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东海态度(九)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08-22 23:54:51
标签:东海态度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东海态度(九)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七月廿二日辛卯

          耶稣2019年8月22日

 

 

 

1、缘来不拒,缘去不留,有缘惜缘,无缘不攀,一切随缘,无可无不可。刻意绝缘和刻意攀缘,都非人生常态。攀附权贵固然是攀缘,好为人师也是一种攀缘。故孟子强调: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佛教提醒:佛不度无缘之人。

 

2、无礼无仪无教养,是马邦人的共性和通病。东海也曾是个三无牌,从小没机会接受正确文化和基本礼仪教育,粗俗野蛮而不以为耻,伤人无数也吃亏无数。回首前尘,深为惭愧。好在心地还不坏,没有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终有机会由道入佛而归本于儒。

 

3、一路走来,耳闻目睹了无数拜金主义聪明人和拜权主义强人的身亡名裂,而我总是逢凶化吉并颇有收获。大半辈子的经历验证了古人一句话:奇恶必有奇祸,奇人必有奇遇,真人必得真理,大善必有后福。

 

4、不敢妄议任何人任何事,更不敢妄议政治妄议中央。君子无戏言,儒者不妄议,东海非正见真理不敢发,非正议覈论不敢发。昊天在上,孔孟在上,历代圣贤在上,我为自己的每一句话负责,希望每一句话都散发良知的光明,经得历史的检验!

 

5、经得起任何打击,也受得起任何尊崇,这是君子的一个特征。所以君子既不会失意无状,自暴自弃;也不会得意忘形,受宠若惊。无论千万人拥护还是千万人反对,立场一样,道路一样;无论站在自家阳台还是天安门城楼上,高度一样,分量一样。

 

6、常识缺席久矣,文化、道德、政治、历史各方面常识无不匮缺。“如果儒家很好,为什么两千多年实践,结果是两千多年黑暗,至今导不出一个好制度?”对类似幼稚问题伪问题已答过很多次,当又一次扎耳而来时,忘了对外人与对弟子有别,忍不住骂了一句:滚一边去!还是修养和耐心不足,诲人有倦也。

 

7、悠宙无始,广宇无终;宇宙坏空,成而复始。从历史的高度看,万年何异一瞬,一期生死更短。然儒家因此特别珍惜人生,以一瞬万年的态度对待人生,做一天人尽一天人道。光明良知,弘扬良学,昌明良制,开发良器,都是尽人道的法门。仁者人也,天人不二,人道就是仁道和天道。

 

8、有两种人生态度:一种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一种是只问收获,不愿耕耘,耕耘时袖手旁观,收获时勇往直前。对待儒家复兴事业,正确的的态度应该是、当然是前一种。既然认定了仁宅义路为人类最佳宅路,就应该尽心尽力追求建设之。追求建设过程和尽心尽力本身就是一种收获。

 

9、儒家对耶教应该包容和尊重,但这是儒家主体地位确立的前提下,主人对客人的包容尊重;同时客人要遵守客人的本分,不能喧宾夺主。儒家尊重的是耶教的言论信仰之自由,并非尊重其言论和宗教本身。对于包括耶教在内的各门各派的言论信仰错误,儒家拥有不容侵犯的批判自由。

 


10、对于反儒派,我们只能给予法律尊重,不可能给予道德尊重和观念尊重。这个态度,儒家无论在野在朝、失势得志都一样。儒家政治,道德挂帅,选贤与能,选贤第一。若是文低品劣,纵然才干超群,也不可能获得重用。在我们眼里,反儒派不配进入文化政治之上流。对不起,这个观点我不能也没必要隐瞒。

 

11、说真话说真理的时候,有一个天下万世的眼界心胸,自然就不会争一日之长短和一时之胜负了,自然就能无惧无畏无所顾忌了。只要确信自己所说的是经得起实践检验和历史考验的真理,对方不理解何妨,旁听者不理解何妨,天下大着呢,后世长着呢,德不孤,必有邻;真理出,必有明。

 

12、论及道理,道及高处,当一空依傍,考之以自心,证之以良知。这才是最高的实证,这才是真正为自己为天下万世负责。这样生起的信心才有坚定性和永恒性。我对孔子、对儒经的信心就是这样生起的。我出入佛道及西学大半辈子,痴迷耽恋,终究都未能完全安心。最后重新深入儒家,方才乾坤定矣。

 

13、或谓我谤佛,不知我大半辈子好老好佛,焉忍谤之又焉敢谤之?便是毁谤一般善人都会造妄语业,何况谤及释尊老子。有诗自勉曰:论道于言无所苟,慎哉字字发心田。误传一字罪非细,作野狐狸五百年。站在中道主义立场上,不能不对佛道有所批评,天理昭昭,我不得已也;仁心勃勃,我不容已也。

 

14、禅宗公案:有人向一位讲经说法的大师请教:“大修行人还落不落因果?”回答说:“不落因果”。因一字说错,堕入畜生道,作了五百世的狐狸。因果不昧,没有人能够逃离因果之天网,明心见性的法身大士也不例外。大师一字之错,是原则性的,误人非浅。作野狐狸五百世,咎由自取。

 

15、别说谤佛,毁谤任何人都不行,都有相应恶果。毁谤他人,可能吃官司,可能遭报复;毁谤圣贤君子,很容易导致命运恶化,并非圣贤君子与毁谤者过不去,而是因果逻辑之必然。君不见,反儒的人物普遍无福无后,反儒的势力必定衰弱败亡,反儒的社会特别灾难深重。

 

16、多年来一直强调,除了亲人、故人及世外高人,除非公开争鸣,反儒派不允许靠近百米之内。亲人故人,那是没办法,没得选择;佛道是出世法,拥有反儒特权;电视媒体公开争鸣,有助于拨乱反正,故可以例外。君子可以容众,可以容忍和宽恕反儒派,但不可能在道德上尊重他们,引以为友。

 

17、儒家为政,既不允许迫害反儒派,也不允许政治界、教育界出现反儒派。换言之,反儒派必须从政教两界驱逐出去!这个态度,永生永世永不动摇。反儒派干什么都可以都自由,但没有为师为政的资格,没有误导子弟、误导民众的自由。

 

18、儒家尊重信仰自由,各种宗教也必须尊重儒家的言论自由。儒家有责任对各宗派进行如理如实的判教,是者是之,正者肯之,绝不排斥;非者非之,邪者辟之,绝不苟同。不仅儒家,任何人都有对宗教都有质疑、异议和批判的权利。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是现代文明同样重要的双轮双翼。

 

19 、很多人对儒家的复兴持悲观态度。我深知其难,却属于乐观派,儒家的复兴不是可能,而是必然。我的乐观源于乐天。良知不灭,儒学不熄;物极必反,否极泰来,这是天理、易理和历史规律。至于复兴之迟速,此生所能见到之高度,有天命在,我辈尽人事可也。

 

20、真正的恻隐仁爱之心,是把真理真相告诉人们,包括道德真理、因果真理、生命真相、历史真相和各种政治社会事件真相,让人们知所警惕,引以为戒,从根本上上预防、减轻和消除苦难。良药往往苦口,真理往往刺耳。大医不会为了取悦病人之口而开方,儒者不会为了取悦世俗之耳而发言。

 

余东海自集于南宁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