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香椿·甜椿·臭椿 ——最没用的,为什么最长寿?

椿,一般城里年轻人知道香椿,而不知有甜椿。更不知有臭椿。现在人对草木之名,已经陌生到仅剩下吃的了。常见年轻人在公园野外,奔跑嬉耍,攀折摄影,对身边草木之名,却惘然无所知。建议公园乃至野外树林,应多悬挂草木知识牌,供人辨识。那些有毒的草木,尤其要提醒游人注意。

【许石林】茵陈:值得飞到北方去吃一碗,过季要等一年

乡谚:“正月的茵陈二月的蒿,三月割下当柴烧。”茵陈在正月里发芽,嫩芽灰白色,此时采下来晒干,色尤白,所以也叫白蒿。

【许石林】城市有“非常病”,故乡有“平常药”

刚刚给出版社编完一本写故乡的文字。书名就先不公开了。请理解。由于这篇跋是以日前的一篇文字《孝子可不可以在丧礼上演唱》起头的,所以,发出来,算是那篇文字的后续。请指正!

【许石林】孝子可不可以在丧礼上演唱?

有的说,孝子在居丧期间,不应该演唱;有的说是酬神娱亲,可以唱;有的说答谢乡党亲朋,可以唱;有的说,蓝天的祖父年龄最少八十岁以上,算是民间所说的“喜丧”,演唱无妨……

【许石林】日本人为什么说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超过了王羲之的《兰亭序》?

姚安民先生是我父亲的好友,其人其书,深得我父亲的喜爱,以为不尚奇谲,不趋时俗,不以媚求宠,望之如见太古之民之风,稳重端方,朴实质直,似可接前人之德。

【许石林】她在元宵节偷了皇帝的金杯,却得到皇帝的赏赐,只因为她回复得好

很多时候,现代人没有古人好玩。比如过“元宵节”,现代人心里没有过节的内容,因此,现代人过节其实就是不过、不会过、不过就是过。基本上,这个富含文化内容的节日,在现代城市、越是发达的城市,跟死了差不多。仪式没有了,只剩下一个空洞的概念,你不往心里去,就真一点意思都没有。

【许石林】你们批评“郭巨埋儿”、“割股疗亲”算什么本事和发明?

郭巨埋儿与割股疗亲一类,是古人用极端的故事讲道理,概非此不能穷极其理、不能道尽绝德,尤其是在古代的条件下,非此不能达到有效传播。

【许石林】在你对传统风俗的鄙夷和漠视中,你不知道生活流失了什么

关中东府渭南一带,过红白喜事办酒席待客,有一个老讲究:有的亲戚回家前,会发现在主人的回礼中,会多出一碗菜,附带几个白小馍,等于是额外回礼。这碗菜和馍,包含着一个意思:请没来吃酒席的老人尝尝味儿。所以,这不是给家家都回的礼,而是给家里有老人的亲戚的特别的赠礼。

【许石林】对联旧了、福字破了,如何将“福”撕掉却没有心理负担?

临近元宵节,想起去年元宵节写的一篇短文——《对联旧了、福字破了,如何将“福”撕掉却没有心理负担?》

【许石林】说起民俗,闹元宵、耍社火,请别的省自觉往后靠靠,给河南让开!

过年讲究和睦和气,可是,河南灵宝阳平镇有两个村:东常村和西常村,却是相互骂着过年、闹社火的。每年的正月十一到正月十六,这两个村,各出奇招,到对方村上挑衅开骂,从对方祖宗十八代开始骂,一直骂到当街站着的活人。

【许石林】过年,被严重低估了文化价值的陕西礼馍制度

渭南地区人性质直朴厚,大致还保留了这些古老的美好风俗。历史上,从宋代朱熹到清代顾炎武,籍贯外地的前辈君子圣贤,都很欣赏我们陕西人的性格。秦人普遍有坚刚不易之先天性格——大儒朱熹说秦人有刚德,刚德是成为圣贤的天资之德。也就是说,随风更易、乖巧灵敏的性格,不见得有什么不好,但不是圣贤之德的天资。

【许石林】背诵这篇300多字的八股文,能解决高考作文所有问题

邹国与鲁国为邻,鲁强大,邹弱小,经常发生边境冲突。有一次,鲁国进攻邹国,抢掠财产,还杀死了不少人,其中有33名邹国的官员即干部被杀。

【许石林】不能写对联的文科生,你一定读的是假文科

对联这种文体极可爱,它通俗但绝不简单。能让人喃喃吟咏或高声朗诵的对联尤其好。

【许石林】你知道现在谈传统和旧礼俗有多危险吗?——独生子女婚后先到谁家过年

风俗习惯并非随时随地适应顺遂于任何人,可以说,之所以是风俗习惯,就在于它在执行过程中,会裁抑个人的行为和情感,这种裁抑是强迫性的,且从未停止。这正是风俗习惯的价值,简单说,就是取大多数之宜,方便大多数。

【许石林】粥有十德——你不知道每天喝粥有多好!

曾经用暖水瓶做粥,其法为:开水不要灌得太满,将生米放进去,盖上瓶盖儿,放一晚,次日早晨,倒出,生米已经变成晶莹鲜白的粥!不知道这样做究竟好不好,作为单身汉,或野外生活的权益之计,试试可以。我曾经在大学宿舍用这个办法做黄豆,很成功!

【许石林】一段不应忽视的历史:孔德成差点当了汉奸

蒋介石为什么如此急迫又紧张地转移护送孔德成?因为“卢沟桥事变”以后,日军全面侵华,全国的抗战形势陡然严峻。山东是日寇重点攻占的战略要地,当年年底就入侵鲁南地区,曲阜的沦陷,已成不争的眼前现实。一个清朝末代皇帝溥仪,被日寇拐骗到东北,成立了伪满洲国,弄得当时的国民政府十分被动。

【许石林】你死我活——文学什么时候成了法律的敌人?

以往十多日,南北奔驰,日程紧张,公私之事繁密,旅途匆匆零星于朋友圈对“张扣扣案”一审辩护律师邓学平先生的辩护词及其在读者中的反应做了些评论,现整理如下,乞方家赐教。

【许石林】那些不识字的文化老人,快绝迹了

我越来越庆幸自己的年龄,使我在自己年轻的时候,能接触到一些老年人,尤其是那些农村的老年人。这些被我称为可以收藏的老人,有两个表面特征,一是年龄今天大都在80岁以上,二是大都不识字,或识字不多。在我看来,他们是不识字、没读过书的文化老人。

【许石林】有关耶诞节的马后炮(外二则)

有关过不过耶诞节,想起一段大半年前的笔记来——昨日见某群有学者诋佛老,滔滔不绝。因思读华阴王山史书,记前贤先儒亦有礼佛老者——邵尧夫见佛则拜。

【许石林】辩论不过黄道周,崇祯帝怒斥:“一生学问只办得一张佞口!”

辩论不过黄道周,崇祯帝怒斥黄道周:“一生学问只办得一张佞口!”闻此言,黄道周豁出去了,高声争辩:“忠佞二字,臣不敢不辩。臣在君父之前独独敢言为佞,岂在君父之前谗诌面谀者为忠乎?”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