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责备贤者的自由和责备贤者的资格 ——东海客厅论资格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5-28 12:09:53
标签:责备贤者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责备贤者的自由和责备贤者的资格

——东海客厅论资格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四月十二日辛未

          耶稣2021年5月23日

 

言论自由和言论资格有别。例如,任何人都有责备贤者的自由,但绝大多数人没有责备的资格。关于《春秋》责备贤者,须注意三点:一、责备是指出贤者的不足,前提是肯定贤者之贤;二、《春秋》责备的贤者非中道之贤;三、《春秋》是圣经,圣人所造。《春秋》责备贤者,即圣人责备贤者。

 

不仅责备贤者需要相应的资格,任何责备和批判都需要一定的内在资格。

 

道德批判需要资格。奴才没有批判奴隶和自由人的资格,更没有批判君子人的资格,利益小人没有批判利益集团的资格,邪恶之徒没有批判贪官恶吏的资格。对于贪官恶吏,君子批之,其口或不服,其心不能不平;小人批之,难免被它们齿冷: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批判汉奸需要资格。汉奸,出卖汉族利益、背叛中华民族的败类也,当然应该严厉批判。但只有立足于中华文化政治立场,才能正确判断汉奸,才有资格批判之。立场非正确,难免忠奸混淆;立场反中华,更会忠奸颠倒,出现“奸贼冒充忠义士,反诬义士是奸人”的反常现象。

 

文化批判需要资格。

 

批判西学需要资格。哲学上物本主义没有资格批判人本主义,政治上极权主义没有资格批判自由主义。仅有自由是远远不够的,没有自由是万万不行的。自由主义病在无礼,自由过度,过犹不及;极权主义不仅无礼,而且无法无天。两种政治都有病,性质大不同。自由主义病况最重也有底线,病到肠胃已是极致;极权主义则是膏肓之疾,不可救药。

 

对于人本主义和自由主义,只有仁本主义才有资格批判。极权主义没有批判的资格,就像奴才没有资格批判自由人一样。

 

批评佛道需要资格。批评佛道两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不了解,不知其高和妙;一种是太了解,洞察其蔽和弊。包括二程、朱熹、王夫之、熊十力等在内的历代大儒,之所以严厉辟佛批道,原因在此。

 

儒学是古往今来唯一优于佛道的学说,并全具其优点而无其所蔽和流弊,故唯有儒家才有批佛的资格和能力,也唯有真正深入佛学堂奥的儒家,才能如理如实地批评之,好而知其不足,不为其高妙所惑;复能恶而知其美,不至于过于排斥贬低而一棍子打死。针对佛道,孔子对道家和隐士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

 

注意,仁者置身于马家社会,首先应该把批判的武器首先指向马家!不能辟马,就丧失了批判任何其它学说、人物和事物的资格。马家极权主义文化、政治、制度和领导阶级,都是恶之大者。避开这种大邪大恶,批判其它任何东西,都是避重就轻的逃避责任或移花接木的转移视线。

 

教育需要资格。儒家教育,一是真理教育,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二是君子教育,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这就意味着教育者必须具备文化、道德双重资格。没文化和文化立场非正确者,缺德者,道德标准非正常、政治标准非正义者,都不配从事教育工作。例如,马帮特权阶级中,很多人连做小学生乃至做人的资格都已丧失。它们办教育,必是负教育;办孔子学院,是对孔子最大的羞辱。

 

启蒙需要资格。反儒派就没有启蒙资格。还有比反孔反儒更愚昧的表现吗?文化人愚昧到反孔反儒的程度,与其说是愚昧,不如说是邪恶,丧心病狂,善根断绝!这样的文化人非下地狱不可,尊崇它们、接受它们蒙启的社会,非变成地狱不可! 

 

讲道德需要资格。在所有文化群体和政治势力中,马家是最没有资格讲道德的,其悖道缺德具有根本性和不可救药性。君不见,唯物论以物为本,不明本性,物化人性,是三观缺德;党本位以党为本,剥夺人权,是政治缺德;公有制以公有名义,巧夺人民和国家财产,是制度缺德;统治阶级特别贪婪腐败恶毒残暴,是群体缺德。全面悖道缺德,居然敢讲道德,不识人间有羞耻事。

 

弘儒需要资格。任何人都有说儒的自由,唯真儒才有说儒的资格。现在无数杂家、伪儒、异端、邪教徒纷纷说儒,一个个俨然儒学专家。有限的几个有资格说儒的真儒,却被剥夺了说话的自由。

 

不少儒家话语,不是谁都能讲的,也不是对谁都能讲的,讲者和听者都需要一定的资格。例如明哲保身,只有圣贤君子才能讲,能够正确理解故;也只能对正人君子讲,正人君子才需要明哲保身故。小人讲之,会让此语丧失正义而贬义化庸俗化;对小人讲,会被小人充当怯懦或庸俗的装饰品。

 

统一两岸需要资格。蚂鬣主义没有,三民主義也没有,唯有仁本主义才有统一中国的资格,唯有仁本主义才能重建王道政治和中华文明,才能实现两岸的和平统一和长治久安。唯有仁本主义的统一,才是两岸人民的福祉。 推行王道需要资格,当年日寇就毫无资格。我一向称第五次中日战争为日寇侵华。名其寇名为侵,态度显然。日寇侵华有以下三大不义:

 

其一、民国政治制度不良,非暴政恶制也;人民生活不好,非倒悬待救也,日本不得以吊民伐罪、除暴安良为辞。其二、日本军国主义加民粹主义,本身政治无道,不得以推行王道为辞。其三、日军杀戮无度,杀孽太重,无道缺德之师,根本没有吊民伐罪和推行王道的资格。

 

在道德和文化上,品格就是资格。政治有政治的品格,国家有国家的品格,个人有个人的品格。通过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努力,不断健美自己的品格,就是对自己的文化道德资格最好的提升。

 

见不善之事如探汤,见不义之财如毒蛇,守心如玉,守道如命,富贵不能诱,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是有所不为;坚持摧邪显正,正言正行,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是有所为。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就是正人君子,就有批判一切三非言行的资格。正人君子为政为国,就可以有效提升政治和国家的品格。

 

注意,重视言论资格侧重于正人君子自我要求,与追求和维护言论自由不矛盾。正人君子在野,有追求言论自由的道德责任;在朝,有维护言论自由的政治责任。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