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湾】虽多危苦,未堕虚无——读《活着——致飞花》

冬平此诗,掘发美感,自不待言;能否救赎飞花不幸之短命,收莎翁“斯文不磨,汝命不朽”之效,则问诸上天与来兹。至于区区,吟咏之间,惟觉纡䋡婆娑,回肠荡气,类乎屈子“曾歔欷余郁邑兮”之怀者爰得发抒,如我私心之所愿也已。

【王瑞昌】挽余敦康先生

擔道義,出危言,豪氣淋漓真右派。著文章,掘理窟,玄思奧衍正英名。

【王瑞昌】悼念余敦康先生

余先生无疑是中国哲学史领域之大家。人一生要做出点成就是非常难的;天赋、体力、家庭、政治、社会环境,缺一不可。区区相信,如果生逢其时,凭余先生之才智,是完全可以成为一流哲学家的。他饱经苦难之余,在学术上有如此建树,已经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不是一般人可以企及的了。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