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樟法】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1-03-02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据报道,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美学学会会长彭富春将在本次全国两会上提出有关国学的提案。奉儒友之命看了一下相关报道,忍不住冷齿。毫无国学常识者,竟敢觍颜“代表人民”妄论国学,真是无知者无畏。


    彭富春说,在目前这股国学热中,最大的问题是人们没有区分以儒学为主体的国学的精华和糟粕。国学确实存在很伟大的思想,但由于历史的限制也有许多错误的知识和观点,第一是“反科学”,其次是“反民主”。
 

    一种学说,如果是反科学反民主的,那绝无“伟大”可言,肯定是糟粕,至少是糟粕为主,当然要不得更热不得。岂止“一热就会膨胀,就会发炎,就会产生病态”而已?那是要祸国殃民、导致劫难的。事实俱在,殷鉴不远哪。
 

    问题是,对于科学和民主,儒家不仅不反对,本身就极富科学精神和民主精神。对此东海已有大量文章予以透析。
 

    彭富春举出的儒家“反科学”的凭据是“《弟子规》中“亲有疾药先尝”这句话。他说,“国学中的很多知识是违背一般真理和现代科学常识的。这是因为,国学的知识都是建立在传统农业社会和自然经济的基础上的,和现代科学技术相比,许多知识缺少现代实证科学的检验。比如,《弟子规》提倡孝道,‘亲有疾药先尝’,让健康的人尝病人喝的汤药,本身是违背医学常识的。”云云。
 

    儒佛道三家都是探索和认证生命“本来面目”的学说,儒家的真理度尤高,对于现代科学常识,有超越是肯定的,但绝无违背。儒家具有科学精神超乎科学,或者说不是一般的科学。同样,儒家具有民主精神超乎民主----民主仅是现代王道政治的原则之一,外王学又仅是儒家的组成部分。
 

    儒家融道德性、政治性、民主性、教育性、宗教性、文明性、科学性、实践性、真理性于一体,不是“现代科学技术”、“现代实证科学”可以涵盖的,也不是民主制度可以范围的。
 

    至于健康的人尝一下中药,一般是没有问题的,不“违背医学常识”,更不反科学。注意,这里的药是中药,不是西药,尝是品尝,不是代喝。即使现代人不宜效仿,也上升不到“反科学”的高度。
 

    彭富春举出的儒家“反民主”的凭据是“儒学讲究孝道”,说孝道会破坏正义违背现代社会的法治原则,把孝道与正义、法治对立起来,这就更可笑了。关于孝道,东海《孝道论》论之已详,不赘。看过此文,自知彭富春之言的荒唐。
 

    《弟子规》、《三字经》只是蒙学---一般性的儒学启蒙读物,其中规定的某些礼的仪式规范和孝的表现方式,当然会过时。但这不是原则问题,老师对学生略予提示既可。礼为五常道,孝为仁之本,只要还有人类社会和家庭存在,礼的精神、孝的精神就永远不会过时。
 

    彭富春口口声声“国学教育必须和现代科学民主的公民教育相适应”、“民主和科学是基本标准”,俨然很西方、很现代、很科学民主。果真如此,他应该把矛头指向马家才是。
 

    众所周知,在中国,拥有意识形态地位、作为一级学科的马克思主义才是真正“反科学、反民主”的,才是“毒害心灵”的最大的糟粕。彭富春不此之图,却媚强欺弱、欲加之罪地对儒家下手,可见科学民主的立场是假的。彭富春称背诵三字经毒害心灵,我看他自己的心早已深受马教毒害,失灵了。


    2011-3-2东海儒者余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