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8-05-13 18:19:41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三月廿八日乙巳

          耶稣2018年5月13日

 

王船山先生说:

 

“德成而骄,非其德矣;道广而同,非其道矣。“泰而不骄,和而不同”,君子之守也。“惟精惟一,允执其中”,至矣,而申之以“无稽之言勿听,弗询之谋勿庸”;酌行四代之礼乐,盛矣,而申之以“放郑声,远佞人”。圣人洗心退藏而与民同患;邪说佞人,移易心志,凡民之公患也,圣人不敢不以为患。若厐然自大,谓道无不容,三教百家,可合而为一冶,亦无忌惮矣哉!”(《思问录内篇》)

 

这段话可视为对杂家的批判。“厐然自大,谓道无不容,三教百家可合而为一冶”,正是杂家的特点。

 

对于儒家来说,所有外于中庸之道、孔孟之道的学说,无论优劣正邪,都属于外道。圣贤君子“惟精惟一,允执其中”,对待各种外道的态度是“和而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对于“邪说佞人”,更是辟之远之。

 

杂家则相反,自以为道广能同,对于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无不认同;自以为道大能容,对于歪理邪说佞人郑声,无不包容。

 

当然,杂家有很多种类,对不同学说的认同包容程度各各不同。

 

根据文化立场,杂家可分为有立场和无立场两种。没有基本立足点,主张“文化无高低”,“儒与佛耶及举凡世上大宗之教在相上是异,在道上是同,没有高低优劣之别”,这是无立场的杂家。儒门杂家、佛门杂家、道门杂家、自由杂家、耶教杂家、马门杂家等,虽然思想庞杂,但有基本立足点,都属于有立场的杂家。

 

根据文化品质,杂家可分为正派和邪派两种。有立场的杂家中,儒门杂家最优秀,其次是佛门杂家,道门杂家,自由杂家。最差的是马门杂家,但对儒家有所认同和包容的马门杂家,又好于一般修正主义,更好于极端狭隘的马家原教旨。

 

杂家与乡愿不完全等同。杂家论学术,乡愿论人品。但杂家与乡愿往往有交集,在某些人身上可以合而为一。学术混杂、思想混乱者,往往良莠不分正邪混淆,在现实中变成好好先生。王船山先生斥杂家曰“亦无忌惮矣哉”,乡愿就更加无知无畏无耻无忌惮矣。

 

乡愿有两种特征:一是乡人皆好之,二是阉然媚于世,既推崇真理正学,也推崇歪理邪说;既赞扬正人君子,也赞扬奸贼暴君。冰炭可以同炉,正邪可以同道,你好我好大家好。不少杂家亦如是。尤其是这个杂时代,很多学者以道广能同、道大能容而自诩自饰自喜,沦为杂家甚至堕为乡愿而不自知。可怜哉!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