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论语点睛》之二十六:让父母放心

栏目:学术研究
发布时间:2015-09-15 14:05:07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论语点睛》之二十六:让父母放心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八月初三日甲午

           耶稣2015年9月15日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为政篇》第六章)

 

孟武伯问怎样尽孝。孔子说:“让父母只担心儿女的疾病。”

 

孟武伯,孟懿子之子,鲁国孟孙氏第10代宗主,名彘,世称仲孙彘,谥武。曾与高柴辅佐鲁哀公与齐平公会盟,曾向孔子问仲由、冉求、公西赤是否仁,本章向孔子问孝。

 

父母唯其疾之忧句有不同解释。一说,这里的“其”指父母,此句意思是:唯忧父母之疾。子忧父母之疾,当然应该,加一“唯”字,“唯忧父母疾”,似不妥;二、“其”字与“父母”重复。

 

这里的“其”应指子女,意思是:父母唯忧其疾。做父母的只担心儿女身体不好,意味着儿女别的一切都不用父母担忧。另外也说明,孝顺父母,就要注意身体健康,以免父母忧。孟武伯爱好声色犬马,孔子或以此为劝,要他保重身体,以免父母担心。朱熹《四书集注》说:

 

“言父母爱子之心,无所不至,惟恐其有疾病,常以为忧也。人子体此,而以父母之心为心,则凡所以守其身者,自不容于不谨矣,岂不可以为孝乎?旧说,人子能使父母不以其陷于不义为忧,而独以其疾为忧,乃可谓孝,亦通。”

 

《孝经开宗明义第一》:“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於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将爱护自己的身体视为孝道的开端和基础,可见儒家对身体和健康的重视。立身行道扬名后世,都离不开一个身体的健康呀。

 

根据这一标准,“二十四孝”里“恣蚊饱血”、“卧冰求鲤”的故事就属于愚孝。吴猛年八岁,家境贫困贫,床上没有蚊帐。每到夏天夜里,蚊子很多,吴猛任凭蚊子来叮咬自己,而不驱赶,以免蚊子去咬父母亲;王祥的继母想吃鲜鱼。当时是冬天天寒地冻,王祥脱下衣服,躺倒冰上,融冰求鱼。

 

这类愚痴的尽孝方式,不科学,不可取,严重伤害身体,也会伤了父母之心,貌似孝,实非孝,因为从根本上违背了孝道。

 

《论语-泰伯》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也正是说曾子的不敢毁伤。

 

当然,“不敢毁伤”与明哲保身一样,与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不矛盾。孟子说:“可以死,可以不死,死伤勇。”“可以不死”的情况下,应该明哲保身,保护身体不被毁伤;在生命和道义“二者不可得兼”的时候,则应该舍生而取义。成仁取义,孝之大者也。

 

责任编辑:葛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