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海军】并非疫情不可怕,而是人该如何活着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0-02-06 17:17:53
标签:活着、疫情
曾海军

作者简介:曾海军,男,西元一九七六年生,湖南平江人,中山大学哲学博士。现任四川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四川大学哲学系《切磋集》系列书系主编,著有《神明易道:〈周易•系辞〉解释史研究》(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年)《诸子时代的秩序追寻——晚周哲学论集》(巴蜀书社2017年)。

并非疫情不可怕,而是人该如何活着

作者:曾海军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正月十二日戊寅

          耶稣2020年2月5日

 


自从武汉新冠肺炎爆发以来,就和全国人民一道宅在家里关注着疫情的各种报道。从之前的一无所知到新冠肺炎突然蔓延全国,形势变化之迅速,令人匪夷所思。后来慢慢有各种详情和细节曝光,但很快交织在真假难辨之中,又令人无所适从。现在看来,疫情的形势可谓百年不遇,可形成的舆情与此前的各种公共事件高度类似,一边是充当各种自由斗士的质疑、谴责乃至谩骂,一边是假借爱国面目的辩解、歌颂乃至谄媚。估计很多人刚开始都把疫情当成一个政治问题在关注,虽说很快演变为席卷全国乃至全球的公共卫生事件,但在国内围绕着政治的争议声依旧愈演愈烈。

 

在此前的各种公共事件中,未必所有人都得关注。此次疫情的形势从未如此严重地影响到每一个中国人,恐怕谁也无法从疫情的关注中抽身开来。但在互联网上形成的这种舆情,实在不让人满意,看多了总感觉不是被这边带着走,就是被那边带着跑,要么就是每天盯着不断攀升的冰冷数字。这样一种关注真不是滋味,尤其得知有很多人以一己之力团结起来为抗疫默默奉献,隐隐担心自己真成了隔岸观火中的一个。

 

 

 

共同战疫

2020年2月5日

 

这种关注直到看了网上流传很广的《武汉日记2020》视频,心里才觉得稍稍踏实一些。因疫情引发的各种政治舆情真假难辨,里头都有各自的节奏,被各种节奏带偏,并非心里想要关注的疫情。疫情是一个又一个普通百姓的痛苦,看到身在疫区中心的武汉百姓正经历着什么,他们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们在如何承受和担负着,这才是真正需要关心的疫情。视频对武汉百姓生活的展现并非原貌,而是经过了专业手法的精心剪辑,但依然能看到某些很真实的东西。对于视频中生活着的普通百姓而言,疫情不是电视屏幕上冰冷的数字,而是身边时刻发生着的病痛和死亡。没有谁做好了心理准备来应对这一切,而是突然之间身在其中,有人选择远离,有人选择留下,或许多数人只是不得不留下。不用说,留下的人们自然笼罩在脆弱和无助、害怕和恐慌的氛围中,但也一定有人会实现由脆弱到坚强、由恐慌到勇敢的蜕变。病毒会传染人,恐慌则蔓延更快,而坚强和勇敢的感染必然一呼百应。视频选择这一面展示,没有什么不对。

 

 

 

没错,除了一线医护人员夜以继日地奋战,除了其他职能部门坚持不懈地守护,武汉的普通百姓很快就形成了庞大的志愿者群体,在后方默默支援着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若前者尚有职责所在,后者纯粹属于人心的感染和力量的传递。各种不同的志愿者群体,总能找到最初的发起人,这些发起人最初可能只是宅在家里出不了门,甚至也经历过无助和恐慌的折磨。但与其宅在家里被病毒所吓倒,不如尽己所能主动抗击病毒。总有人能更迅速地坚强面对、勇敢承担,这其实一点也不让人意外。真正令人震撼的是,勇敢者的召唤在这种时候往往应者云集,城市里的陌生人都像换了个人似的,彼此间没有了猜忌和算计,而示以最大的善意,人心很快就凝聚起来,力量的传递碾压恐慌的蔓延——人们这才意识到,原来疫情还可以如此面对!

 

人啊,就是这样奇怪,平时风调雨顺、无灾无难,却难以看到彼此间可以有这么多的善意。我们一直以为自己很强大,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也没那闲工夫搭理别人的无助。平日里忙忙碌碌的,在患得患失之间有着各种心机和盘算,自以为看得很清楚,变得很强大。其实是那心被一层又一层的东西给包裹住了,不同成色的东西缠绕在一起,使人心变得坚硬了,获得一种强大的假象。加上我们以为有强大的国家机器,有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有发达的科学技术和繁荣的物质产品——我们仗着如此多的凭依,才敢各种可劲地折腾,不停地作。然而,病毒,那么微弱的东西,微到看不见、摸不着,弱到一点酒精就可以喷死,却无往而不入,我们自以为可以凭依的东西都派不上用场。那一层又一层包裹在人心外的东西,病毒一攻击,一下子变得千疮百孔。所有的东西都坍塌掉了,人心才得以显露。此时的人,再没什么可以依仗的了,剩下的惟有一颗柔软的心。

 

人心从来就是柔软的,之前只是被包裹住了没察觉。柔软的心重新显露,人就可以获得本该具有的生命体验。在生活经验中,人喜欢抚摸柔软的东西,因为柔软不会伤害人,人的伤口也只有用柔软的东西才能触碰。柔软还能留住温度,让人拥抱了就舍不得离开。只有彼此柔软的东西才能紧紧贴合在一起,不留缝隙。由此不难理解,柔软的心何以不会伤害人,还根本见不得有人受伤害。柔软意味着你心甘情愿地抚慰他人的伤害,也心甘情愿地接受他人的抚慰。这就是为何身处疫情之中,才回想起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可贵。再也不想与他(她)起争执了,只想好好相处。为什么呢?因为你变柔软了,或者准确地说,因为你柔软的心显露了。面对病毒的入侵,人实在太容易受伤害了,还怎么忍心再添一点点伤害呢?又为何在这种非常时期,才想起要好好谈一次恋爱?柔软的心并非期盼另一种强大来依靠,而是感受到柔软与柔软之间才能紧紧依靠,永不相离。

 

柔软与柔软的相遇,就像水滴与水滴的汇合。人是渺小的,渺小得如同水滴一样,随时可能被蒸发掉。心是柔软的,但如同柔软的水滴一样,蕴含着大江大河的强大力量。柔软的人心显露,保障了相互凝聚的可能。很多很多的人走在一起牵手守护,便不再是一盘散沙,而是如黄河、长江般的滔滔不竭。自古以来,原是有一个文明如此教化我们,让我们在最无助的时候,以人心的柔软汇聚成强大的力量,抵抗住历史上各种各样的灾难,直至今日。

 

心中有爱 大步向前

 

视频展示的情形不只让人看到了抗疫的精神风貌,这更意味着疫区的人们生活还在继续,而且活得一点也不苟且,甚至还能让观众获得人该如何活着的启示。这就是可以让人稍稍踏实一些的地方。人该如何活着的道理,可不是那么容易能让人明白的。平时要跟人说明白“人心何以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真是千难万难。现如今有了亲身经历就容易懂了——所谓“其小无内”,病毒再微小,人心无内,没有可以再往内攻击的余地;所谓“其大无外”,病毒再肆虐,人心无外,没有可以再往外扩散的余地。这就是人心何以不会被击垮的原因。只要人心没被击垮,战“疫”必然有取得胜利的一天。可是,我们不能每次都靠疫情来教会,就像不能靠疫情激起亢奋的精神状态一样。疫情总是可怕的,没有人想找这样的经历。希望疫情过去之后,平平安安的人们依旧能持守那柔软的心,懂得人该如何活着。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