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文化轻薄子,西化派杂家 ——东海客厅论胡适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5-31 18:26:10
标签:胡适、西化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文化轻薄子,西化派杂家

——东海客厅论胡适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四月十八日丁丑

          耶稣2021年5月29日

 

论及胡适,说好听点,名士风范;说难听点,轻薄子耳。

 

其轻薄表现于学术,于西方文化不求甚解,对儒佛道皆浮光掠影,喜欢信口雌黄。胡适“大胆怀疑,小心求证”之言很好,可惜自己做不到。对于儒家,他怀疑倒非常大胆,求证却毫不小心,常常乱求一通,不通不通。

 

当年曾为其赫赫之名所动,购其《说儒》和《中国哲学史大纲》,一翻之下,大失所望,打心底里鄙视之,知其为绣花枕头,欺世盗名之徒。

 

文化人不懂文化,不考虑文化问题,或者在文化立场上无可无不可,都是致命的问题。胡适作为自由派巨擘,对马列主义之邪、三民主义之劣认识不清,说什么“多研究些问题,少谈点主义。”殊不知,没有好主义就没有好制度,无数政治社会问题就源于坏主义的泛滥和得势。

 

民国多数大师大多不大,其中反儒派尤其小,德性既薄弱,学问更肤浅。他们批孔批儒的文章,无非门外汉的瞎猜胡疑乱批妄判,冠诸儒家的种种罪名,无非居心不良的莫须有和想当然。东海早就指出,要了解自由主义和西方文化,须读西方大师的著作,不能读五四启蒙派的作品,否则很容易被误导。

 

欲学西方思想而不像,似存传统伦理而无实,似新非新,似旧非旧,似禽不能飞,似兽不擅行,这是半吊子自由主义的通病,胡适最为典型。蒋介石挽胡适联:新文化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新思想的师表。不知蒋内心究竟这么想。仅就挽联而言,貌似赞扬,实为皮里阳秋。

 

胡适之轻薄,表现于言行,喜欢讪君卖直,功则归于己,过则卸于君,缺乏大文化人和政治家的凝重庄严和责任承担,缺乏对元首应有的尊重。

 

胡适晚年从美国回到台湾,在公开会议上接着蒋君讲话,开宗明义一句话就是批评蒋君“总统你错了”云云。君子对暴君和仁君,态度大不同。蒋君虽非贤君更非圣王,但也不乏英明,属于可教可匡可引导之君。民国知识群体往往以对待暴君的方式对待之,动辄公开批评乃至恣意羞辱,令人厌恶!

 

胡适担任驻美大使时,给自己弄了几十个博士文凭。很多人对此赞不绝口,简直莫名其妙。任何时候,代表国家形象的大使都应自尊自持,并以本职工作为重,何况当时正是抗战最为艰难的时候,胡适却浪费大量时间精力在这种无关紧要的闲事上,玩物丧志,不务正业!

 

蒋介石先生多次在日记中表达对胡适的鄙视厌恶之情,良有以也。

 

蒋君于儒家和中西文化同样一知半解,以中道文化标准衡量之,也是不学无术的一介武夫。看到一张蒋介石与胡适并坐的合影:胡一手插兜,架着二郎腿,目光倾斜,神态自信而轻浮;蒋双手放在腿上正襟危坐,颇有拘谨局促之色。这张合影形象地暴露了双方文化道德底蕴的不足:蒋缺乏自信和威重,胡缺乏诚敬而自以为是。民国政治文化界两个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尚且如此,可发一叹。

 

但比起胡适之来,蒋君还是厚重一些。故晚年还能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而胡一辈子都是不中不西的文化门外汉和无礼无术的政治轻薄子。借用孔子评价晋文齐桓的话,东海断曰:蒋先生正而不中,胡适之谲而不正。

 

当然,相比其它五四蒙启派,胡适之又不失为佼佼者,无愧于特色自由派的魁首。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此之谓也。

 

东海曾有月旦评:梁启超、胡适、鲁迅皆非君子,然品格有别,文品人品皆有等差。梁启超学术根基浅薄,粗率游移,然不失为正人。胡适等而下之,中西混杂,更加浮皮潦草,还不失为善人。至于鲁迅,为文不学无术,中西双昧;为人缺德无品,一无可取。一生邪言恶语,恶果累累,纯属邪恶之徒。

 

胡适和鲁迅都是三昧分子,胡适昧于中华文化、文明和历史,鲁迅更昧,中西双昧。传胡适曾对周策纵说:”鲁迅是个自由主义者,绝不会为外力所屈服,鲁迅是我们的人。”如此为鲁迅辩护,不仅无效,恰恰暴露了胡适的无知。

 

很多人惯于将胡适和鲁迅相提并论,对胡适很不公平。都是杂家,鲁迅是赤化杂家,胡适是西化杂家,性质大不同。鲁迅是心邪而恶,妖为鬼蜮必成灾;胡适是人好而愚,僧是愚氓犹可训。胡适的问题只是眼瞎心盲,是非不明,圣贼不分,错向孔子泼污水,误把鲁迅当正人。

 

有学者谓胡适比吴晗糟糕百倍,大不当。胡适与吴晗有师生关系,然道不同。胡适是西化派;吴晗是北化派,性质不同。胡适或许对吴晗有误导,于马学有助益,无意中促进了马学在中国的传播,但正邪终究有别。就像荀子教导出了两个法家大腕,荀学于法家有助益,但荀子与韩非李斯辈,仍有正邪之别。

 

胡适之虽然轻薄,不失为正常人,比上大不足,比下亦有余。有人代表“学界”将胡适、李泽厚、余英时、徐复观、梁漱溟、冯友兰、牟宗三等人列为君子和大师。依中道标准,牟宗三不愧为君子,徐复观、梁漱溟、余英时逊之,不失为正人,胡适、李泽厚为正常人。冯友兰奸人耳,不配与上述人士相提并论。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