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乔见】反儒者思维和文风是典型的文革式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3-12-20 02:57:01
标签:
陈乔见

作者简介:陈乔见,男,西历一九七九生,云南陆良人。先后求学于云南大学(2002年获历史学士)、复旦大学(2005年获哲学硕士)、武汉大学(2008年获哲学博士),2008年至2010年在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做博士后,2010留任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任教,现任副教授。著有《公私辨:历史衍化与现代诠释》(三联书店2013年),《闲先贤之道》(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

反儒者思维和文风是典型的文革式

——在儒家与当代中国思想之创生暨“儒生文丛”第二辑出版座谈会上的发言

 

     陈乔见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副教授)


 编者按西历2013年11月24日下午,儒家与当代中国思想之创生暨“儒生文丛”第二辑出版座谈会在北京举行。会议由弘道书院主办,弘道书院学术部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任锋副教授召集并主持。本次会议采取了对话方式,一方是许章润、高全喜、任剑涛、胡水君、程农、张旭、张龑等来自政治学、法学和哲学等学科的学者,一方是陈明、姚中秋、梁涛、唐文明、慕朵生、任锋等北京儒家学者以及张晚林、林桂榛和陈乔见三位“儒生文丛”第二辑的作者代表,双方围绕儒家与当代中国思想之创生会议主题,在跨学科、论辩式的讨论中展开激烈的思想交锋,新见迭出,精彩纷呈。经与会者订正,现将会议发言纪录公开发表,以飨读者。


首先感谢“儒生文丛”的主编任重先生,以及弘道书院的秋风先生,使得我有机会来参加这个座谈会。除哲学外,我最有兴趣的就是法学,我文章中也经常涉及法学问题,今天这里有很多法学界的先进,非常开心,相信能获益良多。

 

 拙稿忝列儒生文丛,实在有些惶恐。需要纠正的是,书名《闲先贤之道》,本应该为《闲先圣之道》,出错之由,是我把圣贤二字一并打出,把需要的字不小心删掉,而留下了不要的字,等发现时,因涉及书号问题,已经来不及改正。所幸尚成文义,只是把孔孟由圣降格为贤,实属有罪。

 

面我就简单介绍下这本书的内容吧。任重发短信让我主要讲讲与邓晓芒先生的论战。这本书有四篇文章是与邓先生的商榷性文章。我觉得邓是他那一代人乃至现在整个中国学界一个凡儒必反的代表性人物,跟他论辩,澄清一些事实、观念和思维方式,具有普遍的意义。我在来京的高铁上,手机上网查看了最近邓批评刘小枫先生之学理的一篇文章,看了不到几行,实在看不下去。倒是再三品读了刘对邓的不是回应的回应,甚有趣。其中,刘说他想来想去,邓批评他的一个理由是,因为邓认为他从来不是一个基督徒,而是一个儒家士大夫。可见,只要是跟儒家挂上钩,邓就批。呵呵。在邓的许多文章中,他一直标举理性逻辑学理的旗号来批驳别人。我的文章中,除了澄清一些事实和观念外,最着意的就是揭示其理性逻辑学理的虚妄性。刘给邓的回信中有这么一句话:你的学理水平和言辞品质如何,明眼人都知道。我在拙文中也表达过类似的意思。我很欣慰,学界从来不乏明眼人,只不过许多人懒得出来讲。邓之前谓我等为儒家辩护,是要为文革重演恢复意识形态基础;最近他说刘小枫必然走向纳粹主义——“文革纳粹,多么可怕的大帽子,这就是邓所自诩的学理。这样一顶大帽子扣下,你哪有喘歇的余地,百口莫辩。邓很擅长这一套。邓每每标举反思文革这样政治正确的事,其思维和文风却是典型的文革式的。当然,我有时候也反唇相讥,言辞颇为激烈,之前也有几位师长建议我删去一些,这次出版我删掉了一些,但还是保留了一些。我觉得之所以有必要保留,主要有三个理由:首先是拜对方所赐;其次是借用苏格拉底的反讽,既然你标榜如何如何,我就要向读者展示其实并非如此;最后是儒家所说的以直报怨;如果以德报怨,那么我们何以报德呢。

 

 一般认为儒家公私不分,家国不别,情理不辨。根据我的研究,儒家实际上对公与私、家与国、情与理的区分有非常明确的意识。儒家说门内之治恩掩义,门外之治义断恩,家庭家族之内的管理(齐家)主要以恩情为主;家族以外的公共领域,比如社会领域和政治领的治理,就应该根据公义公正的原则,而且要斩断情感的牵绊。不是说儒家注重家庭情感和血缘关系,就一定支持社会和官场上的裙带关系。这是两码事,没有必然联系。我看到过秋风老师的一些文章,他对社会上对儒家的一些流俗之见,做了很多拨乱反正的工作。我的很多观点与他很接近,比如说儒家是不是集体主义,义利之辨到底在辨什么等等。我觉得,儒家需要更多像秋风老师这样的学者,写一些通俗的文章,来纠正人们对儒家的一些根深蒂固的偏见和成见。

      

 回到亲亲相隐的问题,我觉得法学界人士对此问题理解很到位,对于亲亲相隐的合理性及其法律制度安排,没有什么分歧。我曾引用过一位法学学者王怡讲宪政主义的一本书,他说,以今日标准看,全世界的宪政民主国家,无一例外地会支持孔子亲亲互隐这一判决。

 

 讲到儒教的问题,有一次我给任重回信说:重建儒教,既无必要,亦无可能。但我绝不会否认儒家具有宗教性,而且我也赞同应该尽快恢复文庙、书院等制度。没有实体性的建制,儒家的影响不可能发挥太大的功用。儒教的旗号太大,容易招致攻击。      

 

(西历20131124日)


“儒生文丛”第二辑 

 

 

 

 

 

 

学术指导:蒋庆 陈明 康晓光 余樟法 秋风 

主编:任重

出版社: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3年10月

书目(七册):

        壹.《儒家宪政主义传统》(姚中秋著)

        贰.《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余东海著)

        叁.《追望儒风》(米湾著)

        肆.《赫日自当中:一个儒生的时代悲情》(张晚林著)

        伍.《“亲亲相隐”问题研究及其他》(林桂榛著)

        陆.《闲先贤之道》(陈乔见著)

        柒.《政治儒学评论集》(任重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