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民】论学问当期以明道而非徒为猎利——答沛骊贤弟书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5-08-03 21:23:22
标签:
张新民

作者简介:张新民,西历一九五〇生,先世武进,祖籍滁州,现为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荣誉院长、教授。 兼职贵州儒学会会长、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中华儒学会副会长。著有《阳明精粹·哲思探微》、《存在与体悟》、《贵州地方志考稿》、《贵州:学术思想世界重访》、《中华典籍与学术文化》等,主编《天柱文书》,整理古籍近10种。

  

 

 

论学问当期以明道而非徒为猎利

——答沛骊贤弟书

作者:张新民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六月十九日辛亥

           耶稣2015年8月3日

 

 

 

沛丽贤弟如晤:

 

蓉城大事,欣闻己定,悦我心志,如登春山,观云海,赏旭日也。盖古今才之与命,从来两妨,尤其处今之世,体制僵化森严,科层机械死板,所谓不拘一格云云,不啻浮云空谈。而余心之不忍难安者,则为悲剧之屡见不鲜也。吾弟今日峰回路转,从此永绝屯蹇,踏歌长行,挂帆远航,命既风顺,才必大展,余又岂能不喜,何能不乐耶!惟仍有所望者,乃沉潜心性,脱去尘俗,专一学问,少涉政治,绵延一线文化命脉,以可久可大者为终生职志。如张载《西铭》所云:“富贵福泽,将厚吾之生,贫贱忧戚,庸玉於成也。”足见无论顺逆,皆有裨事上之磨练,而吾弟数十年苦读之功,亦当勉而持诸终生欤。

 

余既耳顺,又视弟为诤友,故得闻此直率坦诚之言,岂能不视为责善嘉语乎?惟儒门万物一体之说,实乃吾国文化价值之核心。所谓“同归殊途,一致百虑”云云,稍读《大易·系辞》、《司马谈论六家要旨》,即可知之,皆不与弟所言冲突。而《大易》之说,若与孔子”善人不践迹“,孟子“君子欲其自得"之言合观,清人莫晋以为斯三语者,可视为千古道学之指南。盖皆归本于求仁必得仁,而不失万物一体之旨也。惟今日功利喧嚣,市场至上,人心间于有我之私,隔于物欲之蔽,非特万物一体之教早已放废,即社会亦冷酷如沙漠。而百馀年来,扫荡传统,打倒孔圣,举国上下,无不醉心功利。先则斗争劫夺,暴民专制,继则猫论治国,利益至上,左右异端,风起云涌,执两用中之义早失,华贵雍容之气亦丧。而父子有亲,上下有义,朋友有信,夫妇有别,长幼有序,亦一变而为父子无亲,上下无义,朋友无信,夫妇无别,长幼无序。呜呼!人心既无安顿,伦理亦必大坏,随之而来者,则为文化秩序之瓦解,政治秩序之紊乱,此皆人所共见,鸩毒岂能不自尝!故余所汲汲从事者,则为重倡儒门成德之学,揭示生命成长大义,虽有家国天下之思,所本则为万物一体之仁。大要仍在恢复人心之同然,以重建华夏民族之文化。自信一旦步入天道下贯之价值精神正途,则吾华夏民族数千年一贯之文化,非特不与西方文明冲突,即人类和平亦多一推动力量。盖万物一体之仁,人人性分本有,既不容物我之分,又何来人己之隔?己既不欲,必不施人,文明冲突若能于根源处化解,人类尊严方可由内而外凛然彰显。

 

然今日之世界,背道而行可谓久矣,功利入于人心可谓深矣,病疴日积日烈已难治矣。或问何以见得?答曰:邪说靡滥,功利驰逐,圣学日晦,王道日熄,霸道丕猖,贪毒横流,为政者既以贪劣失信于民,为教者以鄙俗丧誉于众。清流既已不存,浊浪必滚滚而来,上下交征者,无非利矣。而向声背实,虚名宠众,举国皆是,名实淆乱,真伪混杂,古今罕见,故欲求国之不乱,岂非痴人说梦乎?尤有甚者,则为外饰智而内怀私,阳行公而阴纵欲。富强之说日滋,权诈之谋日炽。文章取名者愈多,声利谋巧者愈夥。人心沦于荒漠禽兽,遂徒靠法术以维系。滔滔滚滚者,皆杨朱之学也。而余所以长叹息者,则为人性本自光明,何至沉沦昏蔽如此?盖内心一点灵明既蔽,贪毒渍浸必日见深,即在贤达,亦不免习染,而况中人以下,岂能不病入膏肓乎?故小人多而君子少,亦势之必然矣。前函所云,余拟泛舟江湖,不与恶浊混迹,实乃积久之心志,非一时之偶发。弟或有不解,遂不得不再申耶。至于所谓我族至上,民粹大倡云云,诚如王阳明所言:“圣人之心,视天下之人无内外远近,凡有血气,皆其昆弟赤子之亲,莫不安全而教养之,以遂其万物一体之念。天下之人心,其始亦非有异于圣人也,特其间于有我之私,隔于物欲之蔽;大者以小,通者以塞,甚有视其父子、兄弟如仇仇者。圣人有忧之,是以推其天地万物一体之仁以教天下”,则又与正统儒家何涉,皆有违万物一体大义也。而余所以提倡阳明良知之说,亦欲以此为方便,重返孔子纯正之仁学,再折入现代新语境,以谋人类拯救之新径。虽不敢遽云有所得,然心志则在云霄之上矣。

 

学问贵自得,文章则期以明道。余平生作文,均以无病呻吟为戒。又每慨叹明儒杨慎,一生读书甚勤,著述亦夥,仅以数量论,即达百馀种,衡以同时诸君,则堪称明人之第一,多为后世所推崇。然求名过急,成书太速,粗疏既多,讹误亦不少。以此为戒,则当知著述者,不朽之盛事,一代之伟业,岂能不慎而又慎乎?猎名渔利,轻易出手,误己害人,祸莫大焉。故余之撰述,皆欠精审,积压虽多,仍不敢轻意汇编为册,以见诸世人。而士生今日,最要者莫过潜修蓄德,切不可急于自见,汲汲以树新义标榜,弃明道之大义,废性情之真谛,将学问经世之途,堕为个人树名之地。而遁世无闷,素心精修,折衷至道,乐天知命,何所悔耶?而余每读其人之书,则必察其行事,以辩其学之正邪贤肖,不徒炫惑于盛名,而徒为其所欺也。惜近年涉世,多犯察人之失,实乃明诸坟籍,暗于世故,所谓智慧烛照,知远而不识近,心性未臻圆融,世法始终不透也。

 

来函云霸道汹涌,活力无限,然若无王道,其势必更猖獗。而古今王道,皆不过规约方向,端正路途,否则危吝凶险,必愈演愈烈矣。盖自私之弊,终必损己害人,恶果自食,必有翻然悔悟之时。然以道抗势,非豪杰之士再出,大丈夫复生,孰人敢为?孟轲氏所谓千万人亦往者,吾惟寄望于贤弟也。勉哉!

 

专此布复    即颂

 

时绥

 

张新民

西历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

 

责任编辑:葛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