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王道政治与自由政治 ——东海客厅论儒宪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6-06 16:20:59
标签:王道政治、自由政治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王道政治与自由政治

——东海客厅论儒宪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四月廿五日甲申

          耶稣2021年6月5日

 


 

廣毅厅友说:“儒家不是自由主义的敌人,百年来之中国之最大苦难,在于信奉自由主义的先驱们既没找对敌人,也没认清朋友。于是最后功败垂成,深值反省。”

 

此言甚是。自由派反对儒家,正人志士敌视君子之学、之道、之群体,既是儒家的大悲哀,也是自由派的大悲哀,更是吾民吾国大悲哀。

 

有必要提醒的是,儒家不能因此而反对和敌视自由主义,包括自由主义的思想和制度,否则无异于重蹈自由派的覆辙。

 

儒家是仁本主义,内圣外王有别而不二。有诚意正心的内圣修养,必有治国平天下的外王理想和追求。立足于仁本主义者,内必追求圣德,外必追求王道,对于民主制度,必有中道之见。完全认同和完全否定,皆不如理不如实,非中道见也。

 

完全认同民主,是降低了王道的制度标准,割裂了儒家体用的一致性;完全否定民主,则有违儒家是是善善、择善而从的精神,有违王道取精用弘、海纳百川的广大。儒家对于自由政治和民主制度,是“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即爱好她而知道她的缺陷,不认同她又知道她的美好处。

 

内圣外王,同归于仁。仁者爱人,仁政爱民,仁政出于王道。故王道政治与自由政治一样重视人民权益和自由的保障,此其同也。

 

然王道之下,自由有差等。精英的自由以礼为边界,民众的自由以法为边界。换言之,精英权力大,责任高,自由度较低;民众权利大,责任低,自由度较高。“自由有差等”,意味着道德上严于官而宽于民,这是王道政治一大特色。也是儒家群体的政治自律。儒家为政,必须如此,也必然如此。

 

权力地位与责任义务、道德要求成正比。博文约礼、克己复礼、四勿四毋、爱国忠君等等道德要求和责任,政党以之律官,礼所当然;君子以之自律,理所当然。但是,如果政党和官员以之律民,就非礼了。庶民无权无位,相对于官员,自由度高而道德要求低,礼也。

 

 

王道政治与自由政治之异是全方位的,概乎言之有三:

 

其一是哲学背景不同,前者背景是仁本主义,即中道文化;后者背景是人本主义,个人主义、人文主义、人道主义都属于人本主义范畴。

 

其二是制度模式不同,前者是礼制德治,道德挂帅,德主刑辅,对于国民是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后者是民主法治,法律挂帅,导之以政齐之以刑。

 

其三是教育理念和体制不同,前者实行自由教育,重视素质、智能和自由人的价值;后者实行儒家教育和科举制,重在培养仁智勇具备的君子人。

 

借用佛教三法印说,君子有三法印:仁智勇;儒学有三法印:道德仁本,政治民本,宇宙人本;王道也有三法印:中道道统,礼乐制度,科举制度。

 

有民云名家斥东海“用一神教政教合一极权专制来改造儒家搞儒教政教合一”云。我追求儒家政教合一固然,这本是儒家教旨和正宗,何须改造哉。

 

然王道政治的政教合一,与耶教伊教等宗教模式的政教合一毫无可比性,儒家非宗教故。仁本文化导出民本政治,即中道导出王道,道统高于政统,即文化教育、道德教化、政治文明和制度文明的高度统一。这就是中华特色的政教合一。

 

 

新王道政治即儒家宪政,与自由宪都是宪政,宪政模式有所不同,宪政精神完全一致,最大的一致主权在民。这是儒宪和自由宪共同的原则。

 

这个原则明确以后,就要落实到选举制度中去。西方推举可分为直接选举间接选举两种。直接选举指所有法定选民都参加大选,直接推举国家元首。间接选举则是具有选举权的所有公民,先选出可以代表自己政治主张的代表人,然后再由代表人参加大选选出国家元首。西方国家大多采取间接选举方式。

 

未来儒家宪政在选举方法上,是采取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可以届时再定。我提议的元首产生法,如果增加一个代表民意的机构如众议院,就相当于间接选举。

 

我在《文化决定论》有一个关于元首产生程序的简略设想是:先由精英群体共同选举,再通过一定期限的实习试用,最后付诸全民公决,通过后正式登基执政。

 

最后一项全民公决,就是主权在民的制度落实。

 

如果选举时增加一个代表民意的相当于西方的下议院的庶民院或众议院,由仁化院、政务院、众议院共同选举元首,那就是间接选举了。注意,仁化、政务、众议三院院士分别由文化群体、政治群体和社会各界选举产生。

 

注意,儒家宪政与马家政治,性质截然不同。马家是有宪法无宪政,其现行人大制度本身好不好、行不行姑不论,这个制度没有得到认真执行是显而易见的。

 

君不见,其制度规定:“人民代表大会由民主选举产生。”实际上民众对于人大代表的选举权基本虚置。同时,人大职权的四项职权即立法权、任命权、决定权、监督权,无不形式主义化。各地一把手兼任人大主任,完全架空了地方人大的职权,变成了自己监督自己。

 

有自由派厅友因为异议蒋庆先生的三院制而否定和反对儒宪,太非理性了。蒋先生的三院制,只是他个人对未来王道制度的初步设想,并非当代儒门共识,东海就持异议,闻蒋先生自己也有新的思考和补充。

 

儒家宪政,于《春秋》大义和王道原则一以贯之,其宪政制度的架构和形式则充满时代性和开放性,向古今中西一切制度的精华和优点开放。海纳百川,仁包众德,以仁为本,世界上什么好东西不能容纳和吸收?

 

五四自由主义先驱们犯下了两个大错:错认敌友。把儒家当成敌人,是认友为敌;把xx主义、xx主义当成盟友,又是认敌为友。后者是比纳粹更加极权的现代极权主义的典型,是儒家和自由主义共同之敌!

 

责任编辑:近复