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介行】曲阜建大教堂之我见

栏目:曲阜建耶教堂暨十学者《意见书》
发布时间:2010-12-25 08:00:00
标签:
皮介行

皮介行,西历一九五五年生于台北,父祖为浙江人,百多年前为湖北省随州市皮家湾人士。毕业于东吴大学政治系。曾任《大学杂志》主编、《前进周刊》编辑、《南洋周报》主编、《民主报》编辑、《民众日报》记者、《在野杂志》总编辑、环球通讯社副总编(一九八七年十月,以此名义采访中共十三大,为首次公开接触中共中央之记者。返台后遭开除)、三极高工教务主任、台商广东龙眼焊材厂副总经理。致力于推动“大爱中华”社群活动,强化文化中国之互爱互信,以壮大中华民族之光明愿景。



    拜阅「关于曲阜建造耶教大教堂的意见书」一文,哀其心,悲其志,不免感慨万端。做为儒学宗师孔子的故里,所谓的圣城,如今得到官方的批准,动工兴建西方耶教大教堂,看在眼中,痛在心头,的确让人很难下怀。但静心以思,谁为为之孰令致之呢? 

    中华文明曾经有过澎湃的豪情,有过光辉的文教,但宋代以后理学转成专制王朝的宰制意识,用八股文文字狱,框限及惩罚思想,一代一代教忠教孝,做忠顺的臣民,只要皇家万代那管什么天下国家!明代大用廷仗甚至去衣当廷殴辱大臣,又滥设各种厂卫黑机关侦伺臣民。不但视天下臣民为马牛,甚至以寇仇牢犯待之,孟子所谓〝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寇仇,何服之有?〞如此恶毒的对待臣民,一但李自成起,清军入关,还有多少人愿意拼死卖命?满清治国仍然是专制王朝那套老办法,思想统制,八股摧残‧文字诛连‧大烧图籍‧都想万代统治‧都想奴役天下。清中叶以后,西方武力入侵,中国节节败退,引起很大的反思,但这类反思随着对外战争的持续失败,在激愤情绪导引之下,终于走向反儒学,反文化的道路。科技不如人可以学啊!宪政不如人可以改啊!何苦一味怪罪古人?何苦将现代的失败怪罪二千年前的古人?儒学毕竟只是学,只是一套思想与信念怎么拼凑怎么使用,毕竟还在历代王朝统治者,统治者视民如牛马如寇仇,以此心态,用此作风来治国,如何能期待天下归心,四海升平? 

    但是五四文化运动却以怪罪古人,怪罪儒学为能事,一切错误都是古人的错,一切失败都是儒学的罪过,甚至连中国文字都成了‧野蛮‧落后‧封建.裹脚布的等价物.中国就是一片黑暗,百事不如人,没有一样好东西,连中国的人性都是一片丑陋,鲁迅高喊〝不惮以罪大恶意测度中国人〞,柏杨则以《丑陋中国人》为其代表作,大家群情激昂,互相竞赛如何自辱‧自贱‧自我丑化!这么多名人‧博士‧大学者都成了白眼狼,对生他养他,教育他成长的大地人民‧中华文化,没有一点感恩,没有一点痛惜,就是狠下杀手,打倒在地还踏上一脚,一笔抹煞古人的恩德,一笔否定古人学术之价值。谬种流传逆增上缘,弄到后来竟演变成大量烧书‧砸毁文物‧亲友也互相侦伺告密‧人人都成敌国‧互相恶斗,连所谓共和国主席,都不能不受侮辱践踏‧悲惨的死在河南的监狱,这实在是一个人间地狱,空前绝后的野蛮世界!这样的举国疯狂!这样的人兽颠倒!难道是四人帮及毛几个人能搞出来的么?没有五四毁坏中华礼教‧破坏中国人心做为铺垫,许多虚无的主义,斗争的哲学如何能轻易占领人心?如何能掀动逆流葬送中华文明! 

    改革开放三十年,社会有了根本改变,人民生活及国家力量都有了重大提升,儒学也在民间恢复一定的生机。但是曾经批孔扬秦,打倒孔家店的国家力量,始终没有为儒学平反,没有向儒学道歉!还剩下或新建的一点故居或孔庙,要不是关起门来养蚊子,就是改成小贩吆喝的场所,罕有拿出来谈儒学‧劝善改过美风俗的。都说要寻找核心价值,建设精神家园,但是空喊口号羌无实际,一切都只是高调,说说而已! 


    中华精神之信仰及其文化,是中国人飞扬壮大的形元素,曾经光被亚洲,中文是亚洲主要的共通语文,儒学是亚洲主导思想,当年的韩国甚至已经充份儒化,号称小中华,可是百年间迅速变色,据说现在的耶教徒已达其人口65%,还向国外派出耶教使徒宣扬耶教义,所谓一叶知秋,尚能见微知著,中国人还不能从韩国的事例感受到危机么?为什么美国以三亿人口主导世界呼风唤雨,到处可以合纵连横,而中国到处敌国,连小小越南‧韩国都搞不定?芮成刚在韩国记者会表现出色,却遭受许多网民痛骂,这竟是什么样的国民心理?说到底就是中国人丢了魂,丢失自性丢失形元素,都成了拜物教的信徒,一切唯利是图,唯权是图!神州大地教权丢失,成了信仰的虚空带,以至外教大盛,如春风吹野草,真也是理所固然事所必至!现在曲阜要建造耶教大教堂,耶教信徒可以筹资,官方可以开绿灯,一切因缘俱足,风雨相助,也足可说明中华精神之沦丧已经冰冻三尺,挽救不易了! 

    〝花遭人采方知惜〞,曲阜始终没有把复兴儒学当回事来做,所谓圣城,根本无圣可言,感受不到儒学的温良恭让,倒是小商小贩的贪财好利心浓厚得很!孔家留下来的孔庙孔府孔林成了当地摇钱树,只卖联票,票价还很贵,庙门庙外就是商贩吆喝的天下,以此形象,用此心思到处逐利罢了!还能谈什么忠敬笃厚,导引人心?也许儒学需要置之死地而后生,需要一点竞争一点刺激,才能感受到痛痒,恢复一点精神吧! 

    官方批准在曲阜建造耶教大教堂,许多人感情上不舒服而有签名活动,这是很令人同情的,儒学毕竟来自斯土斯民之爱恋歌哭,先圣先贤之心血凝聚,五千年渊源,二千年当令,落到而今当下,以国家的力量批倒斗臭,连不学的青年都可以随便侮辱孔子,随便臭骂儒学,威信破毁,尊严丧尽,如何还能管领放肆的人心,主导国家的愿景?中华心灵缺乏耕耘,走向荒芜,那就没办法阻挡其他教门的流行,我想也许否极才能泰来,曲阜建造大教堂,引来竞争,引入危机,如果神州还有灵,中国还有魂,终究可以振衰起弊,一元来复!如果神州已无灵,中国已无魂,那么不管曲阜建不建大教堂,都无救于失灵,无魂的儒学信仰! 

    孔子2561年 12 月25日[10] 皮介行 写于 光文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