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7-06-05 20:33:56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五月初九日辛酉

           耶稣2017年6月3日

 

 

 

一些学者为了宣传传统文化,讲荒诞之事,举虚假之例,怪力乱神,神神叨叨。这在儒家是绝不允许的。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不诚无物,不诚就有违天道和人道。故无论动机、目的多么善良崇高,都不允许撒谎。

 

撒谎不义,任何戏言妄语皆不义。孟子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这是一大儒戒。一切不实之言,都属妄语戏言,都是不诚不义。圣经无戏言,圣人无戏言,故特别值得信奉、敬畏。讲事荒诞,举例虚假,怪力乱神,神神叨叨,都属于妄语戏言。这种人必非儒门中人,纵自称儒生,不配为儒。

 

最近,女德讲师丁璇以武警肩扛火车的鬼话来赞美男德,沦为笑柄,广大儒生当引以为戒。真是道德的基座,任何道德模范和榜样必须三真:一是事迹真实,不能弄虚作假;二是真正,不能歪门邪道;三是真诚,不能居心欺哄。这三点来不得一点方便,讲不得一点权道。

 

百年来知识群体妄言妄语特别严重,所言或不真,或不正,或不真又不正,都属于妄语。妄语误人害人,更误己害己。知识群体在恶化社会、恶化政治的同时也深度恶化了自身命运。对此,儒家群体更要引以为戒,做一个真人正人正能量的人。

 

真正二字,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一些人愿说正理,但举例多虚假,言事不真实,这是诚正功夫不行;一些人愿说真话,但观点不正确,思想不正义,这是格致功夫不足。两者有一,便成妄语;两者合一,便是大妄语。唯我君子发言,事真理正,质诸鬼神而无疑。

 

儒者发言,要对自己负责,要对听者负责,对天下后世负责,归根结底是对良知负责,除了戒绝妄言妄语,还要力求中正。偏则不中,不中肯;歪则不正,不正确,不正义,都是非理之言,都不宜出口出笔。凡是非理之言,无论社会影响如何,是否误导他人,都会误了自己,耽误自立自达。

 

或认为儒家也说“圣人以神道设教”,自我要求不会那么严。殊不知,儒家“圣人以神道设教”与宗教的神道设教,含义、内容和解释大不同。《易经•观卦》:“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

 

这里的神形容天道之神,并非指鬼神上帝。天道大中至正,四时不忒,天下观仰,何其神哉。故圣人观天道之神,宗天道而教。这与宗教利用鬼神作为施教手段,性质大不一样。关此,历代大儒自有正确的解读。

 

《易经•观卦》:“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张载《正蒙》解释:“天不言而四时行,圣人神道设教而天下服。诚于此动于彼,神之道与!……天之不测谓神,神而有常谓天。”

 

王夫之《张子正蒙注》进一步解释:“《观》之象曰神道设教,非假鬼神以诬民也,不言而诚尽于己,与天之行四时者顺理而自然感动,天下服矣。天以化为德,圣人以德为化,惟太和在中,充实诚笃而已。”可见,儒家绝不会搞宗教式的“神道设教”,假借鬼神以欺蒙人民。

 

程颐周易程氏传注:“圣人见天道之神,体神道以设教,故天下莫不服也。夫天道至神,故运行四时,化育万物,无有差忒。至神之道,莫可名言,惟圣人默契,体其妙用,设为政教,故天下之人涵泳其德而不知其功,鼓舞其化而莫测其用,自然仰观而戴服,故曰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

 

马一浮说:“易言神道者,皆指用也。如言显道神德行,谓其道至神耳。岂有圣人而假托鬼神之事以罔民哉?设教犹言敷教耳,绝非假设之意。”天道运行四时,化育万物,无有差忒,故谓之神。神道设教,意谓圣人体天道之神而设政教,以敷教化。这就与宗教的做法截然不同。假托鬼神以设教,对于儒家来说,属于妄语,大不义。

 

或引用荀子“君子以为文,而百姓以为神”之言为宗教式神道设教辩护,无效无效也。此言是《荀子天论》中论及祭祀求雨、卜筮决事之事时所说,接着说“以为文则吉,以为神则凶也。”君子视祭祀卜筮为一种文化和制度,百姓则神乎其事。很显然,荀子不会赞成儒家宗鬼神而教,利用鬼神搞宗教活动。

 

注意,绝不允许宗鬼神而教,以鬼神设教,绝不允许以造假的手段造福,以不良的方式行善,这是儒戒,不是宗教戒。神神叨叨故弄玄虚,利用鬼神之说传播教义,这在宗教,在所难免。连佛教也视之为方便法门,故有“方便出下流”。

 

姑不论现在儒家无权无位,即使以儒立国,儒家治国,也不会强宗教之所难,强令它们向儒家看齐。所有宗教言论信仰自由,索隐行怪自由,只要守住出世法的本分,不干政,儒家就不干涉。对于佛道两教,还会予以相当的尊重。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