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樟法】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栏目:礼仪祀典
发布时间:2010-07-01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据报道,重庆某中学高三毕业典礼上出现了集体跪拜感谢老师的场面。有人问我对此事件的看法。东海答曰:如果确实是学生自愿自发的,偶尔一拜又何妨?只要不带强制性,对此加以适当引导和鼓励,也无妨。理由如下。

跪拜特权、跪拜政府当然不应该,那是专制主义的残遗和奴化意识的表现(但也不可一概而论。特别是在当代中国,有时候民众跪拜特权和政府,也是一种迫不得已的、特殊形式的抗争。)但跪拜礼作为一种庄重的仪式及感恩的方式,没必要也不应该杜绝----在日本和韩国跪拜礼就很平常,我们也应该“平常心”看待。

任何人不可有奴性,但不可以没有一定的敬畏之心或感恩之情。比如对天命(这个词蕴涵很丰富。天之所命,包括人的良知仁性及各种“客观规律”等)、对圣贤、对祖宗的敬畏,比如对生养自己的父母、传道授业的老师的敬重之心和感恩之情,不可以没有。教导学生从小学会敬畏和感恩,也是教育的意义之一。在特定场合,跪拜礼不失为表达敬畏之心或感恩之情的一种很好的方式。

(需要说明的是,学生可以“拜”谢师恩,老师则要真正做好传道授业解惑的工作。如果老师不像老师,传的是歪门邪道,误人子弟,当然不值得尊重,更不配得到学生的“拜谢”。)

东海生平脖硬腰硬狂傲不驯,若有人胆敢仗权仗势让我下跪,我必誓死反抗。但跪拜祖宗、跪拜父母、跪拜孔孟、跪拜经典、跪拜历代圣贤豪杰,却被我视为当然应然,拜起来绝无丝毫心理障碍。跪拜祖宗、父母、孔孟、经典以及历代圣贤豪杰,其实就是跪拜自己的本心。

据说重庆某中学因此受到教育部门的通报批评,未免小题大做。至于众多反对者将此事与“专制思想、奴化意识和奴化教育”结合起来批判,认为“一旦下跪就意味着人格的丧失”,更是过度解读、无限上纲,这种批评很不负责任,有误导国人、误导教育之嫌。

下拜与“专制思想、奴化意识和奴化教育”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不拜未必好学生,不拜未必有人格。对于“天命”,对于父母老师和圣贤经典,对于道德良知正义真理,绝大多数现代人包括学生不仅不尊重,反而加以轻蔑、侮辱,以之为荣,这才真是没有人格。官不官民不民,父不父子不子,师不师生不生,这才更加可忧、可耻、可怕!

2010-6-21东海老人余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