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百代都行秦政制?——关于秦始皇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7-08-08 22:05:38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关于秦始皇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闰六月十七日丁卯

           耶稣2017年8月8日

 

毛诗《读“封建论”呈郭老》赞扬秦始皇和柳宗元的《封建论》。一些学者想当然地以为,柳宗元也是肯定秦始皇的。其实,柳宗元只是肯定郡县制比封建制优越,认为秦始皇以其大私之心,无意中成就了有利于通往公天下的一种制度。这与肯定秦始皇是两回事。

 

柳宗元说:“秦之所以革之者,其为制,公之大者也;其情,私也,私其一己之威也,私其尽臣畜于我也。然而公天下之端自秦始。”(《封建论》)此言之意与王夫之如出一辙,但王夫之说的更清晰明确。他在《论秦始皇废分封行郡县》中说:

 

“郡县者,非天子之利也,因祚所以不长也;而为天下计,则害不如封建之滋也多矣。呜呼!秦以私天下之心而罢侯置守,而天假其私以行其大公。存乎神者之不测,有如是夫!”

 

王夫之认为,郡县制对天子并不利,所以暴秦寿命不长。但相比封建制而言,郡县制更有利于天下。所以说,这是“天假其私以行其大公”,体现了天道之神妙。

 

请注意秦制与秦政之别。汉唐宋元明清都实行郡县制,但指导思想、道德标准、政治原则和社会制度都儒化了,与秦法家存在根本差别,不能笼统地说“百代都行秦政制”。郡县制优于封建制,固然值得肯定,但无改于秦政之暴虐。对于秦政和秦皇,历代圣贤君子从无正面赞肯的。

 

赞秦始皇为“千古一帝”的是李贽。其《藏书》说:

 

“始皇帝,自是千古一帝也。始皇出世,李斯相之。天崩地坼,掀翻一个世界。是圣是魔,未可轻议。祖龙是千古英雄挣得一个天下。 又以扶苏为子,子婴为孙,有子有孙,卒为胡亥,赵高,二竖子所败,惜哉。”

 

东海曰:秦始皇,先秦第一暴君也。暴君出世,奸相相之,天崩地坼,反掉了世界之常。是圣是魔,自有定论,焉可颠倒。此是千古恶魔通过空前诈力手段暂时挣得一个天下。以扶苏为子,子婴为孙,皆死于非命。有子有孙,卒为胡亥、赵高二竖子所杀,有不如无。最后国灭族灭,可怜哉。

 

李贽出身于儒家,学习过理学,但后来滑向了佛家,晚年皈依佛教,并沦为反孔反儒反理学分子。他宣称“不以孔子是非为是非”,自诩“颠倒千万世之是非”,痛斥“假道学”,别标“真道学”。

 

他把“道”视为“饥来吃饭困来眠”的基本物质生活的自然要求,并说这才是“自然之性”。他说:“自然之性,乃是自然真道学也,岂讲道学者所能学乎?”(《续焚书》卷三《读史记-孔融有自然之性》)把“道学”落实到人的自然需求和欲望上,恰恰是对道学的否定和反动。如果“饥来吃饭困来眠”就是道,还要诚意正心、克己复礼、博文约礼、集义养气干什么。

 

李贽之说,离康德都天差地远。康德伦理学的基调是以理性克制感性。康德好歹还知道,决定人的意志动机的只能是理性法则,而不能是感性法则。真正的道德行为必须服从理性的命令,而不能有任何感性冲动掺杂其间,不能有利己主义的好恶之心。李贽连理性的重要性都不懂,遑论德性。

 

在李贽看来,只要“言顾行,行顾言”,言行相顾,言行一致,就是“真道学”。他在《答耿司寇》一文中说:“市井小夫,身履是事,口便说是事。作生意者,但说生意;力田作者,但说力田,凿凿有味,真有德之言,令人听之忘厌倦矣!”于是,牧童樵竖、市井小夫、行商坐贾、织妇耕夫、黄冠缁衣之士都可为“真道学”,唯独理学家不是“真道学”。因此,此君公然赞美秦始皇、武则天等凶恶之徒,为它们翻案,也就不奇怪了。

 

东海曰:秦始皇是商韩学说最大的政治实践者,先秦暴君第一。凡正面赞肯秦始皇,必非正人君子。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