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介行】政治儒家很糟糕吗?──就教于杜维明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0-09-22 08:00:00
标签:
皮介行

皮介行,西历一九五五年生于台北,父祖为浙江人,百多年前为湖北省随州市皮家湾人士。毕业于东吴大学政治系。曾任《大学杂志》主编、《前进周刊》编辑、《南洋周报》主编、《民主报》编辑、《民众日报》记者、《在野杂志》总编辑、环球通讯社副总编(一九八七年十月,以此名义采访中共十三大,为首次公开接触中共中央之记者。返台后遭开除)、三极高工教务主任、台商广东龙眼焊材厂副总经理。致力于推动“大爱中华”社群活动,强化文化中国之互爱互信,以壮大中华民族之光明愿景。


最近杜维明等人发出号召:〔关于定 9月28日 为“尊师日”的倡议书〕,其中说到:

“我们不反对为了配合开学的行政考虑规定9月10日为教师节。但我们觉得把 9月28日当作“尊师日”意涵更广泛、更深刻。“

又有〔南方都市报〕.张传文 访问杜维明,发表对答式访问稿:〔我为什么呼吁将9月28日孔子诞辰日作为尊师日〕 

杜维明在访问中谈到:

“文化认同一方面是自己的自信心,另一方面应该是开放的、多元的,进行自我批评自我反思的能力应该很强,而且这种文化认同不应对西方文化造成威胁,如果是威胁性的,还未起来,扼杀的力量就会很大,也不能使得还没有发展到同样水平的国家,包括印度,感觉到我们自私自利,掌握了他们的资源,所以文化认同应该开放。”

“充分政治化的儒家,比法家还糟糕,法家只要行为正确就可以,儒家如果被充分政治化,对你的行为之外有很多约束,态度好不行,还得有信仰,最好是下意识的,这在毛泽东思想里面也得到了证明。儒家有强烈的权威主义倾向,又对人有非常强烈的责任要求。”

“儒家的阴暗面太大了,从五四以来,大家看到的都是儒家的弊端,别忘了现在这种弊端还在。“五四”时期说的封建遗毒,裙带关系,走后门,马虎,不负责任,现在变本加厉。反而儒家的温良恭俭倒没有,将来如果是纯粹政治化的儒家,大家都倒霉,这是儒家未来在大陆发展所面临的最大威胁。这个要清醒。“

现代社会的职业分化,总合起来恐怕不止365行,基于平等尊重的普世价值,要对各行各业都订下一个纪念日,显然是不可能的,在这些“不可能”之中,政府挑出一个日子,比如说9月10日订为教师节,这应该说是政府对教师的另眼相看,特开小灶。当然对这样无厘头的开法,儒者是不以为然的,所以一直要求教教师节改订为孔子诞辰日的9月28日,不管接不接受,这个要求应该是光明正大.十分合理的。现在杜维明等人效“曲线救国”之故技,说政府喜欢9月10日教师节,那就保留吧!我们只要求在政府的坚持之外,另开一个〔尊师日〕,这就不冒犯政府的坚持,又满足了儒者的虚荣心,岂不两全其美,皆大欢喜。

可是愚拙如我,却怎么样也看不出欢喜何由?美在何处?

天地是所有人的天地,年月是所有生民的年月,这不是政府与儒者两家可以私相授受的。政府已经另眼相看,给教师开了小灶,这些教师还不满意,还要搞一个“尊师日”,这样的贪得无餍,这样的私心自用,能不愧于孔子之教么?能免于天下万民之议论么?孔子所谓“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也!”,儒者视民如伤,修己安人,克己复礼,三省吾身,现代教师学孔子之道,难道不应该卑以自牧,先人后己,怎么对自己的节日,这样的不怕多,不怕烦?

正如米湾所说“"教师节"、“尊师日”,这两者应该是一回事。不反对现在的教师节,另外搞尊师日,这就意味着你赞成搞两个教师节。这样很可能会引起社会各界的反感:不严肃,你们这些当教师把自己也看得太重了,一个节日还不能满足,隔不几天就想又搞一个!“

倡议者又说“以孔子作为师道的代表,并不是只看重儒家,对于佛教的大德、道家的真人,兴都教的圣哲,犹太教的长老,基督教的神父,伊斯兰的导师等等,只要给我们新生命,为我们创造人生的意义,就应当受到我们的尊敬和爱戴。“

这样看来,倡议者真是博大真人的博爱主义者,他们想以孔子诞辰这样的日子,尊一切师,统一切教,美则美矣!大则大矣!却是个愚蠢的空包蛋!试问此举将置各教的信仰.仪轨.偶像于何地?又将置儒教于何地?儒教的纪念日,我们去拜佛,拜耶稣,儒者们能接受吗?12月25日耶稣纪念日,号召拜孔子,耶教徒能接受吗?这样大的学者,总不应该不理解宗教信仰的不可混淆.不可亵渎吧!你们只想大包大揽,多多益善,却不知道把庄严的神圣追寻,搞成四不像的一杯水主义,是很不严肃的!

至于杜维明所说,中国的文化认同与复兴,不应该对西方文化造成威胁。我当然赞同,但这种事不能一厢情愿,威胁不威胁不是我们自己能定的。特别是世界超强如果不尊重中国的基本利益,掌控台湾,包围中国,我们该如何办?退让投降吗?

杜维明说“充分政治化的儒家,比法家还糟糕”,真不知何所据而云然?儒家内圣外王,修己安人之道,肯定不能舍离家国天下,肯定得进入政治,促成政治的道德化。因此儒学政治化,建设政治儒学肯定是必要的!至于说,儒者从政以后违背儒学基本义理,走向法家纵横家的权谋与不择手段,那他就不再是儒家,怎么会产生“充分政治化的儒家,比法家还糟糕”这样的问题呢?儒家不儒家不是以具体的个人为转移,而是以义理为判准。政治而亲近儒家义理,走向政治道德化,当然是可取的,政治而背离儒家义理,就无儒家政治之可言,还有什么“充分政治化的儒家,比法家还糟糕”之可说?

至于说“儒家的阴暗面太大了”,出自杜维明大师之口,真的让我辈太失望了!应该知道儒家不等于人性,不等于一切人,不等于一切历史。儒家只是一套义理信念,不一定能在人间充分实现,却永远以其光明温润的终极追寻,带领我们奋进,亦即所谓“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历史上的暴君乱臣,滥权贪婪,这只能看成人性的不完善,看成人的教化修为背离儒学义理还很远很远…断不能将历史与人性的阴暗全算到儒家头上来!

中秋团圆在即,匆匆写此就教于杜维明大师,盼大师有以教之!谢谢!

孔子2561年9月22日[10] 皮介行 写于 光文讲堂.时为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