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日本人为什么说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超过了王羲之的《兰亭序》?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02-25 16:43:50
标签:兰亭序、祭侄文稿、颜真卿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原标题:《运八法以施教,秉一心而继绝——观姚安民先生书法弁言》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正月十八日庚寅

          耶稣2019年2月22日

 

姚安民先生是我父亲的好友,其人其书,深得我父亲的喜爱,以为不尚奇谲,不趋时俗,不以媚求宠,望之如见太古之民之风,稳重端方,朴实质直,似可接前人之德。

 

十多年前,我家为先十一堂曾祖母立碑、为先祖立碑,皆礼请姚先生书丹。及我父去世,葬礼、释服礼,我也请姚先生屈尊司笔,凡讣告、祭文、哀联、铭旌、劳单等,经先生书写,方正淳厚,文雅高古,至今为人称羡。

 

先生退休前为语文教师,桃李满目,数十年教学之余,致力于书法,为一方文化教育界及官民推许,尤以篆、隶二体最为人称道追捧,蒲城、富平、澄城、渭南诸县区,俗尚文化、事重礼仪,凡婚丧嫁娶,皆以得请先生赐书为高尚。

 

古人有云:“书为人千里面目。”书法为凡人所重者,向时贵在其用而显露品格。及晚近之世,风俗变异,士心寥落,猥人俗庸习书者多弃文而徒书,上下视书法唯重书者其名,而罔顾其格,故凡名家所出,坊间无不珍重,视若金宝,俗以为稀贵,实则狎邪呢玩之也。

 

 

 

正在日本展出颜鲁公《祭侄文稿》,东瀛人极力推崇,以为超越王羲之《兰亭序》。而我国向以《兰亭序》为天下第一行书,《祭侄文稿》次之。及见日本人名其展览为《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多有不解,甚或愤怒,以为别有用心。岂不知,此正得古人书法之本义元妙——概《兰亭序》是游宴酬唱之所作,固然至佳,美妙无与伦比;而《祭侄文稿》为忠烈悲愤之气所凝。固当以祭侄稿为第一。因其遇而尊其人,因其人而尊其字。此价值观之衡量标准。所以,日本人如此用心,无非三个字:尊忠烈。

 

渭南前贤、华阴王弘撰先生论宋人书法:苏黄米蔡之蔡,初为蔡卞,后人以蔡京蔡卞兄弟为人奸恶,祸国殃民,遂黜卞而以蔡襄属之。王先生因此议论道:“文信国(天祥)书不为绝佳,以其人重,得之者如宝天箓。蔡卞以其人掩其书,君子不可不慎也。若王右军为书中圣,儿童走卒皆知之,又几以书掩其德矣。”

 

可见,书法非以技艺见重,而以其人其德见。书法家是以不以声色事人,不以趋媚时俗以求容悦,自不当挟猥技以任人驱使而鬻食。楮墨所在,士心所指,运八法以传圣贤之道、有裨益于施教化民而已。

 

中国乡村,自传统惨遭凌夷,今所遗存者,较城市为多,不独因其封闭,尤其在于一代代生活于其间的文化人如姚安民先生等,孜孜屹屹,不求闻达,淡薄荣利,坚韧卓绝的继承与保守。先生受人邀请,司笔之间,亦传道解惑之时——我曾听先生对人道民间礼仪:于父母长辈寿诞丧祭之礼宜隆重,而于子弟婚庆之事宜简薄,否则“人笑话哩!”先生言及此处,猛抬头,双目凝重,略有停顿,其色其状颇为震撼人心。

 

正是由于如姚先生这样,居于乡间,秉坚贞一心,为往圣继绝学,瓢饮箪食,对传统自觉而顽强地涵养与继承,才使得正在衰亡的传统,消亡得相对迟缓一些,古老的文化之花于正在被凶猛的时尚侵蚀中的乡间瑟瑟绽放。

 

姚先生的祖父,随张自忠将军抗日,壮烈牺牲,于国于家皆有功焉,葬于湖北。世异时移,风云变幻,名亦寂寂。先生时时感念祖德,奔走考索,自撰其祖生平行状、述德记事,刻碑立于自家门前,供人瞻仰,教育子孙,遂为蒲城佳话。先父每为我道及姚先生,必言此事,赞叹再三,以为姚先生有古义人正士之风。

 

余以王弘撰先生之言,思姚安民先生书法,弁言至此,尤见先生人与书之风神矣。

 

姚先生书法,获奖者多,今结集出版,嘱我为序,惶恐之际,以长者千里之命,晚辈不敢推辞为念,废词谬言,乞方家指正。

 

2019年2月22日于深圳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