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港台新儒家微论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8-03-24 16:32:55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我的孔子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二月初八日乙卯

         耶稣2018年3月24日

 

 


【新儒家】如何定义新儒家,人言人殊。我认为,反本开新这个成语是最恰当的定义。新儒家首先是儒,必须吃透圣经圣言,抓住儒家的道德政治原则,确立大本;新儒家要新,有一定的新知识、新见识、新风貌、新气象,在制度追求方面有与时偕宜的时代性。反本而不复古,开新而不唯新,此之谓新儒家。

 

【答客】或问:近闻人言大陆新儒家与港台新儒家之区别。请问大陆新儒家之名是否成立?若成立,其与港台新儒家区别到底何在?答:大陆新儒家可以蒋庆、陈明、康晓光、秋风诸君为代表,特别关心政治文明和制度建设,追求儒家宪政。而港台新儒家对政治的关心度较低。或许这是两者最大的区别。

 

【新儒家】港台新儒家对政治的关心度较低,这个判断有现实依据。他们对台湾政治转型和制度变革的积极性、参与度、影响力都很低,台湾社会、制度和教育各个领域儒味淡薄。转型之后,儒家文化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而且去儒家化、去中国化的恶潮愈掀愈烈。

 

【新儒家】两蒋时期,台湾政治颇为开明,言论相当自由,对于儒家又有一定尊重。如果港台新儒家能够充分利用这些有利条件,未尝不可能将台湾打造成中华文化的复兴基地。那对于儒家文化的复兴和中华文明的重建,意义非同小可,那是台湾之福,更是大陆之幸和整个中华民族之幸。

 

【新儒家】或说:“港台诸大儒之用心,乃在中华民族千秋大业,区区台岛,何足论之!若论文化影响力,当以长远目光视之,不必限于当时!孔子虽不遇,然其影响力之大非在晚周,乃在后世!”这是将“万古长空”与“一朝风月”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了。殊不知孔孟为了“一朝风月”栖栖遑遑周游列国,垂老方休。

 

【新儒家】我指出新儒家对现实政治关注不够不到位,对台湾政治影响不大,这是基于现实的逻辑判断,也是学理责备。并非否定他们的贤,而是认为他们还可以更加贤能,更加有力地批判邪说,反思五四,并对三民主义进行友好批评,争取让两蒋认识其缺乏形上依据、严重背离中道的重大文化缺陷。

 

【新儒家】或谓何必苛责港台新儒家,还是多多关心大陆儒家。狭隘得可笑。岂不闻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何况港台非它山,新儒家非他人。他们的经验和教训,长处和不足,对于大陆儒家的发展和中华文明的重建,最有借鉴参考意义。学而知其不足,如理如实评判,是对他们真正的尊重。一味苟誉,反而亵渎和辜负。

 

【新儒家】新儒家最大的学术问题是未能打破民主迷思,把西方民主制与王道划等号,主动放弃了对于现代王道和新礼制的构建责任。儒者是仁者,通达仁本主义者,对于自由主义的民主制度的优缺点,不难洞若观火。正确的态度是,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学习借鉴而后超越,纳其精华于新礼制。

 

【新儒家】牟宗三先生通达佛道和康德,但对它们过于抬举,喜欢曲为之辩,为它们某些有别于儒理、有违于中道的思想观点巧辩,或者将它们与儒学强行比附。佛道和康德各有长处,与儒学各有相通处,但差别也很明显。差别之处,儒者不宜为之粉饰,不能强合苟同。2018-3-24余东海于南宁

 

附关于牟宗三先生的几则旧话:

 

【牟宗三】牟先生是学院派儒者,虽然未达圣贤境界,不足以接续儒家道统,但儒家立场坚定,见识颇正,著作颇多正知正见,仍然不愧为一代大儒。李泽厚斥之“智力体操之学”,信口雌黄。李泽厚浮皮潦草,连牟先生的背影都看不见,也敢妄论君子。

 

【牟学】牟宗三先生为民国五大师之一,造诣和境界很高,比钱穆还略高一筹。但是,尚非最高境,离圣境尚有距离。对佛道和西学、西制推崇过度,也是一病。例如对道家,孔子既相当尊重,又有所批评,《论语》中已有定论。牟先生则常常曲为之辩解,立场有失中正、眼光不够透彻也。

 

【牟学】将牟先生列为民国五大师,是我的主意。胡适对牟宗三评价不高,只能说明胡适自己不行,有眼不识泰山。上士可以理解、尊重中士,中士不能理解、尊重上士,自然不能正确评判上士。相比牟先生,胡适连中士都谈不上,最多中下之间。至于胡适的崇拜者,就更等而下之了。

 

【牟宗三】牟肯定道统、良知对政治的指导与参与,其政治眼光无疑超越了西方民主。但他在政治上仍然立足自由主义,仍以民主为制度追求。这正是牟的局限。最优质的民主,终究不同于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在未来新礼制中,民主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民意有其适用范畴的严格限制。详见《主权在民论》。

 

【三统】牟宗三的三统并建论值得肯定。道与学,道统与学统,血脉相通而各有侧重。道统侧重于中道,圣经圣人共同代表,拥有宪位,高于政统;学统侧重于学术,不同家数自由争鸣,维护道统,辅助政统。

 

【读经】儒佛两家理义,既有大同,又有根本大异;可以相通,不可强同横通。古今兼修儒道并试图调和两家的学者,往往强作解人,为道家强辩。牟宗三先生亦未能免俗。其师熊十力先生在《新唯识论》诸书中,对两家文化立场、道德原则之异有深入阐说。认其同而别其异,熊先生不可及也。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