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介行】请接通心灵的血脉——关于龙应台获奖的一个评说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0-08-28 08:00:00
标签:
皮介行

皮介行,西历一九五五年生于台北,父祖为浙江人,百多年前为湖北省随州市皮家湾人士。毕业于东吴大学政治系。曾任《大学杂志》主编、《前进周刊》编辑、《南洋周报》主编、《民主报》编辑、《民众日报》记者、《在野杂志》总编辑、环球通讯社副总编(一九八七年十月,以此名义采访中共十三大,为首次公开接触中共中央之记者。返台后遭开除)、三极高工教务主任、台商广东龙眼焊材厂副总经理。致力于推动“大爱中华”社群活动,强化文化中国之互爱互信,以壮大中华民族之光明愿景。

 

 
一.引子:“高贵中华.文明中国”的呼唤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曾有“高贵中华、文明中国”的倡议,其中说到:
 
「上世纪50~70年代,电影《武训传》、《红楼梦》研究、胡风案、《刘志丹》小说等的莫须有罪名、反右运动的“引蛇出洞”、大跃进的崇假、浮夸、文化大革命的罗织罪名、揭发告密,都使得中国人道德扫地。」
 
「改革开放之后,….由于制度、体制、文化的沉疴旧疾的发作,中国正陷入官德不彰、社会风气日见衰败、道德日益滑坡的危局。」
 
「一些政府部门一刀切说关就关;守法的公民仅仅因为上访、揭露地方腐败、没钱交纳乱摊派的税费、没带暂住证,过去官员说抓人就抓人,至今违宪违法的各种“学习班”、信访收容、劳教所仍然自行其道;有房产证的住房不经平等协商说拆就拆,….」「——违宪的劳教、某些地方惨无人道的监狱常常酿成报复社会的仇恨。而严刑峻法又成为一些官员的思维定式,…..」
 
为此胡教授认为中国社会应该开展“高贵中华、文明中国”活动,当然,这是个很好的建议,深具人文关怀,但胡星斗并不是权势人物,没能力动员各种力量,真正的进行实践,不过我们应该记住,并感念这样高尚的建议。
 
二.〔中国梦践行者〕的选拔活动
 
近年来,有这么一个由【南方周末】主办〔中国梦践行者〕的选拔与颁奖活动,从网上搜得2009年,由南方周末编辑部具名的,〔【中国梦践行者】梦想照耀中国〕这文章是这样说的:
 
「  这些中国梦的践行者,既成全着其个人的中国梦,也成全着中国的中国梦;既践行着中国之梦,也践行着地球公民之梦。 ……中国梦,承载着中国最基本的价值观,最核心的文明观,承载着中国精神。  ……中国要成为一个伟大国家,就需要中国人人人都是梦想家,就需要摆脱一个个噩梦,刷新一个个旧梦,展开一个个美梦。……。」
 
为了追求一个“中国之美”.“中国之梦”,以昂扬我们的壮志与豪情,我们的确需要这样的选拔与颁奖活动。
 
三.龙应台的获奖及演讲
 
经过主办方一连串的讨论.研析与选拔,台湾知名作家龙应台成为今年〔中国梦践行者〕七位获奖者之一,并于7月31日在北大百年讲堂,接受颁奖与致敬活动。龙应台并发表一场名为“文明的力量”的演讲,其中说到:
 
「  第一次接到电话,希望我谈谈“中国梦”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一千枚飞弹对准我家,我哪里还有中国梦啊?”」
 
「别说这片美丽的土地是我挚爱的父亲、母亲永远的故乡,这个地方的好跟坏,对于台湾有那么大的影响,这个地方的福与祸,会牵动整个人类社区的未来,我怎么会没有中国梦呢?」
 
「  如何衡量文明? 我愿意跟大家分享我自己衡量文明的一把尺。它不太难。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的程度,就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它的精神病人,它对于残障者的服务做到什么地步,它对鳏寡孤独的照顾到什么程度,它怎样对待所谓的盲流民工底层人民。对我而言,这是非常具体的文明的尺度。
 
  一个国家文明到哪里,我看这个国家怎么对待外来移民,怎么对待它的少数族群。我观察这个国家的多数如何对待它的少数——这当然也包含13亿人如何对待2300万人! …..谁又在乎“血浓于水”?至少我不那么在乎。如果我们对于文明的尺度完全没有共识,如果我们在基座的价值上,根本无法对话,“血浓于水”有意义吗?」
 
「  所以,请相信我,我对中国的希望是真诚的。但是请不要跟我谈“大国崛起”, 请不要跟我谈“血浓于水”,我深深盼望见到的,是一个敢用文明尺度来检验自己的中国;这样的中国,因为自信,所以开阔,因为开阔,所以包容,因为包容,所以它的力量更柔韧、更长远。当它文明的力量柔韧长远的时候,它对整个人类的和平都会有关键的贡献。」
 
这是一篇十分精采的演讲,据说赢得热烈掌声。当然,因为见仁见智的关系,异议还是有的。网上看到一篇〔北大学子别被台湾学者龙应台给误导了〕,其中说道:
 
「首先,我非常不认同她在北大演讲结尾时反复强调的“请不要跟我谈血浓于水”。…… 按照龙女士的逻辑,如果你与你的父母,与你的兄弟姐妹之间,因为价值观不同而无法对话时,你完全可以不认他们,你们之间心手相连的血是淡于水的,因为你们之间没有共同语言,所以,做亲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大凡听得懂人话的人,应该知道她的明显潜台词是:未来检验你们中国大陆的文明标准之一就是看你们如何善待我们台湾两千三百万人民,如果你们做得好,我们还有共同语言,如果你们做得不好,那我们就“血归血”,“水归水”,血与水之间互不相溶,更别说血浓于水了。」
 
   「原来,龙女士所耿耿于怀的不文明刻度是被一千枚飞弹叠高了。  那我就说说这一千枚飞弹吧,我实在不明白龙女士为什么不去数落美国的国土上有数万枚飞弹对着全世界(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
 
   「其实,大陆的飞弹与美国的飞弹有何区别,不都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同样,台湾回归祖国以后,这些导弹也同样保卫着台湾。看来当一个人戴上有色眼镜以后,“文明”都能作为武器,会不会让上帝也发笑呢?」
 
  四.龙应台有中国梦吗?
 
虽然,主办方对【中国梦践行者】的选拔,是慎重其事,反复讨论的结果。可是,当我得知龙应台获得这个头衔之后,还是很有些错愕….。龙应台的确很知名,很努力,很有作为….但是,她有“中国梦”吗?以下我想分几点来进行小小的质疑:
 
1.首先,特别值得讨论的说词就是「谁又在乎“血浓于水”?」「 请不要跟我谈“血浓于水”,」,她以“价值基座”与“文明尺度”两个概念,来否定及质疑“血浓于水”的价值。这样的立论成立不成立,使得不使得呢?
 
我通过网络搜索,在〔Soso问问〕的网站上找到关于“血浓于水”的解释------
 
「“君子之交淡如水”是最高指标,凭什么亲情可以凌驾于“君子之交淡如水”之上呢?很简单:“血浓于水”!…..亲情的力量来自于血缘,那是缘于骨髓里的,象是看不见的空气,割不断的流水,血脉的联系使得亲人之间有着神秘的感应。幸福着彼此的幸福,也痛苦着彼此的痛苦。…..」。
 
是的,血亲之间的同命运,共甘苦,互相扶持,不离不弃,既是生命成长的庇护所,也是人生幸福安乐的泉源,我想除了文革时代的颠倒与疯狂之外,血浓于水的亲情,都会是人间不容质疑的强力纽带,我不知道龙应台为什么要质疑“血浓于水”的价值与意义?
 
血是人生命的本质,血是怎么来的?血与人间万事有什么关系呢?这颇不好说,我们可以看《周易.序卦》的一个总结:
 
「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
 
这是说,天地立所以成万物,万物成所以有男女繁衍之道,随后的父子.君臣.兄弟.朋友.老师,以及人文礼法的种种道理与制度,才能依次成立。另外《韩诗外传》卷五有一段孔子的话说:
 
「《关雎》至矣乎!夫《关雎》之人,仰则天,俯则地,幽幽冥冥,德之所藏,纷纷沸沸,道之所行,虽神龙化,斐斐文章. 大哉!《关雎》之道也,万物之所系,群生之所悬命也,…..夫六经之策,皆归论汲汲,盖取之乎《关雎》.《关雎》之事大矣哉!....天地之间,生民之属,王道之原,不外此矣!」
 
这是说,男女结合之道,总括天地创造之德与道,所以成万物而有人间,六经之理据,王道之大原,不外乎此,这是人间万事之始基!因此,所谓“血浓于水”,就是人的生命通过男女结合不断传承,于此成就人间与人伦,进而在此基石上,衍生出万理万事。这个“血浓于水”的事与理是核心而基要的,即使有夫妇离异.父子反目.兄弟成仇,却不能否定“血浓于水”是人伦之核心,人间万理之基石。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伦理始源,最终可以衍生出人间万理,但却不能取代人间万理。也就是说,人伦人道与人间万理,是太极阴阳之共立共成,不是有你无我,零和对立关系。血缘生命是人存在的基础,却不是人求尊严.求高贵.希圣希贤的充足条件,人必须通过人文创造与文化积累,使人间更美好.更善良.更正义.更适合居住。
 
有了以上的探究,我们可以接下来谈龙应台对“血浓于水”的质疑能否成立。她在演讲中所提出来的价值基座是蒋中正一再提倡的“礼.义.廉.耻”,问题是不管从那一个正常角度看,这个价值基座都不会构成对“血浓于水”的挑战与质疑,我们以《孝经》为例:
 
「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
 
……子曰:爱亲者不敢恶于人,敬亲者不敢慢于人。爱敬尽于事亲,而德孝加于百姓,刑于四海,盖天子之孝也。」…..
 
这是说人必须扩大血缘孝敬之情,进而将忠孝节义施用到天下万民,如此,我们显然可以说“礼.义.廉.耻”是对“血浓于水”的有力诠释与彰显,断断不会成为“血浓于水”的对立面。
 
另一个被拿来挑战“血浓于水”的,就是龙应台所谓的“文明尺度”。亦即她所谓如何对待“残障者”.“鳏寡孤独”.“盲流民工”的问题。就〈礼运大同篇〉的内容看: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显然中国自古就重视这类问题,而且〈大同篇〉的这个描述,正是社会主义应该具备的核心内容,中国大陆做为社会主义体制,应该是非常重视这个“文明尺度”的。然而现实情况却做得很不好,这一点我们应该肯定龙应台的批评。问题是这样一个社会主义“文明尺度”,能挑战“血浓于水”的人伦基底吗?显然还是不能。孔孟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四海之内皆兄弟”,其理论基础正是通过对“血浓于水”的扩大适用,将对血亲的慈爱及关怀用到人之老.人之幼.人之兄弟身上。所以〈大学〉讲修齐治平之道,讲“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中庸〉讲“仁者,人也,亲亲为大。”所以血脉之亲亲,正是成就礼乐教化,追寻民胞物与所不能没有的起动点。
 
也许有人会说,龙应台的意思不是要用“价值基座”与“文明尺度”挑战“血浓于水”。而是说你大陆在礼义廉耻的“价值基座”与“文明尺度”上不合格,所以龙应台不愿意接受对大陆的认同,以及两岸统一的追求。
 
谈到这里,也就涉及龙应台究竟有没有“中国梦”的问题,也就是如何看待国共内战的问题。一个拥有“中国梦”的人,应该对乡邦故国怀有相濡以沫,不弃不离的情怀,应该肯认两岸都是中国人,都共同分享着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也共同承担着中国的苦难的失败。国共之争只是两党的权力之争.利益之争.路线之争,当年用自相残杀来相争,实在是错误的.可悲的!因此,中国的分裂也是错误与可悲的,两岸中国人应该谋求国家的重新统一,而且必须尽可能以和平方式实现统一。这种血泪共爱的家国情怀,用一句话来表达,也正可以说是“血浓于水”。既然龙应台说她有“中国梦”,为什么要挑战与质疑“血浓于水”呢?
 
2.我们知道台独论者或者有台独心态的人,有一种很奇怪的妾妇之道,就是特别喜欢抱美国与日本的大腿,以美日的共同奴才而自高自傲,以为当殖民地奴才就是有尊严,看不起大陆中国人,所以有“中国猪!滚回去!”的嚎叫。裸露此种妾妇心态的现象之一,就是龙应台所说的“1979年1月1号,中美正式断交,这个“中”指的是当时的中华民国,…..长期被视为“保护伞”的美国撤了,给台湾人非常大的震撼,觉得风雨飘摇,这个岛是不是快沉了”。
 
裸露此种妾妇心态的现象之二就是“大陆飞弹对着台湾”的问题,美国拥有最多最强烈的飞弹对着全中国,美国随意侵略伊拉克.阿富汗,美国极残暴的虐待回教嫌疑犯,这些在台独人士心中都不是问题,可是大陆的一些飞弹却成为他们口诛笔伐的大罪恶。这原来只是台独政客操弄的伪问题,但不知为什么深得龙应台之欢心,也跟着他们热烈的合唱?
 
裸露此种妾妇心态的现象之三就是台湾至上论,将台湾与中国对立起来,念兹在兹的就是“台湾二千三百万”,标榜“爱台湾”,以台湾做为至善至美的代表,中国做为邪恶与落后的代表,他们在“爱台湾”的名义下,不管怎么做都是合理的,可以原谅的。比如陈水扁时代的外交部长陈唐山,骂新加坡为Lp[即卵泡.台语男根之意];再比如民进党议员对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的推打。我觉得在龙应台的演讲中,也有一点点类似心态,特别明显的是一再用“文明尺度”来质疑中国大陆,却不用到台湾身上。所以龙应台在理直气壮指责中国大陆的时候,却拒绝用同一标准,同一心态,看看台湾的情况。问题是台湾有多文明呢?记得2003年8月26日发生一件惨案,台湾小船载着二十多名大陆偷渡客,在近岸水域碰上海巡署的船只,船老大为逃避罪责,竟将偷渡客全部推入海中,以致6名大陆女子溺毙。还有台湾的立法.司法.行政联合起来,对大陆配偶百般阻挠与歧视。….高喊“文明尺度”的龙应台,为什么不能评一评台湾的不文明现象呢?
 
3.我想主办方之所以颁予〔中国梦践行者〕的头衔给龙应台,还有一个重要理由,就是龙应台坚持主张民主自由,坚持公义。这一点我不是很反对,但却有若干疑问,不妨提出来一并说说:
 
台湾的蓝绿对立及恶斗是近二十年的突出现象,这就是龙应台〔为台湾民主辩护〕一文所说的:
 
“两党所争,不是政策,而是核心价值之争,属于文化认同、安身立命的灵魂层面。…..别忘了,美国为了对于奴隶制度的认知差异,是打了仗、流了血的。…..为了核心价值,人,是可以义无反顾的。”因此,具有统一信念的深蓝人士,是一群还有中国梦的人,是断不会将票投给民进党的台独人士,更不会刻意回护台独人士的选举舞弊。
 
陈水扁从市议员一路选过来,他是一位强烈的台独份子,应该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他的第一届总统任期,已经丑闻甚多,极不得人心,眼看连任是没希望了。陈水扁为了取得连任,已经到了饥不择食,不择手段的地步:比如违法的公投绑大选,比如中央选委会的百般护航,将选票印刷工作交由各县市地方选委会,究竟印了多少?如何保管?如何发放?全部缺乏公正严格的管制….。而其中最大的疑案就是319枪击案,引起泛蓝及中间群众的强烈抗议,数十万人上街头。
 
此时的龙应台在做什么呢?她没有上街头,也没有批评选举舞弊,反而写了一篇文章〔为台湾民主辩护〕支持陈水扁。
 
其实,面对319枪击案这样涉嫌严重舞弊的行为,一个还有文明法律的社会,肯定必须启动公正调查,并依法处置。知识分子也应该有一个维护公正公义的评说。龙应台却用一种小说手法,轻轻带过。她说:
 
「像拙劣的警匪片:莫名的枪响、离谱的公安、诡异的医疗;…..总统的肚皮公开展示,仿佛肉摊上等待卫生检查的一堆肉。」
 
龙应台以此小说笔法闪躲必须面对的法律与公义问题,还自以为四两拨千斤,陈水扁的舞弊问题已经解决。接下来她就转守为攻:「我们,究竟能不能为台湾民主的“荒腔走板”辩护?在“警匪肥皂闹剧”里,可不可能读出深沉的理性和文明的努力?」
 
经过她装模作样的一番议论后,她断然赐予陈水扁们….
 
「是的,在权力争夺的卑鄙龌龊中,我仍然看见深沉的理性和文明的努力。」
 
一个宣称拥有中国梦的人,为什么只看到陈水扁们“深沉的理性和文明的努力”,却一直看不到大陆朝野对理性与文明的追求,真是怪哉!
 
龙应台说陈水扁 「件件都违背我这个公民对民主原则的认知,但是他,对全世界代表了我。」这样的论述逻辑实在无法无理可说,大约等同于胡言乱语。问题是: 妳做为一个有中国梦的高级知识分子,怎么会这样容易就放弃对陈水扁涉嫌舞弊行为的追究?具有中国情怀的蒋中正.蒋经国都不能代表妳,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承认台独份子陈水扁代表了妳?妳究竟居心何在?
 
4.为陈水扁这样的人,做这样歪扭而不入流的辩护,实在为龙应台感到惋惜。但是,龙应台却食髓知味,乐此不疲。2年后,陈水扁的贪污枉法更形恶劣,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也看不下去,发起红衫军反贪运动,要求支持者每人捐出新台币100元。龙应台拒绝捐这一百元,她写出一篇文章〔我怎么上「陈水扁」这一课------一个「干犯众怒」的微小声音〕,她说:
 
「台湾是一个新兴民主,新兴民主的意思就是,在实践民主的过程中所发生的很多重大事情和冒出来的问题,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人们知道过去的原则和观念可能都不适用,但是对于新的难题又没有现成可循的一套新的判断标准。….众说纷纭,争执不断。 」
 
人类的历史与文明不是从今天才开始,所有的礼义廉耻,人文制度都早已繁有其徒,龙应台是装傻还是装痴,怎么妄想用“新兴民主”的“第一次”为陈水扁的贪渎枉法辩护呢?
 
「两年前,六百多万人投票给他,请他来管治这个国家。那些没把票投给他的人,本身显然没有发挥足够的力量来避免他的当选。所以陈水扁的上台,必须说,是投票给他的六百多万人和没投票给他的六百多万人的共同选择。….人民自己,什么时候要开始检讨自己的责任呢?…..那错误选择背后的思维是什么?….」
 
「如果因为当初没这认识,所以我们轻率,或愚昧,那么我们因自己的轻率或愚昧而被一个难以忍受的无格总统所折磨、所惩罚,是否也正是我们应得的教训,应付的代价?」
 
这是标准歪扭心态的歪七扭八,歪嘴斜舌!强暴公民的意志与尊严,硬将反对票算成赞成票,再将陈水扁的过错,说成是选民的过错,要选民“检讨自己的责任”!甚至忘乎所以的认为,公民被陈水扁折磨与惩罚,还是一种正当合宜的“应得的教训”.“应付的代价”!这真是胡扯得毫无道理可言了!
 
龙应台却还要强辩到底:「是什么制度,纵容了他专权,鼓励了他堕落?…如果产生「陈水扁」这种政治人物的制度,以及维系这种制度的思维和文化,我们今天不去彻底面对和处理,…下一个上台的人,在同一套制度里玩弄,难道会有不同的嘴脸?」
 
那么请问:台湾的制度与思维基本没变的情况下,马英九成为“下一个上台的人”,嘴脸改变没有?
 
五.结语:请接通心灵的血脉
 
有一位吴旭博士,在一篇〈“中国梦”与中国国家形象战略〉的文章中说到:
 
「一个国家必须拥有自己的梦想。 这个梦想,…..应当是当代中国思想界面向未来几代、甚至几十代中国人,….所确立的一个远景定位和奋斗理想。同时,像“美国梦”一样,“中国梦”也需要有自己的人类情怀和世界担当。」. 「中国的古典哲学推崇自然理性以及实用辩证主义,闪烁着超越历史与文化的大智慧。其中的很多精华部分,历久弥新,为处理现代世界很多错综复杂的问题,给出了精当的答案和指针。」
 
的确,中国传统智慧人天相贯.天下情怀.民胞物与.悲天悯人,将天地人间看成不可分割的整体,这个整体透过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爱物而敬天,敬天而法古,一层层的加以掌握,从而构造成安身立命的心灵家园。五四人物曾经将血缘关系妖魔化,认为家庭是万恶之缘.自私之本。虽然,血缘关系的过度运用,是会伤及社会公义。可是,血缘是生命之本,是人出生的尊严,是人生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基源关系。一个正常社会.公义社会.文明社会必定是保护及尊重人的出生尊严。中国文化特别重视以血缘为基座,所建设出来的一整套伦理关系,如果用一句话来表达,就是“血浓于水”。
 
也许中共官方过多的,将“血浓于水”当成套话空话向台湾宣传,却没有好好体现亲亲仁民的王道情怀,这是很令人厌烦的。可是做为拥有中国情怀及梦想的人,是不应该,也不可以将“血浓于水”推到文明价值的对立面,加以质疑及否定。龙应台在接受〔中国梦践行者〕的颁奖活动中,却用其它的价值基座与文明尺度来质疑“血浓于水”,这是我很难接受的。
 
台湾的本省人也来自大陆,只是月深年久,他们对血脉故国的感情已经很稀微了,此时我们重温一下连雅堂在《台湾通史》序言中的话也应是有益的:
 
「洪维我祖宗,渡大海,入荒陬,以拓殖斯土,为子孙万年之业者,其功伟矣。追怀先德,眷顾前途,若涉深渊,弥自儆惕,呜呼念哉!凡我多士,及我友朋,惟仁惟孝,义勇奉公,以发扬种性,此则不佞之帜也。婆娑之洋,美丽之岛,我先王先民之景命,实式凭之」
 
这里面的仁孝奉公,发扬种性,就是立足血缘以追寻大义的意思。而台民对美丽之岛的开发运用,也正彰显了先王先民的大德遗爱。凭借先祖之大爱而庇佑后来子姓,继继绳绳,美善家邦,这就是台湾通史要传达的一个精神。可是,许多台湾人经过皇民化运动的灌输,竟然忘乎所以,忘了先王先民,忘了血缘大爱,忘了侵略世仇,竟认贼作父的拥抱日本人,欢呼甲午割台,还想要割断血缘,呼喊“台湾人不是中国人”,这是很让人遗憾与痛心的!
 
龙应台做为外省第二代是有她天然优势,也有她应有的使命。通过父母辈的战火流离,她对人间与历史应该有更深透的感受。再通过其父母的血脉及生命经历,她对故国乡邦应该还有一种深切的感动,应该还有一种血肉相连之情。她尽可以洄溯自己的生命源流,协助台湾追求公义,寻找原乡。可是恕我眼拙,我在她文章中看不出这种情与义,却读出一个高等华人,因为留学或者为洋人之偶,而忘了.更且鄙视其父母故国,用一种缺乏血泪与悲悯的所谓“文明尺度”,填充上民进党的意识语言,以高傲而自以为是的奚落大陆故国。眼中只有“二千三百万”,一再说什么“飞弹威胁”,将民主正义的光环许给了民进党陈水扁,却反过来用文明不文明的放大镜责骂大陆….。我真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一种 ”狼性” !
 
当然大陆许多地方没做好,应该批评,可是亲人之间“同甘苦.共命运”的批评,与高等华人及台独心态者的批评是不一样的。面对五千年文明,千万里山河,她竟然能用她自以为是的“文明尺度”,进行如此片面的非难!态度之高傲,情识之寡淡,真令我齿冷!而最能透露其心曲的,就是她所谓「谁又在乎“血浓于水”?」
 
“中国梦”当然是开放的,可以有许多种诠释,但是开放不是没有原则,多元不是没有是非。“中国梦”当然应该包括“台湾梦”,但这个“台湾梦”不能是以美日鹰犬为荣为傲.进而为祸中国的台独梦。“台湾梦”不能否定中国历史与文化的共业,不应仇视其父祖家邦,血脉之原乡。
 
我欢迎并高度赞赏〔中国梦践行者〕的颁授活动,也不反对龙应台得奖,但希望她内证心源,重新接上与先王先民的心灵电路,对故国还保有一些互相扶持,不离不弃的血脉之情,进而通过血脉的接纳与肯认,得到她自我心灵的皈依与安顿,同时以新的眼光与胸怀,参与到中国梦的建设队伍中来。那就漪漪乎大哉!盛哉!美哉矣!
 
孔子2561年8月27日[10] 皮介行 写于 光文讲堂.莫干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