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景耀】今日之祸,根本在于观念与思想偏失过甚

栏目:反思新冠灾疫、散思随札、独家首发
发布时间:2020-03-18 16:34:48
标签:新冠疫情
周景耀

作者简介:周景耀,男,西元1981年生,安徽颍上人,清华大学文学博士。现任职于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院中文系讲师。主要致力于诗学、儒学与跨文化研究。

今日之祸,根本在于观念与思想偏失过甚

——访学东瀛期间杂感

作者:周景耀(宁波大学讲师)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独家首发

时间:孔子纪元2571年暨耶稣纪元2020年3月18日

 

其一,面对新冠肺炎,首先考验的是人类认知事物的方式,万物混成,病毒也是组成世界的一部分,消灭一种,还会有下一种,它会永远存在,最根本的做法是预防,与之相适应,须知相生相克以为道,但一个奠定在科学观念上的追求透明与纯粹的世界对万物失去了敬畏,以为一切皆可征服,包括病毒。其次,对既有观念与知识的考验,比如对民族国家的认识。随着全球交往的深入,越来越显示出现代民族国家观念是一套失败的知识,它催生出形形色色的民族主义的“战狼”行为。在新冠疫情全球化的情势下,其狭隘性鲜明的体现出来,对我们认识世界构成了巨大障碍,亦可谓又一种次生灾害。就此而言,破除固有观念与知识体系,培养世界眼光与情怀道阻且长。在此之前,我们不妨先尝试着理解何谓“哀矜而勿喜”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其二,国情固然重要,但不能以此为由掩盖更根本的东西,必须要进行彻底的否定,否则将陷入相对主义的无力困境,而灾难也将再次降临。

 

其三,若仓颉在世,也许会悔恨创造了汉字,任由后世不肖子孙涂抹。他或许不知,每一个字都不是固定不变的抽象符号,放到历史语境中,便牵扯出各种愚蠢与荒唐的故事。后之视今,或许无法感知诸如“感恩”、“甩锅”、“吹/放哨”等语词曾经担负的重量与罪恶,须回到符号的背后,方知此间生之艰难,汉语之被任意蹂躏污染的程度。那几个词代表的就是今天华夏的精神状态,或曰意识形态的规训方向及其背离。

 

其四,武汉新冠病毒,引发一系列病毒,既有新冠文人病毒,也有“停课不停学”的新冠教育病毒………它们纠缠在一起,昭示出各种制度与思想上的问题。归根结底,是观念与思想偏失过甚而有今日之祸。而百年来之学问越讲越狭,越讲越谬,或是高头讲章,虚谈性理,酸文假醋,面对现实,全无思想力量,徒然一碗鸡汤而已,弊大利薄。近来五內如焚,衡诸古今学说,愈觉救生民于水火者,唯吾传统“圣学”。

 

其五,中国以举国体制防疫,效果明显,而万家禁足,代价惨重,社会停滞,误伤太多。此做法放到日本,几乎不可能,其温吞佛系的方式,固然不能立竿见影,但代价小,误伤少,社会正常运转。前者如重药治病,大刀阔斧,后者则分而待之,徐而图之,因时而动。固然最终病皆得治,而前者必留隐患,后者则很快恢复。这两种方式,固有国情之别,但更是对一国之文明、医疗体系、国家制度、行政能力等方面的考验。无疑地,看似佛系的做法事实上更有难度,更考验智慧,操作更不容易,反过来,全民禁足禁语的做法,不明一时之快捷所导致的伤害之深,因为统一安排的结果是界限分明,易于操作,执行者无须多动脑,也无须照顾个体差异,无须考虑、甚或尊重模糊地带,只要照着执行即可,于是矛盾与不满也便越来越多。

 

其六,研究所前的樱花开了,以为回国之前看不到了——春去春来,谁也挡不住。尝与人言,要时刻怀有为未来提供“思想”的紧张感。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凡与此相违者终会破产,一场大病加速了这个进程。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