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学缘”的凝聚——《神超形越:首届世说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文集》弁言

栏目:书评读感
发布时间:2019-03-15 18:07:26
标签:学缘、神超形越、首届世说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文集
刘强

作者简介:刘强,字守中,别号有竹居主人。笔名留白,西历一九七〇年生,河南正阳人。现任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出版著作《世说新语会评》、《曾胡治兵语录译注》、《古诗今读》、《世说新语今读》、《有刺的书囊》、《竹林七贤》、《惊艳台湾》、《世说学引论》、《有竹居新评世说新语》、《魏晋风流十讲》、《清世说新语校注》、《论语新识》等十余种。

“学缘”的凝聚——《神超形越:首届世说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文集》弁言

作者:刘强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神超形越:首届世说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文集》,刘强、李永贤主编,凤凰出版社2018年12月出版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二月初八日庚戌

          耶稣2019年3月14日

 

 

 

在中国古代文化、思想、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总有一些河段因为陡然出现的峡谷、险滩或断崖,而奔突成湍急的弯道,冲决起壮观的瀑布,飞溅起耀眼的浪花,终于形成了后人视野中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

 

如果把绵长浩瀚的中国古代史比作长江,那么,置身于秦汉和隋唐之间的魏晋南北朝,便分明是一段在战争与和平、流寓与死亡、繁华与憔悴中兜兜转转、起起落落、跌跌撞撞的“长江三峡”。当历史的巨轮在三峡的河道中航行,展示给后人眼中的景象难免有些奇幻:一忽儿是急湍若奔,飞珠溅玉,“山重水复疑无路”;一忽儿是澄江如练,霁月光风,“柳暗花明又一村”。

 

诞生于这一特殊历史时段的人文著作,颇有一些成了后世绕不过去的传世经典,而围绕这些经典的阅读、阐释和研究,日就月将,盈科后进,无形之中,竟形成了一些专门的学问。譬如,对刘勰《文心雕龙》的研究被称为“龙学”,对萧统《文选》的研究被称为“文选学”,而对刘义庆《世说新语》的研究,因为横跨文史哲、会通儒释道、持续时间久、历代成果多等诸多因素,也逐渐形成了一门独特而又丰富的学问,是谓“世说学”。

 

如同这世界上很多概念性的新说一样,“世说学”,恐怕也难免“无中生有”之讥。不过,一种古典的学术研究如果被称作“学”,总有各种各样的因由和缘分。以“世说学”而言,最初仅是学界同好之间方便言说的一个“假名”,或播之于口,或笔之于文,久而久之,倒也约定俗成,渐为越来越多的学者所接受。如今的“世说学”研究,不仅人才济济,而且成了中古人文研究的一大“热点”,举凡文献学、文体学、文化学、美学、接受学、语言学乃至诠释学诸领域,皆有学者涉猎钻研,衢路分明,成果斐然,蔚为大观。特别是新世纪以来的近二十年,相关研究论文、专著及各种校、注、译、评本更是层出不穷,络绎奔会,对“世说学”的理论研究、文献梳理和现代诠释,也越来越有计划、成系统、上规模,体现出了难能可贵的“问题意识”和“学术自觉”。

 

所以,当我们尝试着发起一次以“世说学”为中心议题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时,很快便得到了海内外众多学者的热烈响应,经过不到一年的筹备,终于2017年11月初,在河南师范大学成功举办了“首届世说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本届会议由河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河南省中原文献与文化研究中心主办,同济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协办,来自美国、澳大利亚、韩国、中国台湾及大陆的近70位专家学者汇聚在卫水之滨、太行山麓的新乡,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奇文共赏,疑义与析,共同揭开了“世说学”研究的崭新一页。

 

这次会议论题广泛,视野开阔,方法多样,理路多元,既凝聚了人心,扩展了“学缘”,又在学界引起相当关注,产生了良好的反响。与会学者纷纷表示,这是一届难得一见的盛会,整个过程,体现了学术的独立性和学者的使命感,让大家备感欣悦和温暖。因为论题相对集中,与会者多是致力于“世说学”及魏晋人文研究的同好和同道,加上会务组的精心安排,周到服务,无论是开幕式和大会主旨发言,还是分组讨论,无不谨严有序,彰显了以学术为本的精神,而论难切磋,更是精彩纷呈,时有胜义。

 

会议从筹备到召开,有幸得到了前辈学者蒋凡、吕友仁、唐翼明、龚斌、骆玉明、曹旭、胡晓明诸位先生的关心和支持。唐翼明先生还特意写了一首诗祝贺会议成功举办(详后)。感动之余,我也和诗一首以附骥尾:

 

借韵奉和唐翼明先生

 

人生天地不求神,大化徜徉意气纷。

名教自然非两事,中行狂狷可一云。

书生岂羡曹和马,君子当思质与文。

近悦远来河洛聚,何年江左再成军!

 

虽然小诗中提到了“江左”,但对于第二届会议在何处召开,当时实在并无把握。会议结束后,我与南京大学程章灿先生联系,转达会议同仁之意,不意得到章灿先生的热情回应。2019年夏秋之际,第二届“世说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将在南京大学召开,从河洛故地到六朝名都,这样的安排,正好与“魏晋风度”的流衍轨迹若合符节,细思真是妙事一桩!

 

作为会议的发起人和协办方,我在会议闭幕式上,便向与会学者做了出版会议论文集的郑重承诺。时隔将近一年,这本论文集终于走过组稿、募款、编校、发稿、出版的全过程,就要和读者见面了。校完清样的那个下午,面对那从无到有的厚厚一沓书稿,真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由于纸价上涨,经费有限,我们不得不忍痛割爱,仅从数十篇与会论文中选取二十余篇,都为一集,以飨读者。对于因为种种原因——或已另投他刊,或作者还要修订,或篇幅过长——而未能入选的师友,这里是要说一声抱歉的。而论文集的出版,得到了爱心企业家许玲女士的慷慨资助,在此向她表示衷心感谢!

 

言不尽意,话长纸短。值此论文集即将付梓之际,聊缀数语,以为弁言。

 

2018年7月29日写于守中斋

 

 

附:贺首届《世说》学研讨会开幕

 

唐翼明

 

手把此书每入神,悬思魏晋俊才纷。

衣冠王谢乌衣巷,谈吐荀何日下云。

世路艰难休跨马,圣途坦荡且研文。

守中想是临川后,揭橥此学正成军。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