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暴君和革命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07-30 09:56:34
标签:暴君、革命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余东海】暴君和革命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六月廿七日丁卯

          耶稣2019年7月29日

 


桀纣和嬴政都是著名暴君,但性质大不同。桀纣之暴是个体性的,没有相应的极权文化背景和制度基础。君王之暴固然会败坏礼制,却也受到制度一定程度的制约和各级官员不同程度的抵制。嬴政之暴则是道德性、文化性和制度性的统一,由邪说恶制暴君组合而成的极权暴政,罪恶全方位,灾害无止境。

 

桀纣之暴,虽然败坏官德危害民生,但程度有限,体制内健康力量改良或革命的代价也有限。嬴政之暴,则意味着全方位深层次的政治奴役、社会苦难和道德败坏。这种极权暴政之下,体制内匮乏健康力量,几乎没有改良的可能。而自下而上的自发性革命或造反,代价特别高昂。

 

暴政未必极权,如桀纣隋炀,文化制度皆非极权主义;极权必然暴政,如暴秦,无论是孝公、始皇还是二世,都是暴政。或谓:“极权主义是近現代政治学词汇,中国文明史上,在西馬入侵之前并沒有极权主义”云,这是概念狭隘。秦法家君本位的君主制、洪杨帮政教合一的教主制,就是古典极权主义。

 

隋炀与桀纣同为个体之暴,但隋炀之暴造成的人民苦难和社会恶果大于桀纣。要因有三:一制度上,郡县制与家天下结合,更方便暴君为非作歹,可以将君主之恶造成的社会危害成倍扩大;二文化上,隋文尊儒不真,隋朝儒化有限;三道德上,隋炀比桀纣更坏,弑父篡位,淫母杀兄,极端丧心病狂。

 

对于桀纣,革命只是革暴君之命;对于暴秦,革命对象除了暴君暴政,更有极权主义邪说和恶制。面对桀纣,汤武革命一举成功,代价轻小;面对暴秦,从陈吴到刘项,血战不断,代价重大。刘邦的革命和成功仍是半吊子的,远远没有完成文化和制度层面的革命。

 

革命有真伪之别,必须明辨之。例如,马式革命,以资产阶级为对象,为了革命,不择手段,所谓革命,纯属造反。孙氏革命,以满族政权为对象,手段也大有问题,革命品质不高。唯儒家支持的汤武革命,强调顺天应人,针对暴君暴政,指导思想和手段目的都高度正确正义。这才是高品质的革命,真正的革命。

 

同时,儒家支持革命,对于革命的态度又极其慎重,并非“君不君”就起而革命的。殷纣暴虐天下知闻,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仍然臣事于殷。武王即位第二年举行了著名的“孟津观兵”:“诸侯叛殷会周者八百。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尔未知天命。乃复归。”(《殷本纪》)何其慎重乃尔。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