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今天,社会对忤逆不孝是不是太纵容了?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9-04-10 23:41:38
标签:忤逆不孝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今天,社会对忤逆不孝是不是太纵容了?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三月初六日丁丑

          耶稣2019年4月10日

 

有个号称弄行为艺术的,清明节将他去世多年的父亲的尸骸挖出来,曝光且自己脱光了于骸骨合影,发于网上。

 

网上大哗。

 

可以想像中了现代文化和当代艺术之毒的人的态度,恨不得自己也这么玩儿一把。

 

反对的声音也不少,这让人很欣慰。

 

看了朋友转发来的图文,觉得恶心。还真是“行为艺术”哎——“行为艺术”不就是恶心人的吗?你做到了。

 

再看《南方都市报》的报道:“7日下午,中国政法大学李显东教授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在法律法规没有明文规范的行为,即便是吸人眼球也没有犯法。但这个不是我们民众习惯性做法,在道德层面没有习惯性法理,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呵呵,这个就是当今包打天下的法律界人士的权威观点。

 

作为一个“资深法盲”,看了法学家给出的这个标准答案,更加坚定了我这辈子也不去理解现代法律的决心了。

 

我还是继续畅想并神往万恶的旧社会吧:这种事儿若出在万恶的旧社会,毫无疑问,这个妄称“行为艺术家”的忤逆,连同那个拍照的,会被凌迟。

 

在畅想和神往之前,让我先发表一段“政治不正确”的话——

 

我孤陋寡闻,仅自己所见建筑、音乐、绘画、书法、戏剧等等,嗷——还有“行为艺术”这个玩意儿,凡是号称“当代”的,其所标榜的一切创新、创造等等,无非是一个字:犯——犯天理、犯天道、犯天法、犯一切既往经过人类文明检验可万世不易不必再更新的成例规律。

 

犯,没有任何知识和智慧文化的门槛,只需要不要脸又胆大敢妄为即可。

 

“当代”二字不知道用到什么时候?

 

不会有“后当代”这种词儿吧?

 

赶紧更新快点儿!

 

你们的问题就是给自己找词儿的劲头大,但不出活儿。

 

不往下说了,怪力乱神。

 

从拙作《桃花扇底看前朝》中选一篇《酷》,看看前人是怎么对待忤逆不孝之子的——

 

这里所说的酷是残酷的酷,是酷这个词儿原来的意思,也即如酷刑、酷吏等的酷。

 

清嘉庆十四年四月十三日,嘉庆皇帝下了一道圣旨,圣旨的内容是处置湖北武生邓汉珍及其妻黄氏虐待邓母的事儿。邓汉珍和他的老婆经常打骂老母,这事儿在今天不足为奇,但在那个时候就极其骇人听闻了,算是湖北当时一个大丑闻,即便此丑闻很影响湖北的形象,但湖北巡抚不敢隐瞒这个事儿,再说这种恶劣的事儿,一个巡抚是处置不了的,或者说巡抚处置起来不给力,只能上报朝廷。嘉庆皇帝看了湖北巡抚的奏疏,震怒,颁了一道圣旨,对邓汉珍黄氏夫妇的处置,那叫一个酷:“朕思不孝之罪别无可加,惟有剥皮扬灰”——看看:皇帝气坏了,翻遍大清律,用最重的刑罚都不解恨。皇帝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因为皇帝觉得自己治理的天下,居然有这种事儿,这简直是对自己上承天命,建极绥猷的彻底否定和极大讽刺,破坏了以孝治天下的基本国策。

 

将邓黄夫妇剥皮扬灰还不算完,邓氏族长对本族子弟教诲不严,“当问绞罪”——因为过去皇权不下县,县里的事情基本上靠以乡绅为核心的乡村力量自治自理,官员替皇帝在地方牧民,老百姓闻风向化,没那么多公务员窜游村镇,故族长对管理本族事务的责任很大。也因如此,左邻右舍眼见邓黄夫妇虐待老母而不阻止、不及时报告官府,也“杖八十,充发边疆”。当地县政府有教官,负责教化民众,类似今天的文明办,但文明办主任“不能化善,杖六十,充发”;县令作为一县之父母官,不能代表朝廷治民,居然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削职为民,子孙永不许入考”;邓汉珍的丈母娘对女儿教育失败,判“脸上刺字”,在全省各地作为反面典型,开批斗会后,充发。圣旨判到这里,又拐了回来,将前面说的邓黄夫妇剥皮扬灰又追加内容:当着黄氏生母的面剥皮扬灰示众。最后,将邓家所居之屋拆毁,并掘地三尺,永不许住人。至于邓汉珍的老母,则由当地政府民政部门每月给米银,养起来了。

 

这个判决很残酷吧?当时将这道圣旨颁布全国,很多人读了都头上冒汗。

 

可是,嘉庆皇帝谥号仁宗,即他个人的人生标识和政治形象是:仁。所以,后代研究者讽刺嘉庆皇帝这个“仁”因为此酷判而有点靠不住,说:“充分暴露了封建社会所谓‘仁政’和‘法制’的虚伪性和暴虐性。”还引证说《清实录》中未收录这道圣旨,也未记录这个事件,也因为编修官感到嘉庆帝这个判决太残酷,有损这个仁宗的形象。

 

这样的说法实在荒谬,其推论也不靠谱——没听说嘉庆皇帝有什么变态之举,更没听说他嗜杀成性。其实抓邓黄虐母案典型,为的是通过对此案的严判、酷判,播扬一种价值观、彰显一个标准,即宣示自己治国的理念。若用现代“法呆子”们的思维,说不定还要调查邓母居家为人有什么缺失和错误,是否有该打之处哩。现代“法呆子”的基本思路就是为一切罪恶寻找合理的存在依据,千方百计为罪恶开脱罪责。“法呆子”们打的旗号却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其结果恰是:“法呆子”们冷酷的所谓学术嘴脸,对罪犯很好,对受害者很酷。

 

2011年8月27日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