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21)

宋胡宏曰:“天下之道有三:大本也,大几也,大法也…治之大本,一心也;大几,万变也;大法,三纲也。”(《知言》卷五)心即王心。万变散在事,王心缘纪纲而加焉。王心在,则纪纲正;纪纲正,则万事明。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20)

董子曰:仲尼之作《春秋》也,上探天端,正王公之位,万民之所欲;下明得失,起贤才以待后圣。故引史记理往事,正是非,序王公。史记十二公之间,皆衰世之事,故门人惑。孔子曰:吾因其行事,而加乎王心焉。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19)

春秋为礼义之大宗。孔子之作六经,其书虽殊,其道则未尝不同条共贯也,其折衷则在春秋,故曰志在春秋。春秋为改制之书,包括天人,而礼尤其改制之著者。故通乎春秋,而礼在所不言矣。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18)

王夫之曰:法备于三王,道著于孔子。盖孔子斟酌三代之制,作春秋新制也。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盖夏时最得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之宜,殷辂最朴素无饰,周冕华而不靡,虞乐韵舞尽善尽美也。春秋传言“大辂越席,昭其俭也”,孔子言“麻冕礼也,今也纯”。

【尔雅台】董仲舒天人三策(三)

盖闻“善言天者必有征于人,善言古者必有验于今”,故朕垂问乎天人之应,上嘉唐虞,下悼桀、纣,浸微浸灭浸明浸昌之道,虚心以改。今子大夫明于阴阳所以造化,习于先圣之道业,然而文采未极,岂惑乎当世之务哉?条贯靡竟,统纪未终,意朕之不明与?听若眩与?夫三王之教所祖不同,而皆有失,或谓久而不易者道也,意岂异哉?

【尔雅台】董仲舒天人三策(二)

制曰:盖闻虞舜之时,游于岩郎之上,垂拱无为,而天下太平。周文王至于日昃不暇食,而宇内亦治。夫帝王之道,岂不同条共贯与?何逸劳之殊也?

【尔雅台】董仲舒天人三策(一)

武帝即位,举贤良文学之士前后百数,而仲舒以贤良对策焉。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17)

大一统者,通三统为一统也。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此言礼制沿革。礼制者,礼乐刑政之法式耳。其沿革要旨,通三统是也。盖周之治天下,使己之新统通于夏殷之二统,博采旧制而择其善,以成新一代之治法,蔚然大观也。故王者通三统乃最佳治理经验,而无治道···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16)

论语开篇曰:学而时习之。所学者何?朱子《论语精义》引范氏言曰:“学先王之道,将以行之也。”先王即圣王。先王之道,即二帝三王治天下之道,所谓王道是也。王道即天道,非是另作一个道,圣王与天地参而已矣。诗曰“维天之命,于穆不已”,并非是一个外在的静固的造物主视角,而是一个生生不已的演化视角。故志在学,而参天地也。《礼记···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15)

古人言政教,犹今人言治理。政者,治理之乾道;教者,治理之坤道。乾作大始,坤作成物。王道治理,亦当是政、教并建。故曰:为治之道二,政与教而已。政有纪纲,教有枢要。为政而振其纪纲,为教而撮其枢要,治道张矣(丘濬语)。又荀子曰:君师者,治之本也。君主政,师主教。政教一体以治民,可大可久之道也。书曰:惟天生民,有欲无···

【沈海波 瞿蒙蜜】《论语》“学而时习之”详解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是《论语·学而》首段首句,为世人所熟知。对此句的解释,以三国时期学者王肃的观点最为通行,他认为“时者,学者以时诵习之。诵习以时,学无废业,所以为说怿”。自古及今,学者们的观点都与王肃大同小异。如邢昺《论语注疏》曰:“言学者以此时诵习所学篇简之文,及礼乐之容,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所以为说···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13)

治道者,治天下之大道也。天下乃人之位(人即人类全体之“共同体”),天地人三才,人位乎中。无地为万物总名,人为天地合德。故曰: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董子曰:“春秋之所治,人与我也。所以治人与我者,仁与义也。以仁安人,以义正我,故仁之为言人也,义之为言我也…是故春秋为仁义法。”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12)

道有小大。论语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而易之为书,乃所以“探赜索隐,钩深致远”者也。故曰:其道甚大,百物不废。又曰:夫易广矣大矣。大哉,易之为书也。故学易者决不可自安于小。易道本大,从而为之说者乃反小之,是不可以不简也。又当知:不易,故大是显其理之常,体大也。变易,故大是显其气之变,相大也。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11)

董子曰:人于天也,以道受命。(《顺命》)圣人体道之全,正在一部《周易》。易之兴也,周之盛德邪?当文王之事,其道甚大,百物不废。惧以终始,其要无咎,此之谓易之道也。(《系辞》)太史公自序“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10)

生态会失衡,春秋谓之灾异。在天地这个大生态系统中,一旦五行这种相互生成和相互制约的结构被破坏,整体的平衡就会出现问题,在人谓之生病,在天地即是灾异。董仲舒曰:“天地之物有不常之变者,谓之异,小者谓之灾。灾常先至而异乃随之。”(《必仁且智》)前者如螟、虫衆、御凛灾、新宫灾、蒲社灾之属,后者如日食、月食、地震、大水···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9)

兹说治道。系辞曰古者包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於天,俯则观法於地。治其道也。天地即宇宙,四方上下曰宇,往来古今曰宙。天地是以体位言,宇宙是以时空言。系辞曰天地之大德曰生,序卦曰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天地之道在生生也。元始即以生化言,故易曰大哉乾元。春秋贵乎元而正始,而生生,生生之谓易也。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8)

隐公元年,经文六十三个字,而大义无尽。故上面「述解」篇幅较长,以章其要。主要谈了二个点:一是隐公元年纪纲崩乱,而孔子托于隐公“让心”;二是春秋书法,属辞比事,由例及义,以著常变。然此还未达乎春秋大宗,孔子元年之志,不尽于此。

【徐曦】方山語類小引及卷一、二

方山先生語録傳世者,有明嘉靖甲寅東吳書林刻先生《文録》收《紀述》一卷,分上、下篇,半頁十行、行二十字;又萬曆中陳繼儒編《寶顏堂秘笈》本,題“薛方山紀述”,不改卷目,沈中英、岳駿聲合校,半頁八行、行十八字,民國時商務印書館《叢書集成初編》本據以排印;又清道光辛卯曹溶輯《學海類編》本,題“方山紀述”,析原上、下篇各爲···

【尔雅台】春秋散思录(读董氏五篇)

吾人好言天下,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也。

【尔雅台】春秋经通义&隐公元年(7)

马一浮先生曰:春秋天子之事,即圣人之事,拨乱反正,用夏变夷,皆是用道而已。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四夷交侵,灾害并至,此危亡之道也。公羊家谓春秋借事明义,此语得之,犹释氏所谓托事表法也。董生谓之因行事加王心。王心者、即义也,理也。邪说暴行,弑父弑君,此何事邪?孔子无位而托二百四十年南面之权,一以义理载之而已。二百···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