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8-07-26 16:49:55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赐稿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六月十四日己未

          耶稣2018年7月26日

 

  


儒家倡导圣贤崇拜。圣贤为王就是圣王,故圣人崇拜包括圣王崇拜。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论语季氏篇》)这里的畏不是畏惧而是敬畏,特别尊崇,包涵信仰、崇拜之义。畏圣人之言就要信仰圣经圣言,畏大人就是崇拜圣王。

 

道体流行,是谓天命;天命之性,是谓良知。圣人圆证天命良知,大人是在政治上实践良知。《易经》中合而言之,圣人与大人无异;分言之,作易为圣,实践易理为大人。《周易•文言传》:“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大人与圣人道德同级。不同的是,大人有机会成就外王事业的辉煌,道统政统得以合一。

 

孟子说:“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赵岐注:“大人谓君”。孟子说,有天爵,有人爵,大人是天爵与人爵的统一。《乾凿度》引孔子:“易有君人五号,大人者,圣明德备也。”《史记索隐》引易乾卦向秀注:“圣人在位,谓之大人。”大人就是圣王,最伟大的中华领袖。

 

或谓不能把圣王等同于领袖,没错。君有明君、昏君、暴君之分,王有圣王、霸王、邪王之别,领袖有伟大、伪大、罪大之异。伟大领袖指古今中西的明君,包括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等等圣王和齐桓晋文等霸道之主。儒家对霸道之主是有所肯定,对圣王是崇拜。故不能泛泛地讲崇拜伟大领袖,更不允许搞领袖崇拜。

 

圣王崇拜和君王崇拜(领袖崇拜)是两回事。君王若是圣王,得到信仰崇拜,理所当然。君王若是暴君,被诛杀被革命,亦礼所当然。孟子说:“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孟子•梁惠王下》)孟子又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孟子•离娄下》)

 

因此,不是君王必然贤明,而是君王必须贤明,不贤明不配为君临华夏;不是领袖必然伟大,而是领袖必须伟大,不伟大不配领袖中国。

 

领袖能伟大,必有其特征。江湖上流传着一句名言:“用师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王和霸都可以称为伟大领袖,王最伟大,霸次伟大。他们都有知人之明,能重用优秀乃至伟大的人。

 

这句名言据说出自于曾子之口,其实非也,但这个观点确是儒家的。《韩诗外传•卷五》说:“上主以师为佐,中主以友为佐,下主以吏为佐,危亡之主以隶为佐。”以师为佐就是用师,以友为佐就是用友,以隶为佐就是用徒。

 

孟子说:“将大有为之君,必有所不召之臣;欲有谋焉,则就之。其尊德乐道,不如是,不足与有为也。故汤之于伊尹,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王;桓公之于管仲,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霸。”(《孟子•公孙丑上》)汤与伊尹、桓公与管仲就是伟大领袖与帝王师的典范。这里提到了伟大领袖的基本特征:尊德乐道。

一个领袖人物,能够乐在道德之中,尊崇有德之士,拥有不召之臣,想不伟大都不可能也。

 

流行一句话:领袖越伟大,人民越渺小;领袖越英明,人民越愚蠢。其实这里的伟大英明,都应该加个括号。人民渺小是因为领袖伪大,人民愚蠢是因为领袖无明。这句话本身就够蠢,误看盗贼为圣贤,错把毒蛇当真龙,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伟大。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