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为仁之本,行孝之道 ——东海客厅论孝道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6-03 20:06:12
标签:为仁之本、行孝之道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为仁之本,行孝之道

——东海客厅论孝道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四月廿三日壬午

          耶稣2021年6月3日

 

孝德具有共通性,不少学派宗派都讲孝,但大多讲不到位,不知其道。例如耶教,其十诫中有一条就是要孝敬父母。但耶教的孝敬与儒家的孝道存在本质区别。耶教强调,对父母的孝敬和对家人的爱,不能超过对耶稣的爱。马太福音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

 

如果孝敬与信仰产生矛盾,耶教徒必须唯耶稣是从,即使疏远乃至仇视亲人也在所不惜。马太福音说:“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

 

或说:“儒教的天命天意同样是大于对父母之爱的,这与耶教并没有什么不同。”东海曰:大不同。儒家把孝悌当做“为仁之本”,意味着对天命天意的敬畏必须落实于孝悌,以孝悌是敬天的表现和成仁的基础。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忤逆,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说出“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之类邪言恶语。

 

唯儒家孝而有道,对孝的阐述和规定最为中肯正确,最合人道之常,可称为中道之孝。关于孝道,四书五经各有直接或间接的论述,《孝敬》最为集中。

 

中华文化只有孝敬父母的孝经,没有爱护子女的爱经。因为孝敬是一种文明,需要相应的文化滋养;而爱护子女是一种生命本能,不需要强调。(注意,爱子女虽是本能,怎样爱子女也需要文化教导。爱子女不当,也会害了子女。惯子如杀子,此之谓也。)

 

故我说过,弑父罪最大,杀子更可怕。杀害无辜子女,意味着动物本能都丧失了,那是彻底物化的表现,真正禽兽不如。奈何这个时代恶父恶母特别多,杀子杀女事例时有所闻。面对那样反常的父母或父母反常的愤怒,为人子者暂时逃离是必须的,逃离才是孝道。对此孔子早有训示:小棒则受,大棒则逃。

 

父父子子,父有父道,子有子道,父子天伦,各尽天责。于儿女而言,父不父,子不可以不子。即使父恶如萨达姆或者瞽叟,为人子者不可不尽孝道。当然,尽孝的方式因父母不同而异。对于萨达姆型,宜诤,谏不入,悦复谏,号泣随,挞无怨。对于瞽叟型,宜顺,杀之不可得,求之常在侧。

 

反掉儒家就反掉了孝道。骂父打母,弑父杀母,父子相残,人间大恶,历代虽有,并不常见,五四之后层出不穷,而今更是习以为常。有其果必有其因,根本原因就在于反儒。反儒反掉了五伦五常和孝道,父不父、子不子、父杀子、子杀父就是逻辑的必然和因果的必然。

 

有些人即使还讲孝道,却不明孝道,孝而无道。贪官恶吏和犯罪分子中不乏以孝子自诩者。但它们不知道,为政而腐恶,为人而犯罪,就是最大的不孝。不仁者不能爱人不能爱亲人,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孝子的一大特征是“父母唯其疾之忧”。为人子者,成德成仁,人格、道德和精神一切健康,除了生病让父母亲担心,其它方面都不需要父母操心。这是孝子的本分,孝道的基础。腐恶犯罪,贻害父母,人都做不好、做不成,非人化禽兽化了,还讲什么孝道!

 

传教育部大院东墙刻着二十四孝图,虽然动机可嘉,未免太没文化。佛教中人创作的二十四孝,多数事例非正常甚至非正义,反科学而又反文明,不宜宣传和学习。关于二十四孝,拙著《春秋精神》中有过批判。不读东海之书,不通中道之理,不懂为人为政之道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今国人生儿育女的愿欲空前淡化,不明孝道亦是原因之一,不知道主动断子绝孙,就是一种大不孝。

 

当然,不愿生养的原因和理由因人而异,有家庭的、社会的、观念的、经济的种种原因。其中一个颇为普遍的理由是:生活太苦,自己没出息,何必再让孩子来受苦。这个理由完全不成立。儿孙自有儿孙福,古往今来,出身于贫苦之家或父母没出息的君子豪杰多得是。舜帝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传谭嗣同就义前与妻子诀别。其妻叹息没有孩子。谭嗣同说:“这样的中国,多一个孩子不是多一个奴隶吗?”这个回答,貌似高大上,其实不成立。这是绝望之言,把中国看死了,把未来看死了,也把孩子看死了。为什么多一个孩子不是多一个仁人义士呢?

 

在马邦讲孝道,称孝子,太奢侈。很多人不是父不父子不子,而是人不人鬼不鬼。首先恢复人样,再说尽孝不迟。邪教徒黑社会先回归正道,贪官恶吏暴徒先改恶从善,后继无人的先生养孩子,把香火延续下去,然后再说来孝吧。

 

儒家最重视孝道,以之为治国要道,故有以孝治天下之说。自由派批判儒家,理由之一是认为,儒家强调孝道,是将政府的养老责任推卸给子女。殊不知,孝道体现在政治上,就要“善养老”,不仅要养老,而且要善养,礼敬。

 

《史记-周本纪》记载:“西伯曰文王,遵后稷、公刘之业,则古公、公季之法,笃仁,敬老,慈少,礼下贤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归之。伯夷、叔齐在孤竹,闻西伯善养老,盍往归之。”

 

历代儒家王朝,无不高度重视养老,都建立了相应的养老制度。《礼记·王制》记载:“凡养老,有虞氏以燕礼,夏后氏以飨礼,殷人以食礼,周人修而兼用之。”中国的养老制度可以追溯到有虞氏,即舜帝的时候。传统王道和西方民主政治,都可以建立健全养老制度及社会保障制度,唯马家不行。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