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7-10-22 18:53:14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赐稿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九月初一日庚辰

          耶稣2017年10月20日

 

不同的学派宗派政治派别,对待无辜的态度不同,可以概括为三种。

 

第一种态度是:纵可得天下,绝不杀无辜。这是儒家的态度。

 

孟子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语出《孟子•公孙丑上》。公孙丑问,伯夷、伊尹与孔子相同否,孟子答以不同。但他们也有相同的地方。他们如果拥有百里之地而为君,都能让诸侯来朝,为天下之王。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所不为,这是他们相同的地方。

 

荀子也有同样说法。荀子说:“挈国以呼礼义而无以害之,行一不义、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仁者不为也,然扶持心国,且若是其固也。”(《荀子•王霸》)

 

儒家以民为本,强调仁民亲民保民,庶之富之教之,导之以德,齐之以礼,绝不允许危害民众,杀害无辜。严禁杀害无辜,我称之为儒家十诫之一。(详见东海文章《儒家十诫》)这方面,自由主义政治也差堪仿佛。如美国,迫不得已用兵于外,也会尽量避免伤及无辜。

 

最崇高伟大的理由或理想,也不允许行一不义、杀一无辜。真正的崇高伟大是“四端”的充满,必然高度善良仁爱,必不可能滥杀无辜。

 

当某个人某一股势力把屠刀指向无辜百姓的时候,它就与善良、和平绝了缘,更与伟大绝了缘,沦为乱人贼子了。“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孟子这一句话,就是古今乱臣贼子无法飞跃的天堑。

 

注意,误伤误杀与故意杀害是两回事。即使是保家卫国、除暴安良、吊民伐罪以及针对暴恐主义的正义之战,也可能误伤无辜、误杀平民。这是一种无奈,不能因为有误伤就否定儒式革命和征伐的正义性。

 

或问:“杀掉一个无辜的人,去拯救另外数十人,你会如何选择?”我的回答是:应该千方百计救人,但不允许通过杀害无辜的方式去救。绝不杀害无辜,这是基本前提。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杀一无辜而救天下,也不允许。这是伪问题。任何时候,天下都不需要通过杀害无辜的方式去救,这是天理。

 

对待无辜的第二种态度是:为了得天下,不惜杀无辜。

 

为了利益,不顾道义;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为了成功,不惜害人;为了所谓的事业,不管民众的死活,甚至把老百姓乃至妇女儿童驱上战场。这是古今中外恶势力的一大共同点。

 

马氏认为,罪恶是生产力和历史发展的必要。为了整个人类的发展,不仅个体利益和生命,整个的阶级或民族也可以牺牲。(全集第26卷Ⅱ)故不择手段、草菅人命、牺牲整个阶级或民族被视为理所当然,却与“每个人的自由”和“整个人类的发展”南辕北辙。

 

还有更加丧心病狂的,那就是第三种态度:为了得天下,专门杀无辜。

 

这是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最大的特色。不是不顾民众死活,不惜杀害无辜,而是专门针对平民,故意杀害无辜,以此制造恐怖气氛,扩大其教派“威德”和政治影响。这不是一般的丧失四端之心,而是彻底断绝善根;不是一般的非人化、禽兽化,而是完全恶魔化;不是一般的反人性、反人道,而是极端反人类。

 

这种人还有一种特点:毫不利己地损人,无利可图地作恶,无缘无故地害人,明显损人而不利己,纯粹以害人为快,以作恶为乐。这种恶特别可悲可耻不可思议,但它广泛存在于极权主义分子和极端主义分子之中。这种人如果有利可图,更是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这种恶流行的地方就是地狱,比丛林可怕多了。

 

当然,是否无辜,宗教极端主义有其特殊标准。它们认为,没有信仰的卡费勒都有罪,信仰异教的“异教徒”更有罪。这样的标准,古今中外,独此一家,善恶颠倒,莫此为甚。因此,它们危害、迫害、杀害起“异教徒”和卡费勒来,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甚至充满惩罪罚恶、建功立德的快感和荣誉感。

 

对待无辜的态度,取决于背后政治和文化的品质。持第一种态度者,其政治和文化品质最高;第三种品质最坏,政治最恶,文化最邪。对邪文化、恶政治的支持帮助,就是支持它们对无辜的危害、迫害和杀害,就是帮助它们制造人道灾难和人间地狱。

 

一些弱势群体以为,只要自己也加入邪恶势力,就可以不受邪恶的迫害了。这种想法错误而又幼稚。邪教徒恶势力对外人固然残忍成性,对自己人同样凶狠无情。内斗内讧、自相残杀是古往今来所有邪恶势力的共性和宿命。弱势群体加盟邪恶,最容易被当成炮灰和牺牲品,姑不论加盟邪恶,就要帮凶作恶,自有种种恶果。这样做,纵可暂时避免邪恶的迫害侵犯,也是饮鸩止渴。

 

所有邪恶都是灾星,都意味着黑暗、苦难和灾祸。如果没有力量反抗和消灭它们,那就能躲多远躲多远。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