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弘道的关键,行道的基础——儒家的言论观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12-23 23:00:56
标签:弘道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弘道的关键,行道的基础

——儒家的言论观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十一月廿八日甲午

          耶稣2019年12月23日

 


包括孔孟和释尊在内,历代儒佛道大师大德对于言论无不重视。老子和禅宗相对轻言,不过,老子也留下了五千言,禅宗经典更是连篇累牍。

 

对于言论,儒家特别慎又特别重。慎言是重视言论的质量,郑重其言,真诚其言,以假大空为大忌;重言是重视言论的作用,以无正确、正义之言为耻。

 

历代圣贤大儒,无论在朝在野,无论有没有实践机会,无不热衷著述,视为自己的慧命传递。自先秦至明清,儒家都是最重视著述的群体,著作文章最为丰富。

 

司马迁之父司马谈如此说儒:“夫儒者以六艺为法。六艺经传以千万数,累世不能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故曰博而寡要,劳而少功。”司马谈知儒有限,评判不对,但这句话里却透露了一个重大信息:儒经虽只六部,解释经文的传则非常之多。可见秦始皇焚坑和项羽火烧阿房宫之前,儒家经传何其丰富。

 

孔子说:“君子耻服其服而无其容,耻有其容而无其辞。”又说:“有德者必有言”,把言论视为衡量道德修养的两大标准之一,把高质量的言论视为高道德的标配。一个人如果言论轻浮错误,或者年龄老大而无真善美之言,其人不足观矣。

 

在孔子眼里,言和行同样重要。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故主也。言似,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了?”(《易经·系辞上》)

 

言是言论,思想理论,必须观点正确;行是行动,行为实践,需要相应条件,需要中正之言的指导。言论是否清晰中正,会深刻影响行为的积极性,更会直接影响实践的品质。理论问题是个人荣辱之主,更是人民苦乐、国家兴衰之主。

 

成己成人成物、尽心知性知天、赞天地之化育与天地参的方式无数无量,统言之无非言和行。改革制度是成己成人、参赞天地的一项重要内容,其方式也无非言和行。传道授业解惑,更是非言不可。解惑需要择法之眼和明辨功夫,人世间唯儒家最能明辨是非善恶正邪华夷人禽等。不能辨是无智,能辨不能言是无勇,都是可耻的,都不配为儒。

 

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将言与道割裂开来。殊不知,言与道既有区别又有联系,言论是学习、实践和上达至关重要的管道。道固非言,可借言传;言虽非道,言可传道。儒家之言,重在传道,包括圣道和王道,即道德真理和政治真理。真理需要实践,可以身教,也有赖于言传。传道是弘道的关键,也是行道的基础。

 

弘道行道,都离不开辟邪说。尤其是极权时代,辟邪说显得特别重要。十几年前曾经提出东海一律:极权主义是人世间最大的灾难之根、罪恶之源,其意识形态又是根源之根源。极权主义包括意识形态、基本制度、领导阶级等,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必是邪说,其恶制恶法暴政暴君都是由邪说引导而建、培养而成。欲反极权传正道,都离不开辟邪说。

 

传道弘道行道,都必须言行一致。然如何一致,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有些事可以先行后言,有些事可以边行边言,有些事则需要先言,尤其是政治之事,无论有没有实践机会,都必须先言起来。

 

这是推动行为、指导实践的必要,也是推进量变、促进质变的必须。王阳明说:“知为行之始,行为知之成。”知行关系即言行关系。知之为知之,知之须言之。故可以说,言为行之始,行为言之成。没有始,后来成。

 

儒者待人往往大而化之,宽宏大量,见人一善而忘其百非。若有争执,能忍则忍,涉及利益,能让责让。论理的时候,传道解惑辟邪说的时候,往往茧丝牛毛,精益求精,立场坚定,寸土不让,寸步不让。为道不得不然也。

 

为道就是为己。卫道传道弘道行道,都是为道,也是为己。古之学者为己。学者学到一定程度,必有相应的言行。东海曰,儒之言者为己,儒之行者为己。儒者的一切言论行为,为民为国为天下,为身后千秋万代名,归根结底无非为己,为了成就自己的德性。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