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海军】口罩与自由的断想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0-05-02 23:04:04
标签:口罩、自由
曾海军

作者简介:曾海军,男,西元一九七六年生,湖南平江人,中山大学哲学博士。现任四川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四川大学哲学系《切磋集》系列书系主编,著有《神明易道:〈周易•系辞〉解释史研究》(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年)《诸子时代的秩序追寻——晚周哲学论集》(巴蜀书社2017年)。

口罩与自由的断想

作者:曾海

来源:“钦明书院”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四月初六日辛丑

          耶稣2020年4月28日

 


很难相信,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带出了一场以口罩为主角的东西文化之争。一个小小的口罩,却关系着自由的命脉,戴与不戴,成为自由与专制的分水岭。口罩大概做梦也没想到,在人类生活中如此微不足道的一个物件,突然就卷入到全球文化冲突的旋涡之中。我要是口罩,一定受宠若惊,愧不敢当。

 

口罩本属医用物资,主要是白衣天使的专属物。因疫情爆发后从医用扩展到民用,摇身一变成为全民必需品。中国在疫情爆发之后,全民戴口罩不过是国家在非常时期听从了专家的建议而采取的举措,与政治或文化都扯不上关系。中国人从都不戴口罩到都戴口罩,肯定也不是整齐划一、顺顺当当,但确实没有生出那么多的事端。是中国人有热爱戴口罩的文化吗?难道中国人喜欢蓄辫子、裹小脚和戴口罩吗?互联网之下也有闭塞,臆想中国人的形象属于其中一种。中国人只是没有拒斥戴口罩的文化。不像有的人,他们的民族文化明明喜欢戴各种面具,却偏偏要对戴口罩表现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对于中国人而言,口罩戴还是不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仅仅取决于实际的需要,本来就与文化没什么关系。

 

那么,为何到了西方社会,戴不戴口罩,问题就变得这么大了呢?口罩在医学领域的运用大概更多与西医相关,防范病毒或细菌什么的传染,可不就是西医的观念么?按说与西方人的文化更亲近才对。谁曾料想西方人对戴口罩会这么拒斥。有人说,那是由于在西方人的眼里,只有病人才需要戴口罩。好奇怪,难道在中国人眼里不是这样?难道中国人会倒转过来,认为只有健康人才需要戴口罩?还有人说,那是由于西方人一看戴口罩的人,就联系到蒙面的坏人,容易产生恐慌。这就更奇怪了,在枪支买卖合法的社会,西方人不怕坏人揣着枪,却怕坏人戴着口罩,有这么颠倒轻重的吗?甚至还有人认为,中国人都把命看得重一些,西方人无所谓,死了就死了。呵呵,据说西方人看到坏人行凶时,都是主张保命要紧,这若不是把命看得重,难道还是喜欢纵容坏人吗?

 

不就是戴不戴口罩的问题吗,西方社会为何就有那么多的事呢?因为自由,大概在西方人的世界里,但凡跟自由扯上点关系,问题就复杂了。那这戴不戴口罩跟自由到底有什么关系?就算有一个不戴口罩的自由,那不也还有一个戴口罩的自由吗?若变成不戴口罩才自由而戴口罩就是反自由,这得多奇葩啊!既然真这么发生了,只好想想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是不是但凡往肉身上加点什么东西,就构成某种束缚而妨碍了自由?这样想来还真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也是有例证的,比如超短裙的出现就有过女性自由的美誉,而反例则是戴着头巾、围着面罩那种,一看就是专制社会才干的事。按这种逻辑,一个穿着三点式的女人,就一定比裹着头巾更自由,那这自由也真够形象的。

 

说实在的,对戴口罩的忌讳,是否隐含着对戴着头巾、围着面罩的反感,这还真不好说。反正自由的西方人对其他文明或民族表现的傲慢和优越,那是出了名的。此次疫情之下,戴不戴口罩居然成为西方人一道如此难以迈过去的坎,很大程度上恐怕与中国人集体戴口罩在先密切相关。中国人集体做过的事情要西方人效法,这种打心眼的抗拒真有可能比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更难受。毕竟新冠肺炎疫情总是未知数,而效法则从一开始就让人觉得抬不起头。你能体会优等生那种带着一丝丝屈辱的挫败感吗?不是他眼中的差生什么都差,而是差生身上他最瞧不上、也是嘲笑乃至攻击得最厉害的操作,一转眼工夫就要为他所效法,难道就不许人家在一开始有一点点宁死不从的感觉?但其实不用太担心,西方人一旦意识到新冠肺炎病毒就像街头行凶的坏人那么可怕,保命要紧的意识立马会占据上风。不戴口罩可以振振有词地编出一万个理由,戴口罩只需要一个就够了。

 

 

 

其实,拒斥戴口罩可以有一个十分直观的理由,口罩戴在口上固然能起到防范飞沫传播的作用,但也会给人留下把嘴巴捂得严严实实的印象。嘴巴被捂紧了肯定不是好事,没人喜欢被捂住嘴巴。西方人对言论自由很敏感,乃至于敏感到忌讳戴口罩上,这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但不能因此而把自由搞得这么脆弱,脆弱到被戴不戴口罩给决定了。生活经验告诉我们,比起有形的口罩,能捂住嘴巴的无形力量多了去了。若一味地跟有形的口罩较劲,就未免有本末倒置之嫌。西方人喜欢标榜自由,但通过这次疫情却不难发现,西方人那自由的小心脏实在太脆弱了——戴口罩妨碍了自由,居家令妨碍了自由,安全社交妨碍自由,等等。自由太脆弱,动不动就被妨碍到,捆住了小心脏,难道西方人就不觉得已经为自由所累,变得极不自由了吗?这并非看轻西方人的自由,西方人的自由有自己的逻辑,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被嘲笑到了。最主要的问题是,西方人只许别人有像他们一样的自由,而不许别人以自己的方式理解自由。中国人缺乏他们眼中的自由,他们就堂而皇之地对中国人各种定性。中国人集体戴个口罩,也能被他们看成专制的病症。现在轮到他们集体戴口罩了,按说该傻了吧?然而并没有,西方人虽说才开始戴口罩,可早就戴上了眼罩。他们看到的中国人戴着有形的口罩,我们看到的西方人戴着无形的眼罩。那眼罩五颜六色的,想看成什么颜色就什么颜色。他们看中国人脸上的口罩被政治污染过,看自己脸上的口罩就洁白无瑕。这种切换自如也是他们的自由。

 

小小口罩,掀起全球惊涛骇浪,口罩戴还是不戴,西方人硬生生地整成了全球文化大事件。西方人抗拒戴口罩而不抗拒戴眼罩,大概由于他们只在乎能不能说,而不在乎看出什么。看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说出来。他们想说什么,就能通过眼罩看出什么。可见,其实不是口罩,更不是自由,而是西方人无形的眼罩,制造了这次全球文化冲突事件。口罩是否关乎文化,是否牵连政治,是否与自由相关,都由西方人说了算,西方人眼中看出啥就是啥。不是西方人喜欢枉顾事实,专门颠倒黑白,而是他们更迷恋这种自由,哪怕已经让别人觉得很无语了。比如他们把自由玩得如此玄乎,玄乎到宁肯不自由,也要追求自由。这不就很让人无语吗?可他们不在乎,那是由于他们担心稍一在乎,就不自由了。戴口罩这事说白了也是这样,再明显不过了也不能认,一认就不自由了。

 

要说中国做得有多好,未必。莫说此次抗疫的胜负还并未见分晓,即便真这样见了分晓,中国也留下了太多的硬伤。但中国人根本就没有做好的可能性吗?其实不是为了嘲笑西方人的自由,而是真觉得西方人的自由太强大,强大到让那么多的中国人甘愿不认中国而只认人——一个自由的人;强大到让这些中国人也这么看待自己:西方人做坏了也能成就一部《忏悔录》,中国人做坏了就是一本《丑陋的中国人》、是一部《河觞》;西方人做好了是一部《理想国》,中国人做好了那肯定是写错了剧本。在中国人自己的眼里,连做好的可能性都能丧失掉,西方人的自由是有多诡异,真是让人不服不行。但此次疫情暴露无遗的是,自由的国界从未消失过。很多人大概做梦也没想到,2020年的世界居然还能目睹如此清晰的国界。为了对抗疫情,西方国家在戴不戴口罩的问题上各种纠缠,却在封锁边界的问题上毫不含糊,一点也不顾惜高于主权的人权、超出国界的自由。很多人是不是觉得这真像一场梦啊!西方人是真有自己的自由,西方人也真愿意其他人像他们一样自由,这都不假。但自由的流通从来都是有国界的,有国界的流通就需要兑换,只有兑换成西方人的自由观念才能流通,就像人民币得兑换成美元才能流通一样。不过,货币的兑换是有形的,你知道自己在兑换,可观念的兑换却是隐秘的,兑换后的观念却能让你当成自己的,压根儿就忘了兑换这档子事。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若不是疫情之下这一波操作暴露出来,这事就没法说清楚。这要是说清楚了,口罩跟自由有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心里就没个数吗?根本不用搭理别人说什么。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