一首》:“千古圣贤一白沙,学宗自然向天涯。位列孔庙非本意,迹消人去归自家。”果文以载道,目击道存也。因作《游江门白沙祠》:
 
春阳台上接孔孟,茅屋笔下绍本心。
静中端倪皆自得,人在岭南第一峰。
 
    “茅屋笔下绍本心”原为“茅屋笔下绍程朱”,乃承平飞兄指教而改之。又,据平飞《诗情伴禅心》文,《白沙纪念馆即兴书法一首》已改为:“千古圣贤一白沙,心宗自然向天涯。位居孔庙非本意,迹隐名离见本家。”
 
    又,18日惠吉兴作《追记白沙纪念馆之游》:“闹市一方静,客稀木郁葱。贞节坊穆穆,碧玉楼空空。旧雨拨沧海,茅龙写老松。心到精微处,人上第一峰。东逝西江水,白沙依旧横。”并自注:“陈白沙不仅以心学名世,古琴和书法亦有岭南一人之誉。旧雨为白沙诗中言及的古琴,传世的‘沧海龙吟’乃白沙所抚之琴;茅龙为白沙发明的茅草笔,观他用此笔写的字,尤显遒劲苍雄。”
 
其八  游广州石头记矿物园
 
    10日上午,两岸学者同游广州花都石头记矿物园。此园者,世界首座矿物主题乐园也。一石一故事,吾流连于沙漠玫瑰,祈祷于水晶观音,沉思于传国玉玺,午饭后作《游广州石头记矿物园》:
 
沙漠玫瑰向阳开,水晶观音凌波来。
半截巴林一段史,石头园里望红楼。
 
其九  和平飞兄《记两岸学术座谈会》
 
    11日上午,两岸同道又聚首于中山大学康乐园,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吾因故缺席,然数日聆听中央大学杨祖汉、杨自平、丁亚杰、孙致文,东海大学蔡家和,东吴大学沈享民,环球科技大学邓秀梅诸君之教诲,乃平生学缘之至也。平飞有诗《记两岸学术座谈会》:“中华文化大奇葩,骨肉点滴滋万家。学问精粗随意辩,情接两岸义无涯。”因作《和平飞兄〈记两岸学术座谈会〉》:
 
康园桃园竞奇葩,此岸彼岸缘一家。
儒释道耶同堂辩,中西古今谁披沙。
 
其十  聆听老惠演讲感怀
 
    11日下午,师门第9次学术交流会于中山大学文科楼8楼举行。王四达兄先行归闽,故由李海龙、平飞、唐眉江、惠吉兴依次主讲。老惠近步天命,于实体生命、文化生命之外,尤感喟于本体生命,生之何来,死之何往,闻之惊心动魄。是晚,作《聆听老惠演讲感怀》:
 
天问命问生死问,色空心空本体空。
一丈玄思一丈梦,万张试卷万张弓。
 
    生死之思,人皆有其得,有其悟,然人皆相异也。故吾曰:生死之思如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然发之中的与否,难知也。惠吉兴13日草成、18日改定之《和海文感怀诗》有云:“知天方敢问生死,阅尽浮尘始见空。散去繁华惊晓梦,流星似箭月如弓。”又,12日上午,平飞传《闻吉兴兄天命之问有叹》:“人生在世费寻思,向死穷追困顿执。本体终极非幻有,缘实定案总嫌痴。”惠吉兴有 《和平飞〈天命之问诗〉》:“半世困蹇化玄思,惕励十分便无执。且向太虚求实在,人生般若本缘痴。”并录之。
 
    作者惠赐儒家中国网站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