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你还不如说陕北就是蛮夷、不通王化哩

岂不知古人云“优言无邮”?即从前以儒家文化为正统价值的传统社会,一直以来包容一种对儒家的主流价值的调侃甚至近乎亵渎捉弄的东西,都因为一个“戏”字,得以生存,比如戏曲,既承担着儒家高台教化的功能,又同时不规律地夹杂着对儒家价值的调侃乃至近乎反叛。陈忠实大概不会质疑王宝钏吧?王宝钏三击掌断绝父女情,不就是反叛儒家礼教···

【许石林】趾高气昂地践踏礼俗传统,高举“现代性”才是不折不扣的迷信

轻易地把生产和销售纸人、纸马、纸房、冥币等定义为“封建迷信”,是草率的,没有认识到中华传统风俗礼仪尤其是丧葬祭祀的深义和作用。那种动不动就追根溯源,如考察纸币所产生的历史以证明烧纸钱并非中华古礼固有之俗等等,而不是从义理上体察领会其中精神价值的,貌似科学求实证,实则最迂远不经。

【许石林】还迷信补课?农村识字不全妈妈手抄唐诗三百首,将两个儿子培养成国学才俊

刘氏昆仲,九零后生人,出身河南项城农村,父母务农打工,识字不多但皆仰慕文化。刘父外出打工,每返乡,必携带从各地拣拾之旧书杂志回家。刘母仅小学四年级学历,曾见本家长兄家中有《唐诗三百首》,虽不尽识读,但用记账白纸本,仔细照描照画,把整本《唐诗三百首》照样抄描一遍,教二子念诵。

【许石林】给狗用人的餐具吃饭?摔死她的狗,让她守寡去!

复:吹个牛:要是在我跟前,必摔死这狗,让那婆娘守寡去!这在过去是常识。《礼记·曲礼》云:“毋投与狗骨。”连人吃饭时,都不应该给狗扔骨头,何况与狗同食!我曾应邀去蛇口一富人家吃饭,他家的宠物狗习惯了人吃饭时蹭骨头,我严肃地说不可以!他们把狗关在别的屋去了。蛮夷无礼,该教训就教训。

【许石林】呼吁:大灾当前,乘人之危、趁火打劫发国难财者,就地正法!

这就是乘人之危、趁火打劫,发不义之财。我宁可淋雨,也不能服从这种行为。当时我就想:一个文明社会,一个良心企业,恰恰应该在此刻降价,而不是抬价。我的想法,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地方实现了,请读者赐告。是的,理想的文明社会是遇灾降价,体现与国同体,仁义礼的高度;一般的平庸社会,即便是不降,也不应涨价,此可理解为行其素行···

【许石林】仁者寿 ——不仁者虽年高不配称寿

宋张商英《护法论》:“圣人创法,本为天下后世,岂为一人设也?孔子曰“仁者寿”,而力称回之为仁,而回且夭矣。岂孔子之言无验欤?盖非为一人而言也。”圣人云“仁者寿。”前人之注解备矣!今姑为一说曰:仁者曰寿,不仁者曰活。不仁者虽年高不配称寿。

【许石林】别抬举我!我没有能力挑拨复旦大学与四川大学、华东师大的关系

朱刚或才学不足、或偶尔失手、或像许枫说的如孝子哀毁不能成辞(《刚害的是文病,宜文治,不宜武攻》见公号“论语枫解”)……都可以理解。错了就是错了,低劣就是低劣。错了可以改正,低劣可以高明,学而而已嘛。儒家圣人从不以无过示人,而以更过为宝。故曰闻过则喜、见贤思齐、从善如流。其有过也,如日月在天,人皆见之;及其更也,如···

【许石林】华东师大的文言写作,能甩复旦大学多少条街?

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的短文引爆话题:文言文写作成为热门。昨天的公号文中说,以区区不才之孤陋寡闻,仅从宋代文学作品编选的版本上对比,感觉四川大学中文系的版本,从序言、注释、点评都高出复旦大学中文系首席教授王水照版本很多。

【许石林】生娃,不必算经济账,应该算文化帐

李竞恒博士撰文《儿童在古代被视为“小成年人”,“童年”乃是近代人为发明》。深有同感。中国向来儿童教育,一开始即教其老成之学。不像现在,花花草草、猫猫狗狗的,就是不学人。教育,教就教文言。白话,还用教吗?古人说:文风卑下,皆由书理不明。士习不端,亦因书理太浅。

【许石林】捐钱多,并不能一定说明你会做慈善

在某慈善活动颁奖会上应邀讲话,我说:各位有能力做慈善的人,就是俗话说的有钱人,做慈善就是兼济天下,利他、达人、做功德,也就是古人说的富而好礼之人。非常令人敬佩!但是,看资料显示,各位没少捐钱,但捐钱多并不能一定说明你会做慈善,不能说明你们把用于做慈善的钱的作用,发挥到效果最大化。你们应该像你们擅长的做生意一样···

【许石林】婚庆,拿多少新婚夫妇、双方父母辈当猴耍?

看到一条海南乡下婚礼视频:新娘与婆家门口下车,刚下过雨,道路泥泞,婆家几个妇女急忙用蛇皮袋子铺垫,前后倒换着让新娘踩着一步一步走。抖音视频下面,几百条评论留言,很多人嘲笑新郎家铺不起红地毡。现在的人真是不读书、没文化还不知谦虚请教,反不知羞耻地以自己为标准,轻易发问,浅薄愚蠢,无知骄横。

【许石林】现代人的所谓婚礼不能称为礼,因为无礼,只能称为秀,香港人念:婚骚

某抖音号展示一幅明朝奸臣严嵩的字,不做评论,而留言区许多评论赞美其字,甚至有因此不相信严嵩是奸臣的,更有巧伪之人为其辩解,一时误导视听,人心轻薄者,厌恒常而喜逐新求异,许多人被恍然大悟、醍醐灌顶似的误导了。那些轻易被误导的人,并不坏,他们身上不乏天然的、未被尽泯质朴良心,这种质朴是他们活着的底气,他们永远都成···

【许石林】孔子“携子抱孙”说

2009年9月27日晚,我陪古琴老师王鹏、杜大鹏两位先生一行,从北京连夜开车6个多小时,赶到山东曲阜,参加28日举行的曲阜祭孔大典。在上午的典礼上,两位老师在孔庙大成殿前抚琴——这是不是数十年来首次在曲阜孔庙抚琴,我不知道。下午,我们一行去孔林参观,拜谒历代衍圣公。在第64代衍圣公坟前的祭桌上,我捡了一把饱满的橡树种子,孔···

【许石林】你们用“三星堆”考古,难为不了中华传统文化

你所见者,皆为对待传统文化价值上的争论。他们不论有无能力,大多是一副研究者的架势,或者说假装研究者的架势,这种架势很恶心,再动人的先贤言语事迹,也感激不了他们。其心既伪,其言也狡,其行僻且坚,其中貌似读书有学问者,不过记丑而博,顺非而泽。所以说,不必与之辩,只合与之互怼。得罪他们也不怕,讨好他们有何益?

【许石林】以“物本乎天,人本乎祖”这八个字,处理人与地自然、人与人的关系,就能···

什么叫“俗美于下”呢?经过了几千年历史,民族也有一个不断交流融合、彼此学习的过程。我们古人的理想是“一天下,同风俗”。在这种理想下,岭南地区虽然不是文化的中原区,但是岭南地区却有着跟中原文化完全一脉相承、浑然一体的风俗。

【许石林】多少楼台烟雨中——赖香根诗集《链接》序

赖香根兄的诗将结集出版,承蒙抬爱,嘱我为序,敢不从命。

【许石林】被叙事绑架、被表达挟持、被现代蛊惑,将让中国舞蹈走向死亡

所谓“现代舞”,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跟随无厘头、无病呻吟、故弄玄虚的“现代音乐”而起的——所谓潮流所及,必然会波及并影响所有文化艺术门类,各艺术门的妖怪们会应运而生,舞蹈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许石林】黑格尔批评《论语》虚伪?你确定不是邓晓芒说的?

某友发来一段视频,视频中人说测试一个人是否有做学术的性格心理等等,他朗读了一段据说是西方哲学家黑格尔写给朋友的信,信中批评《论语》不是哲学、虚伪。看看读到这封信的人是愤怒还是冷静,如果是愤怒,就不适合做学术,因为其封闭、不开放云云;如果是冷静,大概就适合了。

【许石林】院士不要脸,打全社会的脸

面对层出不穷的怪异世相,人们的反应无非两种:一种是含笑不屌;一种是含屌不笑。许多人给我发短视频:某脊梁级院士在接受采访中植入广告,严重违反什么广告法。我对此含笑不屌,一点儿也没感到惊讶。

【许石林】这些人可比窃电瓶车可坏多了,他们是毁根本而窃天下

人在世上混,若侥幸得名得利,此天怜也,派谴愚庸以供养我,酬我前世所积之功德,故我内心须明白天心,不能飘,以为自己真有能耐,用敝乡俗话说:“别把运气当本事。”今天的名人收割愚庸韭菜,却都认为是自己的能耐,此负心欺天之妄,难怪频见荣福消亡、人设崩塌。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