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销号之后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5-04-21 13:08:49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销号之后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三月初二日庚辰

           耶稣2015年4月20日


 

微博号虽被销,东海笔尚没封,仍享有思考写作的自由。特将一些零星感想和杂碎思想集中于此,统名为《销号之后》吧。

 

【致谢】为我呼吁的有儒友,也有批儒和被我批过的微友,甚是感动。不敢奢望享有言论自由,这也不是新浪所能提供的。特色时代都不容易。若我有犯忌违禁之言,可以删除可以屏蔽,或者干脆禁言一阵子,都能理解。只希望不要销号,把我几年来数百万字微言和的大量跟帖一销而空。2015-4-16

 

【2】哪位来访的朋友看到这两则留言,有劳代发到微博上去,以表达我的谢意。销号以后自然无法登录,但家里这台电脑再也打不开微博的页面,连潜水和旁观的权利也丧失。朋友们有问题,可以通过电邮(donhai5@hotmail.com)、QQ(604391736)或者博客交流。

 

【销号】微博删号,有人幸灾乐祸说“拥护专制被封口”,为反儒不顾逻辑。肯定儒式君主制一定程度的历史合理性,与拥护专制是两回事。现代人应该怀有“历史的同情”,不要用现代标准去苛责古代王朝。历史上的君主制也有良性和恶性之别。对于法家恶性专制和历代暴君暴政,儒家从来持反对态度。

 

【儒心】一切宇宙中事,都是儒家的事;一切人类文明,都是良知的光。任何个人的冤,都是人类的枉;任何人的不幸,都是东海的伤。

 

【态度】在现中国,别说马派毛派当权派,就是自由派和民间人士,也是反儒者众。习近平有一定的儒家修养和尊儒倾向,非常难得,这也为反腐打黑运动提供了一定的智慧光和道德力。有限拥习不是拥护极权,恰恰相反,是希望习君通过反腐进一步更新政治和制度,为摆脱极权、重建中华而努力。

 

【儒法】或谓“中国欲树立国家权威,要儒法并用但要以儒为本”云。这个观点不正确。在政治上,儒法不两立。儒家民本,民重君轻,亲民富民,重德慎刑;法家君本,君重民轻,强君弱民,悖德重刑。两家的矛盾是原则性和不可调和的。儒家礼制包括礼乐刑政,刑就是法律。礼制建成,法在其中。

 

【论理】道心惟微,道理论到高处,也会越来越精微,增之一分太长,减之一分太短。圣经圣言表达原无偏差,但很多学者包括批判者和尊崇者,理解出了偏差,或过或不及。《中庸》说:“天下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中庸之道如此,中道之理亦如此,准确理解非易事。

 

【击蒙】朋友转来一则微博:“有学生问:为何历史上功臣总是被杀?我说,功臣有功于皇帝,等于有恩于皇帝。皇帝是不能有恩人的。”答:这样的逻辑和见识、这个教授的无知令人惊叹。自尧舜以来,君臣相得、善始善终的君臣关系是儒式王朝的主流,尊重功臣、恩人和老师的皇帝俯拾皆是。

 

【朱元璋】朱尊儒而不知儒,其身上君本主义和民粹主义两种倾向并重:删孟暴露的是君本,让耆民百姓径直捉拿绑缚不法官员送京师治罪,是民粹。这也是其众多功臣动辄得咎多被诛杀的要因。上犯君主之威严,下侵民众之利益者都不为其所容。功臣们难免自傲和吝于自律,很容易犯其大忌。

 

【击蒙】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嘲笑文化人,是对民粹主义的迎合。劳心者与劳力者分工不同,各有价值意义。能分五谷固然好,能正确分辨正邪善恶华夷之别,更值得肯定。文化人之勤是勤于思想,学而时习,下学上达,传道解惑,立功立言。同时,要具备六艺中的射御功夫,也离不开四体之勤。

 

【看历史】元对宋的战争虽不乏历史合理性,但不能过度理解,说元灭宋“得到了人民的拥护”,仿佛宋民箪食壶浆欢迎解放似的。过犹不及,也不符历史事实。崖山一战,为宋殉葬的军民就有二十多万呢。元对宋,清对明,双方都有一定正义性,同德度力,力大者胜。(《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儒理】或说:“即尊君又尊民、既君本又民本不可行。”此言半对半错。君本又民本不能两立,“即尊君又尊民”则是礼所当然的。君主时代,君君民民,君尊民,民尊君。礼制之下,君民各有尊严,相互尊重。儒家在政治序列上坚持民本位,君轻是相对民重而言,并非君无尊严和不用尊君。

 

【击蒙】或说:“西方人走到哪里,哪里的道德标准就会降低。”恰相反,这是马邦特点。比如对官员的道德要求,儒家很高,西方也颇高,唯独马邦官员,标准至低,前三十年少害人就是好官,后三十年少贪腐就是好官。现在连科级小苍蝇都可能是巨蠹,哪个市县领导若只贪几百万,那是罕见的清官了。

 

【开蒙】利己和利己主义本质不同,儒家认同利己但反对利己主义,不仅反对损人利己的恶性利己主义,也反对杨朱派的良性利己主义。杨朱“杀一人而得天下不为也”,很对;“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大错。一些学者总是把利己和利己主义等同起来,纠缠不清,似是而非,令人同情。

 

【有感】理屈词不穷,心服口不服,是马邦人的一大特色。因辩论不是为了辨明道理,追求真理,故明明错了或自知错了也不认错。辩不过就巧言狡辩,就王顾左右,就嫉对方如仇,甚至恶言攻击或诉诸于其它手段。在这种社会,君子有言不信,在所难免,有所论说,阐明道理而已,非好辩也。

 

【看中国】马邦突发性事件和灾难特多,此伏彼起,有思想文化原因,有政治制度原因,有各种个人原因。道德低劣、人格残缺、心理病态的劣人特多是要因之一。劣人一不小心精神失常,或分裂或抑郁或狂躁,或自害自杀或害人杀人。这种人仿佛潜在的恐怖分子和不定时炸弹,防不胜防。2015-4-17

 

【答客】只能保证自己值得尊信,不能保证一定得到尊信;只能保证自己所言真实,不能保证一定受到认同。取决于自己的,尽心尽力;取决于别人的,听天由命。有言不信,与我何尤?封我之言,是谁之悲?思想之乐德性之乐,非外力所能剥夺;道德自由良知光明,非特权所能封杀!

 

【儒化】就是仁义化,道德化,良知化,于个体体现为良言良行,于社会体现为良风良俗,于政治体现为良制良法。西式民主法治也属良性,但弊端多多,远逊于儒家的礼制祥刑。因其指导思想为自由主义,哲学背景为个人主义,道德认知浅薄,远逊于仁本主义的大中至正和全体大用。

 

【答客】儒家虽一阳来复,依然处于地下,难免受到愚昧的排斥和奸邪的敌视。别说依然潜龙勿用,就是见龙在田之后,也不可能一帆风顺,也还有或跃在渊的时候,还会上下无常,进退无恒。但是,儒家上升的总体趋势是历史性的,已不可逆转。既要做好迎接各种挫折和打击的准备,又要充满必胜的信念。2015-4-19

 

【答客】友人来访,劝我好好做个儒家学者,不要太关心政治,还说了一句颇有哲理话:“在中国,你太关心政治,政治就要来关心你。”答:人道政为大。我关心政治,是出于仁爱之心勃勃不容已,正是为了做个好好的儒者。可以把这称为文化野心、道德野心和历史野心,但与政治野心有本质性区别。

 

【看中国】朋友闲聊,谈起习王屡遭暗杀,说起王先生在河南又逢大险。吉人自有天相,仍然逢凶化吉,也希望习王为国珍重,进一步加强防范,力保自身安全。同时我指出,思想杀戮和肉体消灭同样卑劣。在中国,对思想言论的杀戮明暗两条线同时进行。东海微博销号,就是一次公开的明杀!

 

【法眼】东海微博销号,惹祸的估计是提醒某家四位大人物“欠全国人民一个道歉”的言论。这则微博难免刺痛和激怒某些人。作为一次小小的警示,销号是针对东海的;或是一次小小的试探性示威和挑衅,则并非针对我个人。某些人物和势力,一直试图将尊儒兴华的努力和趋势扼杀在萌芽状态。

 

【独子免兵役】这是国际惯例,也是中国传统。不仅中华正统,连偏统元、清、民国亦不例外。元朝的《兵志》规定“家止一丁者不作数”,清朝规定八旗兵“三丁抽一”。民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征兵法令》规定“独子不征”。不仅儒家王朝,连暴秦秦亦规定每户三丁抽一,五丁抽二。

 

【儒理】军人固应有血性,国家(政府)更要有人性。一是正义,包括政治和战争的正义性,让军人拥有为正义而战的光荣;二是仁爱,仁民爱兵,为广大军属的生活和权利提供有效保障,让军人没有后顾之忧。

 

【答客】或说:“毛确实够狠,但也情有可原,中国人太坏了。历次运动不行,毛发动文革,是想从文化这个根源上解决问题。”答:国人太坏,文化确是根源,“尧舜之民可比屋而封,桀纣之民可比屋而诛者,教化使然也。”但根源不在孔孟而在马毛。文革起后,马哲毛思更加深入人心,人性变本加厉地败坏。

 

【家教】或说:“没有好的体制,哪有好的家教。”未必也。家庭相对于政治和社会具有一定的独立性。最坏的体制下也会有好人和好家教。比体制更根本的是文化。好家教源于好文化,儒家家庭的家教普遍较好;没有好文化就没有好家教,马学反文化反道德,故马列之徒最无教养,马列之家必无家教。2015-4-20

 

【答客】或问:如果牺牲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可以拯救地球,我们可以强迫她做出这个牺牲吗?答:不可以。孟子说,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东海曰:死一无辜而救地球,不为也。主动牺牲自己可以,强迫牺牲他人不行。其实这是个伪问题:地球不可能靠牺牲无辜而得救,天下反而会因牺牲无辜而受害。

 

【补充】有句名言:“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补充:一个有把鹰熊当英雄、把圣贤当盗贼的民族是更加不可救药的。善恶正邪的颠倒、道德标准的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诋毁圣贤英雄,赞美盗贼鹰熊,是大妄语业,恶果不堪设想。

 

【英雄】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地方,敢说真话的就是英雄;在歪理邪说泛滥的地方,敢说真理的就是英雄;在反儒社会,敢于亮出儒者身份的文化人,敢于公开表态尊孔尊儒的政治人,就是英雄。

 

【击蒙】有学者以“反儒的儒家”自居,这就像说灭父是因为孝顺一样,逻辑不通也。历代儒者的某些具体观点可以批评,但不能反对儒家的原则和教条,否则就自外于儒门了;不同学派对道德的解悟不同,可以相互争鸣,但不能反对道德本身。反道德,就是道德自尽和文化弑父。

 

【击蒙】张维迎说:“到了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汉武帝的独尊儒术之后,中国的思想就非常单一。中国二千多年停滞不前根在思想垄断。”云,混扯。思想市场的自由和指导思想的独尊,两回事。暴秦独尊法家,中世纪独尊耶教,当然不行;传统中国独尊儒家,现代西方独尊自由主义,都是政治正道。

 

【澄清】不能笼统地说钱穆反对读经。他在《中国人的九本书》所列九部经典,儒家占了六部,其中四书为儒家正经。他主张读了四书就不必读五经。理由是五经不易读,不必拿来做人人必读的书。他说有了高中程度的人都应该读四书,又不主张在学校里正式开四书课,这是受了一点五四歪风的影响,不足为训。

 

【蠢话】不小心浏览了一下郎遥远《中国模式成也儒家败也儒家》,说什么儒家经济学是中国市场经济模式的一个惊人的本质,中国模式成也儒家败也儒家,说什么儒家经济学有深入骨髓的三大致命点是官本位、潜规则、做教主云云,无知奇蠢,一派胡言。中国市场经济模式一丝一毫的儒味都没有。

 

【定律】反儒必不知儒,知儒必不反儒。包括老子庄子墨子,对仁义道德的理解,对孔子和儒家的批评都是严重出偏的。三人中庄子相对尊孔,墨子偏得最远。尽管墨家影响和势力曾经不可一世,但昙花一现即无后续。知儒,包括知道儒理和中道的高明中正,知道反儒的可怕后果,包括个人和社会后果。

 

【答客】或说:“说句公道话,毛泽东虽然文革批儒,并没有具体迫害哪个儒,受到迫害的主要是毛粉马列粉。他与你和你们家也无私仇,你又何必强出头?”答:能言距马毛者,圣人之徒也。拒马辟毛弘中道,济世拯民救同胞,是儒者的责任。物与民胞,毛粉也是同胞,辟毛是对他们最好的救治。

 

【态度】或说看不懂东海,我说看不懂就对了。为了上达而自强不息,为了卫道而放弃利益,为了在反常的环境做一个正常的人,在邪恶的社会做一个正义的人,在黑暗的时代做一个光明的人,这是儒者本分。利益主义、利己主义的眼光自然无法读懂,无法理解良知的光明永恒。

 

【有感】东海涉迹过不少圈子,发现有一个共同点:人际关系复杂,闲是闲非繁茂,个人恩怨纠缠,往往圈中有圈,诗词圈、武术圈、民主圈也不例外。我希望也相信,儒学圈能够例外。儒友之间交往应有君子之风,简单健康,相互尊重,不要争义理之外的是非,更不要人身攻击。

 

2015年4月16日-20日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