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美国和西方的精神矛盾 ——兼论耶教的全球性衰弱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21-01-18 18:37:26
标签:精神矛盾、耶教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美国和西方的精神矛盾

——兼论耶教的全球性衰弱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腊月初六日丙寅

          耶稣2021年1月18日

 


作为美国和西方两大文化体系,人本主义和神本主义的矛盾具有原则性,是美西的内在性和国家精神矛盾。对此东海堪称有先见之明,曾在多篇文章中指出这一点。2018年4月《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文中说:

 

“耶教和《圣经》,乃是神本主义宗教及经典,既违反人本思想,又违反科学原则,与科学精神和现代文明背道而驰。西方现代文明是突破神本主义压制而政教分离的结果,但突破得并不彻底,本身道德资源不足,问题非常严重。现代西方的人本主义政治和神本主义宗教是分裂的,不少西方人的精神也是分裂的。”

 

注意,美西的问题,并非人本主义对神本主义突破不彻底的问题。人本主义和神本主义相互矛盾而又各有各的问题。神本主义的问题是双重的不知:蔽于神而上不知天、下不知人,既不明天道又不通人道,既违反人本思想又违反科学原则。人本主义的问题是蔽于人而不知天,不明“性与天道”,对于人欲,法治虽有所限制,文化不足以导良。这就是道德资源不足的表现。

 

因此,神本主义一权独大,政教合一,固然问题很大;人本主义突破神权,政教分离,同样问题重重。

 

人本主义不知天,其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五常道虽然可以为道德提供一定的底线,但不足以全面提升道德。神本主义既不知天又不知人,文化高度和真实性都有限,作为宗教信仰,虽有一定的好处,更不足以全面提升道德。

 

换言之,它收拾不住人心人性,至少吸引不了、收拾不住美西三界精英的人心。美西左派的得势和川普的失败就是最好的证明。川拜之争,是美国右左之争。右左之间,不仅有利益权力之争,方针政策之别,还有价值理念和宗教信仰之异。

 

公众号文章《川普之后再难有川普》分析了川普“民意超强”而“官意超弱”这一“川普现象”形成的五大原因,包括华盛顿利益关系阻隔、媒体妖魔化抹黑等等,其第二个原因是,价值理念冲突尤烈。文章说:

 

“应该说近三十年来,美国社会是在逐步左转。美国本是建立在基督教基础上的很传统的国家,传统的信仰、道德和家庭观念是社会的基石。但是现代变异得非常厉害,政党、媒体、方方面面都在左转,甚至现在出现了什么男女同厕、自行变性、大麻合法化、高税收、高福利,提倡什么“民主社义”、“绿色新政”等等,包括最近佩洛西刚刚通过的一个法案,在政府公文中废除使用母亲、父亲、儿子,女儿这样有性别特征的词汇,只能使用“性别中立”的词。”

 

“所以我们会看到在美国,很多有神的信仰的人,都非常强烈地支持川普,而左派人士则非常仇恨川普,这种左翼思潮集中在大学、媒体、政府;在华盛顿沼泽里,被极左派长久控制形成的暗深势力渗透在整个立法、行政、司法层面,构成了对川普四年执政的掣肘,甚至是仇恨。这种仇恨形成了在这些阶层中川普“官意”的超低。”

 

特朗普是坚定的耶教徒,耶教徒多是保守主义者,右派。左派反对特朗普,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耶教对美国三界精英的影响越来越弱。注意,即使特朗普成功连任,也难以挽回耶教衰弱的趋势。耶教衰弱的根源在于耶教自身,其衰弱具有全球性和历史性。

 

中世纪耶教的政教合一之路是错误的,伊斯兰国和伊朗的神本主义之路是错误的,纳粹的民族社会主义、苏联的物本社会主义之路是错误的。这些统统都是邪路和绝路。美西现代的人本主义道路正确又不够正确,正确性有限也。

 

美西的社会和国家问题暴露得越严重,越说明东海“唯仁本主义才能政救中国、道援天下”之判断的正确性。仁本主义上达天道下通人道,内圆圣德外彻王道,兼有人本主义政治和神本主义正教的优点而无其缺,故可以培养最好的人,可以建设最好的社会,可以圆满解决人本主义和神本主义相互的矛盾和各自的问题。

 

当然,要让全人类接受仁本主义,天下归仁,还有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急不来也。丘吉尔说过:“要想让美国人做出正确的选择,那需要他们把所有错误都尝一遍后才行。”把美国人换成人类,这句话就是一条定律。人类只有将这些错误和不够正确的路都走一遍之后,才有望踏上大中至正的光明大道:仁本主义。

 

没有人是天生的圣贤。任何圣贤在成为圣贤之前,难免出偏犯错,不断过而改之,逐渐成长起来,直到不惑不逾。同样道理,人类社会也不可能一帆风顺地实现大同理想。在抵达大同理想之前,也难免犯各种错误,走各种弯路,这是人类社会进入未来大同王道不得不支付的代价。

 

在天下归仁之前,中国应该、必须先归仁,在新的历史平台上重建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重建中道之国。政救中国,此之谓也。

 

附: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友人荐来一篇文章题曰《现代文明为何没有诞生于“聪明人遍地”的中国?》其中有两段话:

 

其一:“如果科学不符合道德,必然带来灾难——人类历史上诸多惨烈的教训都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关于道德的智慧,远远比关于科学的智慧重要得多。西方人最推崇的人文经典,都体现了对这两种智慧的追求:高斯的数学、康德的哲学、孟德斯鸠的政治学……还有关乎信仰的耶稣和《圣经》。”

 

其二:“随着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及帝国官僚体制的成型,儒家伦理和科举制度逐渐沦为巩固皇权、愚弄百姓的工具,这片土地彻底沦为一滩死水:整个国家没有任何制度更新、自我纠错的可能。”

 

第一段话中,这句非常正确:“如果科学不符合道德,必然带来灾难——人类历史上诸多惨烈的教训都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关于道德的智慧,远远比关于科学的智慧重要得多。”

 

儒学就是关于道德的智慧,是特别中正、大中至正的道德智慧。同时,儒学也倡导科学的智慧。科学即格致学,《大学》八条目中的格物致知。王阳明将致知说为致良知,是狭隘化的理解。这里的知包括人文知识和科学知识,因为这里的物指宇宙生命的一切,包括物质、生命、精神一切现象。

 

中华文明包括政治文明、制度文明和科技文明。李约瑟难题侧面证明了古代中国的科学水平和儒家文化的科学精神。李约瑟难题是一个两段式表述,第一段是:为什么在公元前一世纪到公元十六世纪之间,中国在科学技术方面的发达程度远远超过同时期的欧洲?这个问题所承认的事实是,中国古代科技长期领先于世界,说明“中华文明的辉煌”并非虚语。这对反儒派堪称是来自西哲的致命一击。

 

自古至今,凡出现不道德包括“科学不符合道德”和“聪明人遍地”等问题,都是因为偏离和违反了儒家道德和政治原则所致。对于儒家原则,三代之后都有偏离,汉唐宋是偏离较轻,元明清偏离较重,民国是违反,共和国是严重、极端违反。文明不断倒退、科学违反道德和“聪明人遍地”,就是违反儒家的结果。

 

五四之后,反掉儒家,科学主义与民主主义平等主义一起泛滥,造成了持续百年的人道灾难。

 

有没有追求是一回事,追求得方向是否正确是另一回事。康德、孟德斯鸠、耶稣们或许有追求,但是,康德的哲学建立在对上帝的假设之基础上,无异于沙滩上的建筑;孟德斯鸠与伏尔泰、卢梭合称“法兰西启蒙运动三剑侠”,提出三权分立说,反对神本主义宗教,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但思想很有局限,对中国认识肤浅片面。

 

至于耶稣和《圣经》,乃是神本主义宗教及经典,既违反人本思想,又违反科学原则,与科学精神和现代文明背道而驰。西方现代文明是突破神本主义压制而政教分离的结果,但突破得并不彻底,本身道德资源不足,问题非常严重。现代西方的人本主义政治和神本主义宗教是分裂的,不少西方人的精神也是分裂的。

 

文章第二段话暴露了作者对儒家文化、文明和中国历史的无知。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