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纪】《论语》略说

栏目:经学新览
发布时间:2016-10-25 21:53:17
标签:
丁纪

作者简介:丁纪,原名丁元军,男,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山东平度人,现为四川大学哲学系副教授。著有《论语读诠》(巴蜀书社2005年)《大学条解》(中华书局2012年)等。

《论语》略说

作者:丁纪

来源:“钦明书院”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九月廿二日乙亥

          耶稣2016年10月22日

 

 


   

胡籍溪跋朱子所定《上蔡语录》,记上蔡先生一事曰:

 

上蔡监西竹木场,朱子发震自太学往见之。坐定,子发曰:“震愿见先生久矣。今日之来,无以发问,不知先生何以见教?”先生曰:“好与贤说一部《论语》。”子发愕然,意日刻如此,何由俟其讲说?已而,具饮酒五行,只说他话。及茶罢,掀髯曰:“听说《论语》。”首举“子见齐衰者、冕衣裳者与瞽者,见之,虽少必作;过之,必趋”《论语》总章二一四,又举“师冕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子张问曰:‘与师言之道与?’子曰:‘然,固相师之道也’”《论语》总章四一九:“夫圣人之道,无显无微,无内无外,由洒扫应对进退以至于天道,本末一贯。一部《论语》,只恁地看。”

 

上蔡此论,亦发程子之意而已矣。《遗书》卷一三,条九:“洒扫应对便是形而上者,理无大小故也。故君子只在慎独。”卷一五,条四一:“凡物有本末,不可分本末为两段事。洒扫应对是其然,必有所以然。”条七五:“圣人之道,更无精粗,从洒扫应对与精义入神,通贯只一理。虽洒扫应对,只看所以然如何。”上蔡乃祖乎此意也,然朱子谓其于程子之意,以及子夏《论语》总章四八二之意,皆不免有误解。

 

  


朱子乃下两种分辨:一有“圣人分上事”与“圣人教人事”之不同,“惟圣人,道头便知尾、下学便上达;若教学者,则须循其序也。”《语类》卷四九,“《论语》三十一·子张篇·子夏之门人小子章”,条五如“有始有卒”,乃圣人分上事;而如洒扫应对,则为圣人教人事也。二有事与理之不同,“事有大小,而理无大小。事有大小,故其教有等而不可躐;理无大小,故随所处而皆不可不尽。”同上,条一一故自理以言之,“洒扫应对与精义入神,皆有所以然之理”同上,条一三;自事以言之,则“洒扫应对是小学事,精义入神是大学事”同上。针对上蔡“无显无微,无内无外”之说,朱子乃曰:“自然有大小”同上,条六、“却是有本末小大”同上,条七、“乃是有本末小大。在学者,则须是由下学乃能上达;惟圣人,合下始终皆备耳。”同上,条二〇则于彼“无本末、无大小”之论,谓之躐等前引条一一固可,谓之启逃禅之弊抑亦可矣,故曰:“如今人说道,爱从高妙处说,便说入禅去,自谢显道以来已然。”卷一〇一,“谢显道”条三四

 

籍溪所记上蔡“茶罢掀髯”云云,《语类》一条,亦见朱子觉此为不满人意处:“……(郑)毂尝云:‘曾见上蔡每说话,必覆巾掀髯攘臂。’方录云:“郑毂言:‘上蔡平日说话到掀举处,必反袖以见精采。’”某(可学)曰:‘若他与朱子发说《论语》,大抵是如此。’曰:‘以此语学者,不知使之从何入头!’”卷一〇一,条一二掀髯攘臂之类,乃是他“后来‘矜’依旧在,说道理爱扬扬地”同上,条四,不能得其坦然平易也。

 

若今我亦一效上蔡,于茶余饭罢通讲一部《论语》,思来想去,或仍只会讲其首章:“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而曰:“学而时习之”所以有不亦之说者,在“下学而上达”。“学”惟下,故能“不耻下问”者最足当学者之称,而彼耻虚心下气为问者,其能肯于学乎?然而不能上达,则亦不得其说矣;不得其说,以学为苦者有之。张子曰:“上达反天理,下达徇人欲者与!”《正蒙·诚明》,条一五不上达,则下达,则又不但苦于学,将以其素抱如此而甚有害于学矣。欲上达以造乎天理之域,则惟“时习之”而已矣。

 

朱子说洒扫应对,亦用“下学而上达”相与对应见前引《语类》卷四九,“子夏之门人小子章”条五;同上,条二〇等。既以格物穷理之旨言下学,谓“所以然者,亦只是理也;惟穷理,则自知其皆一致。此理惟延平之说与伊川差合,虽不显言其穷理,而皆体此意”同上,条一三,学以穷理,而学之道则在乎格物,此义上蔡不与焉。而又曰:“如云‘下学而上达’,当其下学时,便上达天理是也。”同上,条九又曰:“古人初学,只是教他洒扫应对进退而已,未便说到天理处……只是要他行矣而著、习矣而察,自理会得。”同上,条四又曰:“人只是将上达意思压在头上,故不明子夏之意。”同上,条三要说、要上达,却不用说、上达意思压过“学而时习之”,恰要用“学而时习之”时时压着一味要说、要上达之心,渐而松活,渐而融释,说与上达,乃在自然、在不期而然中。

 

注:陈廷湘教授尝约暑期往德阳文庙为一讲,迄不果行。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