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三民主义批判 ——兼论国民党和台湾问题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5-14 19:07:04
标签:三民主义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三民主义批判

——兼论国民党和台湾问题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四月初三日壬戌

          耶稣2021年5月14日

 

钱穆先生的《国史大纲》,堪称现代最佳史学巨著,然对元清评价过低,亦是一病。清末以来,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思潮泛滥成灾,无限拔高民国、无度吹捧洪杨而极端恶评元清,已成朝野共识,民国诸儒亦难免受到一定影响。当然,比较国共两党,钱穆先生其病甚微。 


国共两党都高度赞美洪杨帮。洪杨帮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极权主义和恶性神本主义的杂交体,共党是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统一体,与洪杨一路货色;国党和洪杨虽有正邪之别,然国党以民族主义革命推翻清朝,复以三民主义立国,充满民粹主义倾向。亲洪杨而恶元清也是理所当然的。 


民粹主义的一大特点,是将很多好东西主义起来,使之扩大化、极端化、神圣化和本位化。例如,集体、种族、民族、社会、民主、平等、科学等等,都是好东西,一旦主义起来,就变坏了,走向了反面,成了极权主义的思想帮凶。中国特色的民粹主义有五个面相: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经济上的平均主义)、无政府主义、反儒主义、集体主义。

 

三民主义中,民族主义属于集体主义范畴,即民粹主义的五个面相之一,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则有强烈的民粹倾向。民族、民权、民生都是政治必须高度重视关心的对象,但它们本身都不能主义化。民族主义易轻视个体,民权主义易怠慢政权,民生主义易忽略其它内政外交问题。《大禹谟》说为政三事为正德、利用、厚生。利用即利物之用,属于科学;厚生即厚民之生,属于民生,两者都不能放在第一位,唯正德可以放在第一位。民生主义错在把民生替代了正德。 


主义即本位。儒家政治基本原则是民本位、即民主义,但民主义与三民主义大不同。民族主义化,置个体于何地?民生主义化,置正德于何地?民权主义也不能泛泛而谈,必须将主权、治权、教权区别开来,不能让民权侵犯政权和教权。


 儒家政治高度关爱民族,但立足于关爱每一个个体的民;高度重视民生,但把正德放在第一位,正德而后利用后生,利民之用、厚民之生就是重视民生。儒家高度重视民权,但并不一味讲民权,而是主张主权、治权、教权三权分立,主权在民,人民最大;治权在君,政府最大;教权在儒,儒家最大。

 

泛泛地、笼统地讲“人民最大”或“一切权力属于人民”,问题很大。《尚书·大禹谟》:“罔违道以干百姓之誉,罔咈百姓以从己之欲。”极权主义最擅于咈百姓以从己之欲,民粹主义最擅于违道以干百姓之誉。


 或说:“中山先生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继承儒家思想,这就是春秋大义”云。非也。民主的制度品质确实优于家天下和族天下的君主制。然孙中山建立起来的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民主制,而是三民主义党主制,内贼纷起,内乱不断,进而招来日寇,继而开启极权。说孙中山继承儒家思想也是妄誉。

 

孙中山开启的是一个空前反孔反儒的黑暗时代。如果说共和国是高级坏,盗贼的坏,魔鬼的坏,民国就是初级坏,是小人的坏,丛林的坏;如果说马邦是高级黑,极端黑,民国就是初级黑,为后来的高级黑打下了基础,开辟了道路。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民国,那就是乱,人心大乱,政治、社会、思想、道德无不乱成一团。在价值观念上,传统与现代、中国与西方、正确与错误、正常与反常混在一起。除了新儒家那几个人,几乎所有人都眼瞎心盲,轻者成了是非不明的糊涂蛋,重则变成善恶颠倒的王八蛋。 


民国作为亞洲第一共和國,未能如美欧诸国一样进入和平盛世,反而内忧外患越来越深重,短短三十八年就被极权主义取而代之,其内因可分为文化、政治、领导层三个方面,文化又是根本因。也就是说,三民主义从根本上决定了民国和国民党的命运。

 

三民主义本身既开不出自由民主,更开不出王道礼制。盖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以民为本,出自于仁本主义文化;自由政治和民主制度以人为本,出自于个人主义哲学。而三民主义是泛民粹主义,造反有余,建设不足;捣乱有余,导良不足,导不出任何良政良制。台湾民主的成功,恰是中华文化和西方文明合力将三民主义架空的结果。由于三民主义依然在宪,台湾政治民粹倾向不轻。 


中华民国之名无论在陆在台,都名不符实。在陆是民粹之国,民粹主义恶潮泛滥,成就了共产党;在台是民主之国,但民粹倾向仍然不轻,成就了民进党。台湾虽然民主化了,远优于民粹时期,但也不是真正的中国。没有王道就没有中国。

 

国民党不少正人,不乏君子,但那是拜残留的中华文化所赐,与三民主义无关。三民主义本身既培养不出正人君子,也不足以收拾人心,只能搞乱人心。人心乱了,政治、社会就乱了。三民主义既容易招引外敌,又容易培养内敌,大陆共党和台湾民党都是国民党“培养”和“树立”起来的。

 

遗憾地是,一百多年过去了,国民党历尽艰难险阻,饱经风雨沧桑,依然未能认识到三民主义思想问题的严重性,面对儒家,至今还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大大小小的国民党人,至今还没有学会尊师重道。 孟子说大有为之君,必有所不召之臣。古来伟大的中华帝王,必有伟大的帝王师。国民党从孙中山到马英九,国民党历代总统都不知尊师,都是无师之徒。仅此一点,就难以大有为,就伟大不起来。 


在政治上,儒家为君则尽君道,为臣则尽臣道;在文化上,儒家则要尽师道,要维护师道尊严。礼闻来学不闻往教,中道而立能者从之,都是师道尊严的表现。对于政治家和领导人来说,都应该尊师重道。若非中道圣贤,即使居于总统之位,也不能自居师道,而应该重仁之道,尊儒为师。

 

有必要说明一下,我是儒家,儒家不是我。主张尊儒,并非要求他人和社会尊重自己。自尊和要人尊己是两回事。儒家这个词,或指儒家学说,或指儒家学派,或指儒家人物,因语境不同而异。有时候说及儒家,或许包括自己,但也不等于自己。敬请旧雨新朋明鉴。

 

东海曾经一度寄望于台湾,先让台湾儒家化,成为中华文化的领航者和中华文明示范区,进而儒化大陆。然很快觉悟国民党孺子不可教,遑论民进党。台湾两党文化政治立场不同,但一样只想独善其身,民进党明独,国民党暗独。

 

现在的国民党,对于大陆人民已经基本丧失同胞之情和救助之念,只想抛弃大陆,自了自度。这样的台湾,必然富而不强。没有道义性的对内凝聚力和对外感召力,强不起来也。即使获得外部支持,也强不到哪里去。何况道义不足,外援亦有限。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再无可能。历史给过丰厚的机会,可惜三民主义的文化水平和国民党的政治能力非常有限,既搞不定大陆,也搞不定台湾。当然,马主义更不行,和平统一毫无可能,武力统一也基本不可能。即使侥幸统一,非台湾之福非大陆之福,亦非马帮之福也,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成为其不可承受之重。 


而今唯有仁本主义,最有可能实现中国的良性统一。任何政党若欲重新统一中国,都应该高举仁本主义旗帜,以儒立党,让两岸同归于儒,同归于仁。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