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许问答001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05-22 11:04:29
标签:问答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华吟诵学会理事、中国古琴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许石林】许问答001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四月十八日己未

          耶稣2019年5月21日

 

作者按】另行地回答了一些朋友的提问,整理了一下,发出来,请指正。

 

某生:许老师,有事求您,我家被无理强拆,人也被打了,真是没处讲道理。我写了一篇东西,想请老师给指点一下。

 

许:张扣扣判死刑,你怎么看?

 

生:支持死刑吧!

 

许:那你家被强拆,活该!你们就是这命。

 

某生:许老师好!您刚才在群里说凡事推其极而论之,则其理明。给我很大启发,您的文章常常言语犀利,但生活中处事,却很耐烦周到,看您的文章,很多人会误会。

 

许:孺子可教也!论事,推其极,则理易明;行事,执其中,则事易成。可是,生活中,多数人是倒过来了,说话写文字,平稳温和,八面玲珑,谁也不得罪。做事为人,却凶狠残酷,一点亏也不吃。但一般人喜欢这样的人。所以导致世上出现越来越多的伪人伪情。而从激切的文字判断作者,凡人得出的结论,的确多是误会。你如果怕被误会而千般回避,必然是谄下取宠,逐渐消减刚性,最后自废。

 

某生:请教许老师:搞文艺评论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许:士先器识而后文艺。文艺之大者,必近乎天理。故观物必格天,为文必出于公心,天下为公之心盈怀,则见理易明,易必近乎道矣。于是凡有评论,主之以理,张之以气,束之以法,文必焕然成章。

 

生:老师,您能不能简单点说?

 

许:简单一句:就是要舍得杀人。

 

某生:许老师,请问学生和弟子有什么区别吗?

 

许:你若是我的学生,我会对你客客气气,宽严缓峻皆可;你若是我的弟子,我必严加管教,时时棒喝,就是弄不好会打你!佛源老和尚在时,僧徒弟子找他辩论佛理,常常被他的云门棒打得头破血流从二楼滚下来。

 

生:请问老师现在的有几个弟子?

 

许:一个也没有。

 

某生:许老师好!看您朋友圈截图,《舌尖草木》分享会,您是在互动环节不让提问政治话题吗?

 

许:古人讲格物致知,这个功夫和习惯养成了,人就自然少了妄念与非分之心。现在人不爱学习,却热衷谈政治,国际国内,谈起来貌似头头是道,其实多数是瞎搀和,耽误功夫。这种毛病养成了,就好高骛远,连家里的事情都搞不成,还能指望他做更大的事?所以,我一贯主张不在其位,不谋其事,更不装那个派头。再说,政治的话题再高深,也不离恒情常理,至少你不要用自诩高深的政治鄙视轻视草木。草木并不简单。你鄙视草木,是你的问题,关草木什么事?草木没意见,草木无情嘛,也不会失落。现在的人,对身边草木一无所知,谈起宇宙外空,滔滔不绝;谈起学问心性,玄乎神妙,却连个年节也不会过,连祭祖都不会。我说的,就是登高自卑,行远自迩。那天有人问的什么是明心正念,这就是。

 

某生:老师,向您请教,我也像您一样,对现在的司法很不信任,甚至很惧怕。那如何在生活中不触犯法律、保护自己?

 

许:你别看我言辞振振,其实我只是表达我的沮丧和恐惧,并没有别的办法。

 

如何在这样令人不信任的法律刀丛中苟且生存,只有一个字:忍。再加一个字:怂。大多数人都是靠这两个字活着的。千万别天真,以为法律是保护你的武器什么的。法律只保护王八蛋。

 

比如,社会给你划的生活圈儿有宴会桌面那么大,你只需要在桌子中间那个玻璃转盘那么大的空间生活,大概就不会有问题。万一发生涉及法律的诉讼,怎么办?还是以忍为主。你别以为你受伤害了,法律就是你的自护武器,你试试,弄不好那就是二次伤害。你看我在酒店摔断了胳膊,就不主动要求赔偿什么的,因为受不了那种来回的扯皮。今后,如果跟别人打架冲突,打的时候要勇猛无惧,不吃眼前亏,但警察一来,你就多让对方说,只要不要你命,全让着他。让警察觉得你好说话更好。

 

某生:请教老师,老子是不是比孔子更高明?

 

许:你是想问到底你自己底该学哪位吧?

 

生:是的,老师,真是一下就被您猜到了!

 

许:你们干啥都像买水果儿,专拣大个儿的!信佛的,非高僧不拜,以认识方丈为荣,仿佛佛法佛理都被高僧方丈专美转擅了。孔子和老子,你学哪个都行,难道他俩谁比谁高,你就一定能学到那个高的?你买甘蔗呐!

 

孔子劳神耗力整理国故、恢复礼制、以期能拯民匡世。他到处奔波,但总被人误解、冷漠,甚至驱赶围困,真是如丧家之犬。老子鄙夷孔子:天下这些傻X们,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教化不了他们,你越为他们好,他们越厌烦你、诋毁你,甚至消灭你,他们只配被算计、被愚弄、被吞噬,才会感谢你。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是白瞎吗?这不是不明智吗?这不是太迂愚圉獄了吗?

 

孔子说:我乐意。

 

某女生:老师您怎么看王思聪骂吴秀波这事?

 

许:这种破事儿,何值一顾!自来始乱终弃,无例外。古代与现代的区别,在于古代此事羞于见人,今天则当事人大肆张扬,任人笑话指责,无廉耻之心,不管是谁,赢了输了都一样。

 

这就是非礼之事,在古人,勿视勿听勿言。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