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7-08-05 09:26:18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闰六月十三日癸亥

          耶稣2017年8月4日

 

 

反儒派有没有为政、为师的资格?我的回答非常明确:没有。

 

为政以德,导以德齐以礼;为师有范,传道授业解惑。学而不优,不可出仕;学而无成,不可为师。反孔反儒,自绝于君子之学,自绝了上达之路,也就自动丧失了为政为师的资格。孔子曰:“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岂有小人而可为政为师哉。

 

不仅此也,作为中国人,反孔反儒还是最严重的欺师灭祖,是最不可饶恕的文化弑父。孔子证“性与天道”之全体,祖唐虞殷周之隆盛,集儒家思想之大成,无愧于“万世师表”、“大成至圣先师”和“天下文官祖,历代帝王师”和“民族魂”等赞美;儒家是中华文化的支柱和核心,是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

 

反孔反儒,便是反圣贤、反师道、反文明、反中华。如此之人,若非佛道中人,便是小人劣类,非愚则恶。即使是好人,也很有限;即使是志士,也很愚蠢。至于佛道中人,立足于彼岸世界,立志于成仙成佛,同样不宜为政为师。反儒派不宜为政为师是我的一贯主张。去年,我曾经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说:

 

“校有校风,师有师范。教师若不合格,校风必然不良。反孔反儒者,为师必不合格,必然误人子弟,误导社会。正常必不反儒,反儒必不正常,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和反动。这个定律,普遍适用于古今。

 

反儒分子享有言论自由,没有为师资格。所以,应该保障反儒分子的言论自由,不能让他们因反儒而受法律惩罚;必须剥夺反儒分子的教师资格,不能让他们传授歪理,误人子弟。

 

教师负有传道解惑之责,不反儒应是底线。主动清理教师队伍,劝退不合格者,各学校有责,教育部有责。乱曰:只要反儒,必然不仁。或洁其身,已乱大伦。不配为师,不能育人。宜出世间,与鸟兽群。”

 

日前有某大学教师被清退,或谓其被清退原因是批毛氏反极权。东海大为敬佩,正拟为之鼓呼,友人转来其人几则微博,一看欲呕。其人微博自称梁惠王,未免太自我抬举了,比梁惠王的儿子都差远了。梁襄王何至于污言秽语地诋孔侮儒哉。如此无知无畏,与毛鲁一路货色。若是儒家为政,也当剥夺其教师资格。

 

有儒友因此对我提出严厉批评,谓“‘儒家为政,亦剥夺其教师资格’与该校如出一辙,令人对儒家为政立生幻灭之感”,认为东海“必欲陷儒家于不义而后快”,谆谆告诫:“既读圣贤书,当明是非,有爱憎,坚守人文价值与人道精神,绝不做歌德派,给权势者捧臭脚,为肉食者抬轿子!”

 

直言批评,大义凛然,真诚可感,厚意心领。然我仍然坚持拙论无误。一个人能够反极权,当然值得敬佩和表彰,但不能因此忽略其反孔反儒的愚昧,承认其为政为师的资格。反儒派都没有为政为师的资格,反极权者也不例外。功归功,事归事,不能因为有功,就任凭其误政误民或误人子弟。

 

需要说明的是,从政界和教育界驱逐反儒派,并不对言论自由构成侵犯。有一个流行已久的误会:以为言论自由就是任何人任何胡说八道都可以不受追究。殊不知,言论自由指的是,国民有权自由表达各种意见和想法(特指高价值的言论),即使言论错误,不会触犯法律。依据政治纪律和教师守则,对发表错误言论的官员和教师进行处分,与言论自由无关。

 

余东海

201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