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东海态度(七)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08-22 00:01:47
标签:东海态度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东海态度(七)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七月二十日己丑

          耶稣2019年8月20日

 


【前言】欲向我学儒,欲与我交往或争鸣,欲对我进行批判,欲为儒家取精去糟,都应该对儒家思想有所了解,也欢迎对我的文化、政治和人生态度有所了解。兹将有关“态度”的部分微言汇集于下,聊作自我简介,供有志之士参考。

 

1、儒家尊重异议,宽容过错,但绝不尊重、宽容邪恶。对邪说努力依理批判,以免其泛滥成灾,误导世人;对罪恶强调依法惩处,不容其仗势欺人,危害社会。刑法轻重,因时而定。乱世轻刑,大不义也。儒家政府的义刑义战,正义之士的义杀和复仇,都是针对恶人恶势力的。

 

2、王道政治,厚责于官而薄责于民,对于良民很宽容,对于罪恶零容忍。今时今世,儒家若大权在握,必然建设王道,礼当大开杀戒,以法律乃至战争的形式体现天道的公正。对内有义刑,重用正人君子,铲除朝野恶势力,对教而不改者严刑峻法;对外有义战,团结健康国家,铲除邪恶政权,优先考虑小金朝。

 

3、我对自己每一篇文章、每一个观点乃至每一句话负责!对亲人、对朋友、对民众、对官员群体领导阶级,对天下后世的读者,都必须表达思想理义的真实,这是我矢志不渝的自我要求。让不让我说话,听不听我的话,你们说了算;说什么话,怎么说话,我自己说了算。

 

4、事关正邪和原则,东海不论君意官意民意,只问天意。莫言天意高难问,自反而诚吾自知。所谓天意,就是心意,自心良知的意愿。批毛辟马,弘儒弘道,就是良知的决定。东海不能不遵守,不能不执行,虽千万人吾往矣。君意民心休再问,此心一定定乾坤。

 

5、有人如是说:“余东海嘴贱,每每被封,坚守微博,屡屡转世,目前已经是第四世了。”然哉然哉。为了弘儒卫道,为了执行良知的命令,弘扬真理正义,我可以苦口婆心,也不吝棒喝狮吼。别说微博被封,就是生命被封,我也要乘愿重来,千秋万世,不断转世,直到天下大同。

 

6、欢迎批判。若是真理,自然不怕批判,且是最好的宣传;若有错误,更加欢迎指正,那有助于我及早发现和修正。免费受教,助我进步,何乐如之。子路闻过则喜,禹闻善言则拜,非虚言也。曾指出某老学者一个常识错误,该学者大不快,絮絮自辩,愈辩愈错,让我莫名惊诧。他应该高兴并感谢我才是呀。

 

7、有一种人很讨厌:强不知以为知,看不懂而乱喷,甚至伪造对方话语和观点,无知无聊又无礼。对这类人我一向“不敢得罪”,怕让人误会我心胸狭隘,不欢迎异议,让同道和有识之士吝于惠赐批评。其实强不知以为知、看不懂而乱批也没关系,只希望他们批评时附上我的原话。

 

8、或谓“儒家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好局面,谨言慎行”云。东海表示,一定珍惜,一定努力儒言儒语正言正语真话真理,言行以仁为本,吉凶与民同患,直言无讳,正行无畏。有违中道原则的话坚决不说,不合仁义标准的事坚决不做。欢迎关心东海和儒家事业的各界人士多多监督批评。


 

9、世人都希望有地位受尊重,我也一样。但置身于逆淘汰社会,我宁愿边缘而自在、清贫而高贵的活着,活在我自己诗酒逍遥、道德自由的世界里。我把儒家的命运放在自己的命运之上,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不尊重儒家的社会不配让我有地位。

 

10、既不故意排斥人,也不主动团结人,特殊情况下甚至与一些自己人都保持距离,遑论外道。师道与领导、文化人与政治家不同。领导人和政治家有必要主动团结各种人,有时候不得不有所迁就和随顺,文化人则无此必要。中道而立,能者从之;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11、儒家直面所有问题,包括自身问题。若儒家文化真有问题,历代圣贤绝不会执迷不改讳疾忌医;若历代圣贤真有问题,当代儒者也不应文过饰非遮丑掩臭。但若儒家文化和历代圣贤没有问题,儒者也不宜故作谦虚清高态,坐视圣贤被误会或诬蔑。至于附和外道、诬蔑圣贤者,更是孔孟之罪人!

 

12、关心儒家事业是对我最好的关心,尊重历代圣贤是对我最好的尊重,弘扬中道真理是对我最好的帮助。反过来,如果对儒家事业不关心,对历代圣贤不尊重,对中道真理不认同,又怎么可能真正认同、关爱东海?我又怎么可能接受其关爱?

 

13、安贫乐道,必须有道。如果未得乎道,必不能真正安心,患得患失是必然的。无道有技,有所寄托,尚可勉强小安。最怕无道无技,一无所有,心灵赤贫,精神苍白,不是“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就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欲不沦为物质主义小人,不可能也。

 

14、古今不少学者都认为,很多人道德败坏是因为贫困,衣食足则知荣辱。其实未必。小人穷斯滥矣,富了更滥。知不知荣辱,不在于衣食足不足,而在于德智足不足。所以,对于庶民,庶之富之教之,必须齐头并进,三管齐下。如果试图先富后教,先让他们不义而富且贵,那就失去了最好的教育机会。

 

15、我特别能够理解那些绝望的人,绝望于这个到处充塞着极权主义的龌龊和物质主义的丑陋的马邦。论道德之败坏和苦难之深重,马邦人堪称人类之最,或许只有秦人、长毛和中西各种邪教可以勉强与之仿佛。如果不是皈儒,我或许也绝望了,或逃出国境,遁向异国;或逃离世界,遁入佛道。

 

16、没有兴趣与反儒和不懂儒者辩论。经常在微博微信发言,除了答客问,都是自说自话。别人听不听得进去,听不听,有没有人听,我都不关心。我只是把话撂在那里而已。没有人听,就当那里是名山,姑且藏诸。天下后世或许就有人听进去、传下去了,也是可能的。

 

17、东海一再强调,只说不辩,一再拒绝友人让我与反儒派辩论的提议,不仅是时间精力顾不过来,更是不屑,不愿抬举彼辈。当年与红卫兵辩论,赢者有意义吗?红卫兵的观点自有风霜雨雪去解决。除非是在中央台人民日报之类名媒上,辩给天下看,那倒不妨拨冗一辩。

 

18、东海对古今中外任何人任何学说和观点,无不是者是之,非者非之,肯定否定,赞扬批判,唯理唯实。孔子对齐法家和道家人物,既有赞肯也有否批。赞肯绝非乡愿苟誉,邀名射利;否批绝非乡讪苟毁,恭高我慢。东海对道家、自由主义有收有破,对南怀瑾、陈寅恪们有赞有批,也是一秉至公,绝无丝心。

 

19、本文(某篇带有预测性的文章)是我的预测,也是我政治态度堂而皇之的亮相。儒家吉凶与民同患,先天下之忧而忧,对于民心民意的把握最为真实到位,知道真正的民之所欲。儒家之心意本身就是最大最正的民意。民之所欲,儒之所欲,天必从之。春江水暖鸭先知。朝野各界人士到了作出选择的时候了。

 

既然亮相,自有准备,自然无惧任何批判、打击乃至迫害。儒家历劫归来,尽管显性力量微弱,但发展却是加速度的,潜在力量更是不可限量。我相信,正邪力量对比,不久即将发生根本性变化。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