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陈寅恪的浅陋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8-05-19 19:44:19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陈寅恪的浅陋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四月初五辛亥

          耶稣2018年5月19日

 

 

一篇题为《盛世大师:皆欺世盗名当道》的小文提到,陈寅恪与鲁迅关系非同寻常,在日本同过窗。陈寅恪初次回国任蔡锷的秘书时,与鲁迅来往频繁。但陈寅恪再度出国后,与鲁迅再无联系,也无只言片语谈到鲁迅。原因何在?文章写道:


 

陈寅恪

 

“一直到晚年,鲁迅早已经去世了,陈寅恪才透露,因为鲁迅的名气越来越大,最后以‘民族魂’的大旗覆棺盖椁,继而成为‘先知先觉’和‘全知全觉’的一代圣人,他怕言及此事被国人误认为自己像鲁迅所说的那样成为‘谬托知己’的‘无聊之徒’。然后‘是非蜂起,既以自炫,又以卖钱,连死尸也成了他们沽名获利之具’。所以,晚年的陈寅恪对于与鲁迅先生曾经是同窗的经历从不提及,这也是陈寅恪孤高与自尊的证明。”

 

不由得齿冷了一下,既冷作者,也冷陈寅恪。

 

鲁迅不配为民族魂,不是什么“先知先觉和全知全觉的一代圣人”。恰恰相反,其思想错误多多。我在一本待出版的《中华历史精神》一书中指出其大错有四:

 

一、“民族劣根性论”是对中华民族的诬蔑;二、“仁义道德吃人论”是对中道道德的诋毁;三、嘲孔斥儒是对中华文化和圣贤的攻击;四、“人肉筵席论”和“两个时代论”说是对中华历史的无知抹黑。


 

鲁迅

 

还有一点,鲁迅说“汉字不灭,中国必亡”,也是极端错误的。恰恰相反,反孔反儒反汉字的恶潮喧嚣,才是亡中国、亡天下之声。凡是主张抛弃废除汉字、禁止汉字流通的学者,都是不学无术或学术混杂者。鲁迅钱玄同蔡元培刘半农瞿秋白陈独秀吴玉章之流,皆反儒反华之分子、无知无畏之妖人也。

 

东海早就指出,鲁迅成为民族魂,吾民吾族必然失魂落魄。

 

对于鲁迅的思想问题,当时各派学者看不到,可以原谅;陈寅恪号称一代宗师,又与鲁迅交往甚深,居然视而不见,置之不理,任凭鲁迅浪得虚名和误导国人误我中华,就不可原谅。

 

陈寅恪对鲁迅从来不提及更不批判,如果是担心是非蜂起,被人误会为沽名获利,那是过于珍惜自己的羽毛而缺乏文化责任感、社会责任感的表现,貌似清高,恰是低俗;如果是因为不识鲁迅之错误,那是缺乏明辨功夫,不配为儒家,遑论一代宗师。

 

东海曾为文《儒门杂家陈寅恪》,招致大量讥讽,有崇拜陈寅恪的故人私下里一再为之愤争,几乎因此绝交。看来东海对陈寅恪还是过誉了,即使是儒门杂家,学儒不精,学术不深,也自有一定见识。或许,陈寅恪不至于完全看不出鲁迅的问题,真认同鲁迅为民族魂。只是陈眼昏花,雾里看花看不明朗,看不出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既不屑于随波逐流赞誉鲁迅,也不认为有批判的必要性。故选择闭口不言。然终究难逃浅陋之谥。

 

钱穆云:“救世界必中国,救中国必儒家。”至今振聋发聩。东海曰,欲救儒家,不能不严厉批判各种歪理邪说和反孔反儒思想,不能不深入揭露鲁迅们丧魂失魄丧家祸国的真面目。包括陈寅恪在内的民国诸贤见不及此,可哀也矣。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