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7-08-07 12:12:18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闰六月十五日乙丑

       耶稣2017年8月6日

 

 

 

读书好,关键在读好书。如果读的是问题书,邪书毒书,又没有经学修养,那就难免成为问题人甚至邪教徒。严锋《不必读书》提出了一份“我心目中不必读的书的清单”,共有九种:

 

绝大多数的中国古典小说,绝大多数的从“五四”到1949年的中国现代文学作品,绝大多数从1949年到1976年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绝大多数的当代中国人写的历史小说,绝大多数的西方通俗小说,所有名著的续书,很多经典的哲学著作,所有的阴谋论类书。

 

很认同。不过,严锋所列,虽非佳作,未必有毒。东海特此补充一种不必读的书,即反儒派、蒙启派的著作。这两种人的书全部是劣品,多数是毒品,读之容易中毒,不仅无价值、浪费时间精力而已。

 

懂儒者必不反儒,反儒派必不懂儒,必无经学修养,这是一个铁律。五四至今,所有反儒派,没有一个真正懂儒的。其中多数没有读过儒经,读不懂;少数读过,如鲁迅、胡适辈,但浮皮潦草,浅尝辄止,读而不通。可耻的是,反儒派都喜欢摆出一副饱读儒经的样子,动辄引经据典夸夸其谈,无非寻章摘句浮皮潦草。

 

蒙启派可分为北派和西派,北派极邪,西派略正,而胡适又是西派中比较优秀而有学问者,可对中华文化,同样是门外汉,喜欢胡说。多年前略翻过《中国哲学史》、《说儒》二书,见识肤浅,思想混乱,错漏百出,满纸荒唐,从此对此君不再正眼相看。众多胡适崇拜者受他连累,也被我瞧不起了,赫赫。

 

蒙启派的教育思想问题严重。蔡元培“废除读经”的改革措施和“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至今饱受赞美,其实大错特错。前者残废了中华精神和民族命脉,后者纵容了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和马列主义等邪说的泛滥。

 

蔡氏提倡学术民主,主张不论什么学派,只要持之有故,言之有理,就应允许其存在;不同主张的教员,无分新旧,应允许其自由讲学,让学生自由进行鉴别和选择。(《顾颉刚:蔡元培先生、北京大学与五四运动》)这样做,貌似自由包容,尊重学生,其实不负责任,有违师道。

 

“学术民主”纯属民粹主义话语。学术领域无民主可言,是非对错与民意无关,与人数多少、势力大小无关。涉及立场、三观和大是大非问题,只有“博学审问慎思”之后,才能获得“明辨”功夫,打开择法之眼,此非一般学生所能也。

 

针对各种歪理邪说,学校不负把关的责任,教授不尽解惑的天职,任凭学生自由选择,岂非将学生当做实验的小白鼠?可惜蔡氏流毒至今深重。不仅蒙启派,不少儒家学者也误以为,学校就应该是自由的思想市场。

 

蒙启派中,北派最邪,北学尤毒。美国某杂志评选世界“十本最有害的书”,其中,北派、北学著作就占了三本(书名略)。故对于某一历史阶段的人来说,“知识越多有反动论”确实成立,因为它们所学的著作充满道德知识错误和价值标准颠倒,难免越学习越无知,越实践越反动。

 

北学高踞宪位,必然毒化政治社会,毒化思想学术,毒化世道人心,毒化它势力范围内一切。其指导出来的一切,包括制度法律文章书籍,都是毒物。马邦之人物化、异化、非人化现象特别严重,马邦之书普遍不能读,根本原因在此。

 

遗憾地是,多数异议人士在批判制度和社会的时候避开了北学。如果是出于个人利弊安危考虑,不敢妄议,可以理解;如果认为北学是好经,只是被念歪了,那就太愚昧了。北学已成为政治社会正常化的最大障碍。北学之下一切良制良法都不可能,礼制德治固不可能,民主法治也不可能。

 

代表自己再次表个态:对于马克思主义儒家化的问题,儒家的态度是:儒家是儒家,马家是马家,两家立场观点方法都存在原则区别,但我们非常欢迎马家知错必改,向孔子靠拢和逐步归儒。这是马家的最佳出路。

 

 

有不必读、不宜读的书,自有值得读和必须读的书。值得读的姑不论,必须读的书,一言以蔽之,儒家经典耳。

 

儒家经典,以四书五经为主,为正。每一本经的最大特征,可以分别用一个字来概括:《论语》仁,《孟子》义,《大学》大,《中庸》中;《诗》正,《书》敬,《礼》礼,《乐》乐,《易》易,《春秋》王。九个字又是相通相辅相成的,说其中一个字,可以通达其余八个,其中仁字可以全面涵盖其它八个字。儒学即仁学,仁本主义学说,最好的人格主义、人道主义学说。不仅是民族精神之源泉,也是人格人道之根本。

 

儒家思想,高度中正;儒家原则,高度普适。人人皆应该读儒经,中国人更应该读,圣贤君子则必须读。

 

拟写《中国百位思想家》,他们的书都值得一读。其中中国十大思想家,依重要性排序如下:

 

孔子:儒家大宗师,集大成者,中华文化最高代表。经典:五经、《孝经》和《论语》、《大学》、《中庸》;孟子:孔子之外儒家最重要、最有代表性者,经典:《孟子》;董仲舒:儒家外王学大师。典籍:《春秋繁露》;朱熹:理学集大成者。代表作:《四书章句集注》;王阳明:心学集大成者。代表作:《大学问》、《传习录》;


熊十力:融摄佛道和西学,归宗于儒,新儒家集大成者。代表作:《新唯识论》;


管子:齐法家理论家和实践者。典籍:《管子》;荀子:儒门外道,礼学大师。典籍:《荀子》;慧能:禅宗六祖,佛教中国化代表人物。典籍:《六祖坛经》;老子:道家宗师。典籍:《老子》。

 

在精读孔孟经典之后,其他八人的著作也值得熟读。特说明三点:其一、孔子弟子门生,如曾子、子思子等;典籍在尚书和五经的思想家如伊尹、姬旦(周公)、箕子等,虽思想性和重要性并不亚于董仲舒、朱熹等,皆由孔子代表之,故不列入十大。

 

其二、论思想之正确性、正义性和重要性,老子不仅难以望尘孔子,亦逊色于管子荀子慧能,但作为道家第一代表,宜列入十大。学礼与学道有别。孔子推重老子或学礼于老子,并不意味着认同老子的道,更不意味着老子的道高于孔子。儒道两家的区别非常明显。关此,我在《儒家法眼》一书中有深入阐说。

 

其三、或谓《道德经》为万经之王。非也,《老子》一书,虽于道有得,得之不全,其言多偏。东海在《儒家法眼》一书中对之有深入揭批。《易经》(《周易》)才抓住了宇宙生命本质之全体,“夫易广矣大矣,以言乎远则不御,以言乎迩则静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间则备矣。”这才不愧为经中之经、众经之王。

 

相比孔孟,老庄也好,管晏也好,荀子也好,都属于第二流人物。杨墨四流以外,商韩则根本不入流。庄子管子晏字荀子们的书,可以读,非专业研究人员,不必熟读。杨墨没有专书留下,可以勿论;商韩则是剧毒品,在“不惑”之前不宜读亦不必读。

 

 

最后几句话话写给有志于写作、著书的人。

 

写作意义大小取决于作品价值,衡量作品价值高低正负的是两个字:真正。真是真情,真实,真相;正是正义,正理,正道。如果事实不真,思想不正,影响越大危害越大,获奖越多作孽越多。五四至今无数知识分子,妄言妄语,大伪大邪,沦为文字垃圾和思想毒品制造者,恶果累累。

 

乱写文章乱著书,写坏文章著坏书,最容易误导社会和政治。这种知识分子可谓负文化人:让人异化、物化、恶化、非人化,故著作越丰,影响越广,危害越大,罪孽越深重。在所有群体中,五四之前,文化群体德智最优;五四之后,文化群体德智最劣。

 

祸从口出,至理真言。有时语言文字所造之业重于杀人。孔子说,杀人之罪止于其身,一般不会连累子孙;“诬文武者,罪及四世。”诬蔑文武诋毁圣贤,其罪孽会影响到第四代,会恶化重孙子的命运--如果还有机会传承到第四代的话。乱说话乱写文章者,往往不知道自己无意中造下了多大的孽。慎之哉!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