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樟法】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1-01-17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东海在根据儒家义理和精神所作的《大中华宪章(征求意见稿)》结尾,曾为儒家制订远景规划和近期目标。远景规划是:“儒家中国”,儒化世界,将人类社会引导入“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天下远近大小若一”的太平大同世,将整个地球建设为物质、科学、精神高度文明的良知国和极乐园;近期目标是二十年内儒化政权、儒化中国。其具体内容或标准包括是:

建立儒家组织:成立全国性、指导性、权威性的中华儒学会;尊孔建庙:在各种庄重场所悬挂孔子圣像,把祭孔典礼上升为每年一度的国家大典,在全国各地建设孔庙,为学习、宣传、弘扬儒学和为各地儒者聚会交流提供道场;建设儒家学统。将儒学列为一级学科,将儒家经典列为大中小学校的必读书和从政的入门书,创办儒家大学,集中培养各种儒学人才等等。

上述这些设想的贯彻落实,都离不开政府的支持,需要政府“有所为”,但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儒家目前最需要的是政府的“不作为”、“不管”:不压制和剥夺儒家的言论自由,也不给儒家设定各种“很不儒家”的条条框框,不把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强加给儒家,不以国家暴力扭曲、异化、强制性地导向儒家,不防儒如贼和以儒为奴。

这是对儒家基本的尊重,也是对儒家最大的“支持”。儒家欢迎政府的支持,但不接受附带了非仁义的条件的支持,更不接受缺乏基本尊重的支持。没有对言论权的基本尊重,其它任何支持都会丧失意义,甚至产生负价值,成为儒家“不可承受之重”:当局越支持,儒家越不儒家,民众越不认同不买账。

当局如果一时不能放弃马克思主义,不听从儒家,不接受儒化,不愿意“有所为”,至少应该“有所不为”,不压制和“引导”儒家的言论----当然,这一自由不仅仅属于儒家。

真理最需要的是言论自由的保障和言论渠道的畅通。真理不怕争论不怕质疑不怕异议不怕批判,不怕各种侮辱诬蔑恶性攻击,也不怕其它各种打压迫害(至于异端外道的教堂离孔庙过近建得比孔庙高大,那就更不怕了。)怕只怕捏住喉咙发不出真实的声音,或者缺乏必要的渠道,声音受到特殊的限制。

言论自由是真理的生命线,也就是儒家的生命线,是儒家的振兴和光大的必备条件。儒家的真理性是至高无上的,高于古今中外所有学说思想文化“主义”体系。儒家外致良制内致良知----直接诉诸于人人皆有、人人平等的良知本心。无论受到怎样的打压迫害摧残,儒家都会很快地挺立起来,原因就在于此,良知不灭,儒家不亡,真理不亡。

儒家特别反对以势压人以力服人,那是很不道德的非礼行为,也是无理可讲或理不如人的最好证明。需要借助强权和暴力强行推销的,一定不是真理,一定是假冒伪劣产品。

儒家主张以德养人以理服人,以道德和道理为“征服”人心“征服”世界的基础工具和核心武器。其它一切手段包括各种制度法律,都必须以德和理为基础。如果说盗贼是最无道德、最不讲理的人,那么,圣贤就是最有道德、最讲道理的人,而儒家经典则是人生、社会以及宇宙种种道理的文字化。

当然,“征服”也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教化世人,为了唤醒人类的良知。儒家的言论自由,有助于真理的广泛传播和良知的普遍光明,这就意味着道德的兴盛、制度的优秀、文化的繁荣和文明的进步。而儒家的兴旺发达,不仅是儒家的幸运,更是中华的幸运,也是全人类的福祉。我说过,尊我儒家言论权,还你一个新中华,一轮新文明,依据就在于此,非空言也。

2010-12-31东海儒者余樟法


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