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石林】黑格尔批评《论语》虚伪?你确定不是邓晓芒说的?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0-05-19 01:04:56
标签:儒家、邓晓芒
许石林

作者简介:许石林,男,陕西蒲城人,中山大学毕业,现居深圳。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杂文学会会长、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曾获首届中国鲁迅杂文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主要作品:《损品新三国》《尚食志》《文字是药做的》《饮食的隐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风明月旧襟怀》《故乡是带刺的花》《每个人的故乡都是宇宙中心》等。主编丛书《近代学术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民族风俗卷》《晚清民国戏曲文献整理与研究·艺术家文献》《深圳杂文丛书·第一辑》。

原标题:也许未来真的如你所愿,但我的一切就是告诉你:没那么容易!

作者:许石林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原载于 “许石林”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四月廿四日己未

          耶稣2020年5月16日

 

作者按】某友发来一段视频,视频中人说测试一个人是否有做学术的性格心理等等,他朗读了一段据说是西方哲学家黑格尔写给朋友的信,信中批评《论语》不是哲学、虚伪。看看读到这封信的人是愤怒还是冷静,如果是愤怒,就不适合做学术,因为其封闭、不开放云云;如果是冷静,大概就适合了。

 

显然,我的朋友要测试我。

 

于是作答——

 

我没有读过黑格尔的这个信,不能断定就是黑格尔写的。这个话,倒是极像是武汉大学的邓晓芒说的。邓晓芒说中国人信孔孟,变得虚伪和集体无意识。我一直设想:有机会见邓晓芒教授的话,是虚伪地假装礼貌向他问好呢,还是不虚伪直接扇他一耳光?我选择虚伪。

 

邓晓芒成名早,盛名害了他这一代许多人,为了邀名固宠,他们从来没有再上进过。本来天分就底子就薄,初初得名,也是时势造就,俗话说:别把运气当能力。他本人僭为教授,却一生连一篇像样的文章都没写出来,已经是没有儒家所说的廉耻了。他还停留迷恋批林批孔呢。可能批孔让他心稍稍感觉安全。

 

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孔孟从不以圆满示人,而是阙为常,守阙而求全,谦下而受益,这正是儒家强大的地方。

 

先秦诸子之学,无无流弊之说,在不同时间用他说以匡之而已。千古之下,批评孔子,非墨子不可;批评墨子,舍孟子其谁!其他人批孔孟,如迎风骂天,仰面唾日,不值一哂。

 

如黑格尔真的批评《论语》、任何人说孔孟不好,请不要笼统地说,请一句一句地批,具体哪一句话错了?虚伪了?这样才好讨论。而某多年所见,骂孔孟者,皆不敢一句一句地骂,即便是有,也是他自己先误解再骂,则他所骂,关孔孟何事?

 

我怀疑黑格尔没有也不可能看懂《论语》,他有那个语言文字基础吗?我就几乎从不信翻译文字,尤其不信翻成白话文的东西。

 

西人即便是西哲,不熟悉文言文,是没可能理解中国古代文化历史的。方东美先生说文言文是中华文化的防火墙,壁垒极高,无文言文修养,不可与之谈文化。

 

视频中人自矜所谓学术,殊不知晚近所谓学术,已贱甚矣,不过是划地为牢,如狗撒尿圈地,以自绝于人的姿态谄媚于人,以求苟禄,骗庸愚之供养而已。试问顾亭林写《日知录》、《天下郡国利病书》,何曾头上顶着学术家三个字?

 

浅薄傲娇如视频中人,动辄责人封闭、不开放云云,开什么放?放他这种货色进来有什么意义?不像他一样首鼠两端、见异思迁、无理妄辩,就是封闭?宗萨仁钦哲波切说:“不落入极端是最高的戒律。既不做吸烟者,也不做骄傲的不吸烟者;不做说谎者,也不做极其做慢的不说谎者。极端的守戒,只让骄傲膨胀。以自己守戒为荣的佛教徒,表现出屈就他人,炫耀自己的戒律,让那没守戒或守了一点的人难堪,这种佛教徒需要读《金刚经》。”

 

我读孔孟、信孔孟,犹如我吃馒头稀饭,乐在其中。不羡慕你们更高大上的什么哲学、学术盛宴,别指望说服我,决不让你们有志者事竟成。也许未来真的如你所愿,但我的一切就是告诉你:没那么容易!

 

2020年5月16日

 

责任编辑:近复

 


微信公众号

儒家网

青春儒学

民间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