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媳妇儿子现身,“流浪大师”沈巍误会了世人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03-29 23:13:19
标签:流浪大师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媳妇儿子现身,“流浪大师”沈巍误会了世人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二月廿三日乙丑

          耶稣2019年3月29日

 

【温馨提示】这一篇,政治不正确。请谨慎阅读。

 

 

 

本来不想说“流浪大师”沈巍的事儿了。

 

昨天看到一段视频,居然有个年纪不小的男人,当众大声把流浪汉沈巍叫爸爸,那喊叫声,乖乖,您别说,还真喊出了失散多年的感觉。

 

至此,加上前面自称是“流浪大师”沈巍的媳妇儿的“师娘”,这“一家人”终于团圆了。

 

有朋友看了视频,愤怒,说他想打这个儿子。

 

我说你打他没有什么用。

 

他问:依着您怎么办?

 

我说:这就让现代法律尴尬且无能了。现代法律,能惩治犯罪,但拿不要脸没办法。

 

岂止是让现代法律显得无能,让现代一切都显得无能了。俗话说“人无廉耻,无法可治”,四维不张,人心颓坏。

 

现代法律,密若凝脂,但是,拿这种不要脸的事儿,没办法。

 

惊不惊奇?意不意外?

 

朋友问:那怎么办?

 

答:只有畅想并神往万恶的旧社会了。旧社会的那一套东西,好比是陈年老药方,现代人看不上,哪怕那些药方真能治病,但现代人看不上。所以,只能是神往并畅想了。

 

有人说这是小事儿。

 

呵呵,这怎么是小事儿?天下至大,莫如人心。人心思幸尚邪,这能是小事儿?你觉得这事儿小,那是你的目光短浅,“天下同知畏有形之寇,而不知畏无形之寇。”

 

自古以来,国家天下欲兴利除弊,改革自新者,要解决的问题并不复杂,无非摧豪强、折权贵、遏邪萌、杜幸门十二个字。遏邪萌、杜幸门,若这六个字还起作用,就应该阻止眼前围绕流浪汉沈巍所发生的这些怪事。

 

围绕着流浪汉沈巍的各色各样的表演和利用,就是人心思幸尚邪,属于从前市井无赖流氓的作为,但从前的市井无赖流氓可以这样做,因为从前的世道人心自然会鄙视这些,所以,非但对人心不构成侵害,还以其丑行向世人示相,让世人更加唾弃,所谓徒增笑料而已。今天,情形不同了,从前许多笑料,在今天不是笑料了。若再不遏止,将会有不断升级翻新的效仿者层出不穷,眼前这些不要脸的奇葩不就是这样催生出来的?谁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事儿?

 

网传沈巍说:“我从堂堂的大学生,沦为捡垃圾的流浪汉,是我一个人的悲哀;但是,天下人膜拜我、神化我,就是天下人的悲哀了。”

 

呵呵,如果这话是沈巍说的,那他还真误会天下人了,最误会的就是那些自称是他老婆的师娘们和儿子们了,那怎么能是膜拜和神化呢?在一个伪人伪行满眼遍地的世界,哪儿有什么真正的膜拜啊!心里根本就没有神,六神无主,怎么会神化别人!

 

有人问,你看这事儿会是什么结局?

 

先别说结局,让我先“政治不正确地”畅想神往一会儿万恶的旧社会——

 

要在过去,出不了这事,即便有,地方官惩治奸滑,有的是手段:不是有自称师娘的不要脸女人吗?好,令其当日圆房,违者杖毙。有喊亲爹的,好,令其即刻负沈某归养,若违令,以忤逆之罪杖毙。其余奸猾宵小,尽数捕捉,发配边鄙,违者,杖毙。

 

很简单。

 

记住,这是——

 

神往并畅想。

 

神往并畅想。

 

神往并畅想。

 

——不是事实,也不打算让它变成事实。

 

但那就是办法。甚至是唯一有效的办法。

 

恐怕现代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前人有这么好的办法,用不上了。

 

神往并畅想,源于历史,旧籍所载,比比皆是。

 

比如,从前陕西某地,地瘠民悍,向称难治,地痞无赖有难为新任官员的恶习:凡有新官到任,众泼皮欲与博弈,试其手段如何,乃公推一人出面,求官以奇异之法处死,意在难为新官,众人养其家小。官员若不能骇惧之,则自此一地之政务钱粮诸事皆听任地痞流氓胡行乱为,就是现在所说的放纵黑恶势力。

 

某年,一新官到任,众泼皮推一人揖进,任官员惩处。官员知其风习,初不欲其死,乃命用猪鬃毛塞其阳道,无效,且嬉皮笑脸有轻慢之意。官员乃令杀猪剥皮,以生猪皮裹其人,密缝置诸户外曝晒,又饮以盐水,其时盛夏,不日即与猪皮俱溃烂,蝇蛆密集。

 

于是,众泼皮骇服,或避走他乡,或潜身缩首,一境遂治。

 

现代“政治正确”们说了,这手段太狠了,不人性、不人道云云。

 

是啊!你倒是人性、人道,你去试试?

 

“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现代“政治正确”们越不读书,越死抱着一大堆转基因变异新词儿,顶在头上、叼在嘴上、运于指尖,以为这就是治世良法。其实,他们才真是不可救药的迂阔、拘腐,真正的废物,一点用都没有。

 

再举一个更加惊悚惨酷的古代事例——

 

宋朝初年,柳开知全州,全州地处当时边鄙荒蛮之地,五方杂处,人心不靖,相互劫掠凶杀,奔为利来,败无愧色,旋叛旋服,叛服无常,向以难治著称。朝廷派柳开这个性格刚烈、做事手段强硬的人去治理,自有道理。

 

柳开到任,即命张贴告示,令那些盘踞在山林的土匪、洞蛮限期到官府报到,等于是到官府做良民认证,官府不追究其前罪,且许以土地生意,不准再为乱一方。示期不来者,命官军追剿,凡有俘虏,则大开宴席,摆上油盐酱醋调料,将俘虏当众取肝以食,谈笑风生,豪饮纵情。杀人的方式更惨,不从前面开膛,故意从后背用斧头破开,惨叫之声,闻于数里之外。

 

你道柳开变态,不这样就吃不爽?专好这一口儿?

 

非也,以当时之情形,柳开必欲尽早竖其狠戾之威名,非此不足以令坚顽悍猾者动心惊骇,非此不能彰显朝廷治理该地之决心。

 

柳开这就是当时的政治不正确,宋朝的法令有这条吗?没有。宋朝的皇帝嗜杀吗?不是。但是,敢于作为,有担当的官员,就应该有这种便宜行事的手段。其心可谓抱大仁而弃细碎。

 

让今天的“政治正确”们想想,怎么也觉得不对。

 

想像“流浪大师”身边这些师娘和儿子们,如果遇到柳开,恐怕早就远遁逃窜了。

 

现代社会,拿这些●●(此处省略两个字)一点办法都没有。不信,想像现在政府有关部门稍微一干预,稍有所作为,马上,一大批浅薄小白左、政治正确的法呆子们,会汹涌而来,成为那些师娘和儿子们的亲人和捍卫者。

 

人问:那怎么办?那就这样看着这些人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这么胡闹下去?

 

呵呵,不会容许这个事儿就这么下去的。当代法律自有当代法律可变通之处,万事有机,见机而作,现在就是等,等出个事故,有了事故,就好办了。

 

你懂的。

 

像这种邪僻事儿,不出事故是不可能的。

 

只是,人有病,放着一味古老的药,你只能眼睁睁看着,吃不了。

 

只好畅想并神往了。

 

2019年3月29日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