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只有孔子诞辰,才配圣诞之名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7-09-29 16:06:42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只有孔子诞辰,才配圣诞之名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赐稿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八十日己未

           耶稣2017年9月29日

 

时逢圣诞,微博、微信被孔子刷屏,满怀欢喜。想起十几年前、几年前孔子的孤寂,又满怀感慨和感谢。拜谢国内外坚持儒家立场的儒门前辈、同辈和后进,拜谢朝野尊孔尊儒的各界有识、有志之士。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是形容,也是实话。诸子百家皆不足以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不足以缔造中华文明的辉煌也。天生仲尼,作我中华之心、民族之魂,是我中华民族的幸运。

 

元加封孔子大成至圣文宣王之碑文说得好:“先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明;后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法。”孔子的光辉,是圣心之光,道统之光,真理和正义之光。孔子的光辉充实于内,便是道德之光明;表现于外,便是中华之文明;落实于政治,便是王道仁政和礼乐制度。

 

元碑又说:“父子之亲,君臣之义,永惟圣教之尊;天地之大,日月之明,奚罄名言之妙。”只要有人类在,就要讲父子之亲;只要有政府在,就要讲君臣之义。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大同时代,仍然需要政府,仍然存在君臣关系,仍然必须君君臣臣。政府首脑就是君,各级官员就是臣。

 

要父父子子,夫夫妇妇,兄兄弟弟,君君臣臣,要建设王道的良制良法,享有秩序的良好和风俗的美好,就必须尊孔弘儒。这是自爱爱人、自立立人、自达达人的最好方式,是爱我民胞、爱我中华、道援天下的最佳方法。人皆可以为君子,皆可以为尊孔弘儒奉献自己的力量。有罪者可以借此自赎自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无过者可以借此立德立功,成德成贤成就良知光明。

 

钻研、学习孔子之学,传承、传播孔子之道,将其发扬光大,落实到人生、社会实践中去,这是对孔子最好的纪念。

 

借此机会再次强调一下,只有儒家经典,才配圣经之名;只有圣经圣言,才配圣训之说;只有王道义战,才配圣战之称;只有孔子诞辰,才配圣诞之名。请中西诸教把圣经、圣训、圣战、圣诞之类名称归还给儒家。

 

孔子说:“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孔子之后,圣字成了中华话语体系中最核心神圣的字眼,为儒家所专用。圣德圣境,是道德的最高境界,只有坚持三本、三纲原则,致力仁义之道八条目,才有望逐步抵达。其它学派宗派,包括佛家道家耶教伊教,都不可能正确理解圣德,遑论抵达圣境。无论它们的经典好不好,训导对不对,无论它们发起的战争正不正,都不宜僭称为圣。

 

有西哲说:“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使命。”然哉然哉。东海此生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我的人生中途,在我年富力强的时候认识了孔子,认识了自心,从而发现了自己的使命,那就是为弘扬儒家、重建中华而尽心尽力。

 

希望明年我们就能看到圣诞节和教师节合而为一,期待孔子的光辉重新照耀中国,普及天下。


2017-9-28余东海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