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圣外莫求王,性外岂有天——蒋庆思想批判

栏目:批评争鸣
发布时间:2021-11-23 11:27:10
标签:蒋庆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圣外莫求王,性外岂有天

——蒋庆思想批判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布

 

 

蒋庆当年高举儒旗,发鸠占鹊巢之大狮之吼,于吾儒有大功,可敬可佩。然其思想理论粗糙,错漏甚夥,不能等闲视之。


偶阅周鲁厅友《蒋庆著〈公羊学引论订误》一文,指蒋庆先生《公羊学引论——儒家的政治智慧与历史信仰》一书,论学暇瑜互见,考史则多疏误,举数例以驳正。作者颇有经学功底和思想见识,所驳有理有据。


但这些都是小错误。蒋庆思想大错有五:一是将天道人格神化,二是将内圣外王视为并列关系,三是认为内圣外王对人性认知有别,四是将儒家与宗教乃至伊教相比对,五是过度贬低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这五大错误,都有违儒理易理。


性与天道问题,内圣与外王关系,是儒学重大问题,不可不细究也。


天道即太极,太极一也,一分为三,于天地为太极,于生命为人极,于政治为皇极。蒋庆天道开二门和内圣外王并列之说,意味着人极和皇极并立,皆为太极所开;东海性即天道和内圣开外王之说,则意味着人极即太极,在政治上开出皇极。


皇极即王道,只有圣贤为王才能开出来。唯圣通天,不圣非王。欲为王者,必先明白圣人之道,必须通过圣心圣德圣境圣人之道上达天道。道及高处,性即天道,天人合一,哪有什么天道开二门?


在宇宙中,人的渺小无法形容,人的伟大亦无法形容,不可思议。《中庸》说,至诚可以尽人之性尽物之性,可以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地参,与天地并列为三,天地人鼎足而三。人之本质不仅与地球一样伟大,而且与天宇同样伟大。这是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道德真谛,天子无戏言,君子无妄言,圣经无虚言也。


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何谓一,或说是天道,或说是天性,或说是天命,或说是天理,或说是良知,或说是太极,或说是乾元,或说是仁。都正确,但仁字最佳,最符合孔圣之意。仁即仁道、仁性。


有一条东海律曰:仁外无神,仁外无物,仁外无王,仁外无天。这里的仁就指仁性。孟子说,万物皆备于我,此我即指仁性。儒家之仁具有四彻性,彻上彻下彻内彻外。形而上者谓之道,彻上也;道潜在于一切现象,彻下也;仁于人为本性,彻内也;仁于政为王道,彻外也。


仁外求神,心外求法,圣外求王,性外求天,都是外道,求不得也哥哥。天道有人格、天道开二门、内圣外王并列之说,就是离于内圣而求外王,离于本性而求昊天,严格地说,就是外道。在这个意义上说,蒋庆已有儒门外道之嫌,在思想上为儒门外道、儒门杂家的大量涌现大开了方便之门。


近年来,发现不少儒生都是儒门外道和杂家,虽然立足儒家,但思想混杂,杂入了诸子百家、异端

明白了性即天道,自然明白内圣与外王、明明德与亲民是体用关系。明明德是内圣,亲民是外王,止于至善是内外俱臻最高境界。能明明德,必然亲民,有其体必有其用故。反过来,能够将亲民工作做到最好,将亲民落实到礼乐刑政中去,必明明德无疑,有其用必有其体故。佛道之所以未能切实亲民,没有外王追求,就是因为明明德不足,未明明德之全。这是一点也勉强不来的。


或问:“你说性即天,岂非信天就是信人、信仰自己?答:性是天性、仁性,是人的本质和本来面目,即王阳明的良知。儒家的天道信仰,即良知信仰,仁本主义信仰。认为性等于人和自己,就像认为波浪等于大海一样,未免太抬举自己了,于内圣学和形而上学尚未入门。


 

蒋庆思想五大错误中,最大的错误是将孔子已经去掉的人格重新赋予天道,将天道重新人格化。这就将天道狭隘为一种现象和人格神了。部分儒生的宗教化追求、教主式崇拜和种种狭隘表现,皆根因于此。注意,意识和人格属于形而下、即现象的范畴,都是道体所现之象,并非道体本身。


宗教政治化,政治宗教化,宗教指导政治,无论中西,这都是大忌,绝对不能允许的。盖宗教都有三个特征:一、立足点非人道,于人伦和政治纵有了解,并不重视,也不认真,很容易好心办坏事;二是太多方便善巧,甚至弥天大罪亦可以一忏了之,一念经了之。如佛教,虽然戒杀,又有不少理由可以开戒。儒家不一样,严禁杀害无辜,任何理由都不行;三、宗教家很容易产生教主心态,言出法随,不容异议。这于宗教或无妨,于政治有大害。


总之,宗教与政治必须分离,分则两利,合则两伤,伤国伤民。要做政治家,就别做宗教家;要做宗教家,就别去过问和指导政治。


注意,名相问题极其重要,名不正则言不顺,扯不清。歷代聖王開啟的大一統的禮樂刑政的文明体,就是礼乐文明、中道文明、中华文明、儒家文明、仁本主义文明。何等清楚明白,与佛道耶伊区别显然,关系遥远。


蒋庆偏要以儒教定中华文明,又将中华文明与耶教、伊教文明体对应,往宗教上靠,这就扯不清了,自陷葛藤自造迷魂阵。又有一批儒生受其启发、尊其为师而追求儒教与佛道耶伊并列平等。这更是越扯越乱,莫名其妙,一塌糊涂。


耶教、伊教文明都是不文明、反文明的政治模式。代表漫长的中世纪黑暗的耶教文明早已被西方抛弃,伊教文明的极端主义恐怖,妇孺皆知。蒋庆居然将五度俱高的儒家文明与它们比附对应,甚至赞肯“伊斯兰政治有三大功能,即合法性授予功能、民族认同功能、协调传统与现代功能”云,实在令人无语。

 

称儒家是中华特色的宗教和儒教,当然也可以,《春秋》貴賤不嫌同號,美惡不嫌同辭也。但是,前提是必须将儒教与本色意义上的宗教严格区别开来,不能与宗教相提并论混在一起扯。


常有儒生和蒋门弟子说儒家“人神并重”,非正论也。儒家虽重鬼神,但对于人和神的重视,程度、方式、目的都大不同。对于鬼神是敬而远之,对于人和民是爱之亲之。敬鬼神的目的也是为了更好地爱人亲民。


在人与神、人与万物、的关系中,以人为本;在民与神、民与国、民与君、民与神的关系中,以民为本。这是原则性问题,不容动摇。《左传·庄公三十二年》记载史嚚曰:“吾闻之:国将兴,听于民;将亡,听于神。神,聪明正直而壹者也,依人而行。”


注意,祭祀和相信鬼神的存在不等于信仰鬼神。儒家唯一的信仰是性与天道,并非任何鬼神。信仰包括崇拜,信仰的对象就是以生命效法、学习和践行的对象。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帝尧伟大的功绩和文章,就是他信仰而效法天道的成果。至于鬼神,儒家相信但一般不效法,而是祭致其敬,敬而远之。闻则天顺天,不闻则神顺鬼。


常有儒生和蒋门弟子将民间信仰和祭祀絶大多數划入儒教信仰体系。不可一概而论也。祭礼是礼制的重要组成部分,祭祀对象包括天地山川宗庙。天子祭天地,诸侯大夫祭山川,士庶祭祖先和灶神。这些当然属于儒礼体系。其它民间和宗教信仰,虽得到儒家政府一定尊重,但不屬於儒家体系。


古来民间信仰和祭祀,很多不合礼制,属于迷信和淫祀。淫祀包括越份之祭与未列入祀典之祭。《礼记曲礼》谓:“非其所祭而祭之,名曰淫祀。淫祀无福。”


孙希旦释:“非所祭而祭之,谓非所当祭之鬼而祭之也。淫,过也,或其神不在祀典,如宋襄公祭次睢之社;或越分而祭,如鲁季氏之旅泰山,皆淫祀也。淫祀本以求福,不知淫昏之鬼不能福人,而非礼之祭,明神不歆也。”历来淫祀皆为士人所讥,或为历代王朝所禁。


 

蒋庆思想的错误是多层次、综合性的,其道体观、人性观、政治观、宗教观无不有误。本文批评了其道体观、宗教观之误。其它错误另有文章揭批。最近几篇文章如《蒋庆的误导和被误导》《宗教与政治必须分离,儒家与政治理当合一——儒家和宗教本质有别》《建体立极,直透本源——顺便澄清一个重大误会》《我的良知就是昊天上帝》《本性至善,习性易恶——东海客厅论人性》、《学达性天方最贵——东海客厅论仁本》《关于儒家宗教化之我见之一、之二》都涉及蒋庆的观点错误,兹不赘。


儒家的思想理论是要指导实践的,包括指导道德实践和社会实践,来不得丝毫差池。理论中正,实践中也可能出偏出错。如果理论本身就有偏误,实践起来问题就大了。所以,凡是代表性的儒者,在思想理论上必须有一个开放性心态。


对于儒门内外批评异议,不仅自己不能排斥,而且要禁止弟子门生排斥;不仅不能排斥,而且要持鼓励和欢迎的态度。正确的坚持,择善固执;有误则修正,从善如流。这是对儒家和天下负责。判断对错正误的标准是圣经和良知。良知知是知非。别人的批评异议对不对,观点意见正不正,谁的观点更正确,大儒良知大明,更加知是知非,应有独裁的能力。


注意两点。其一、蒋庆思想当然有很多正确的地方,有天道信仰,以天道为根本;有王道政治,倡王道之重要。其二、东海批蒋,是针对蒋庆的思想理论,严厉是严厉在这方面。本厅和吾所在的地方,仍然禁止对蒋庆本人的不敬之词。思想有大过,不能不批评;于儒有大功,礼当被尊重。儒家有儒家的伦理。蒋庆功德赫然,又是当代儒门前辈,任何儒生不得无礼也。


顺便也提醒蒋门弟子,蒋庆是儒家,儒家不是蒋庆的。不要将蒋庆弄成一个碰不得的东西,那是儒家的不幸,也是蒋庆的不幸。我相信这不是蒋庆的意思。如果万一蒋庆愿意被弄成碰不得的东西,我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之!东海大半辈子追求自由,眼里容不下这种东西,更不允许儒门中有人变成这种东西!


切切记住,圣人崇拜不是圣人及其门徒搞起来的,而是圣人之德感人至深、圣人之道深入人心之后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儒家倡导圣人崇拜,但圣贤君子无论有位无位,为政为师,都不会以圣人自居自封,不会搞个人崇拜。凡是不容异议的真理,必是伪的;凡是不容批评的学说、人物和政府,必是邪恶的。


搞个人崇拜是两极主义和所有宗教不约而同的恶习,唯儒家无之,君子免焉。我多次强调,如果有人在我面前不愿或不敢说真话,发现我的思想品德有误而不愿或不敢指出来,那一定是我有问题,当引以为耻并及时改正。


儒门中没有任何人是不容批评异议的,孔子和历代圣贤都不例外。即使诬文武辱圣贤,也属于言论自由。诬文武、辱圣贤者,不配为儒,不配为师为政,但不会受到儒家的惩罚,也不会受到王道政府的刑法惩罚。


不少儒生和蒋门弟子思想行为问题严重,当与蒋庆的误导不无关系。他们或无容人之量,或有宗教之求,或有娼洪之喉,或有反自由之言。责任固然要各自承担,但大量儒生这么搞法,未闻蒋庆一语提醒和警示,作为一代大儒,未免过于超然。儒家自有儒家的道义要求和基本规范,这种情况不能再持续下去了。


娼洪和反自由,属于人民的言论信仰自由。儒家尊重这种自由,王道保护这种自由。但是,儒家自己不能娼洪和反自由。这个道理,儒生都应该明白,所有名儒大儒都应该把这个道理讲明白。反孔反儒是言论自由,但儒生不能反孔反儒。道理是一样的。反孔反儒反自由,就自动丧失了儒生的资格。

 

2021-11-16 余东海

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